太之初一_第三十二章 史皇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杀死了古三之后,整个皋兰城瞬间被一股强大的气息所席卷,方太之更是感觉到自己被一道强大到可怕的气机所锁定。

    “到底是什么?是那个黑影吗?”方太之的冷汗流了下来,虽然他不怕死,但求生的欲望还是无比强烈的。

    跑!这是方太之的第一想法,不管跑不跑得掉,不能在这里等死。

    方太之抱着将体内本源榨干的信念全面发动了空间之道,疯狂闪烁的立方空间向着西方,与左白雷和左白露相反的方向移动。

    一刻钟,两刻钟,方太之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要没有了,空间之道和时间之道一样,消耗本源都非常的快。

    山川和河流在方太之面前奔腾而过,甚至有些小部落也在方太之眼中闪过,但方太之现在的信念只有一个,活下去,为了自己的强者路,为了小衍,为了父母,为了唐爷爷……

    然而方太之越跑,越感觉到身后的气场越来越近。

    直到深夜,方太之跑到了一道峡谷处,紧接着,整个峡谷被黑雾完全笼罩。

    “呵呵,你跑的……还挺快呀……方太之……”黑雾中,漂浮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在这漆黑的夜里,仿佛融入了黑暗。

    缓缓开口,嘴巴都要裂到了耳根处。

    正是古氏那晚的黑手!

    “呼!呼!”方太之大口喘着粗气,他从来没有这么累过,现在整个身体中几乎没有本源残留。

    方太之笑了笑,直接瘫坐到了地上。

    “怎么,不逃了?”黑影邪魅地笑了笑。

    “跑?在你面前,我也跑不了吧?只是很好奇,你到底是谁?连心脏都喜欢吃?”方太之淡笑道。

    “小娃娃,你不用套我的话。”黑影笑笑,“我只要你的心脏,我可以给你个痛快,但是我的底细,你就不要打听了,你死了,我也不会说的。”

    方太之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没想到这个强大的恶鬼竟然如此谨慎。

    “难道我今天,真的要死了?”方太之想着,心中升起了一丝悲凉,他想到了小衍,想到了有穷朔和孟秋,想到了唐则和有穷周,甚至想到了游睿。

    “我的身世,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啊……”方太之哀叹道。

    黑影再次裂开嘴笑了笑,方太之周围的黑雾像箭一样射向了他。

    方太之闭上眼,本源耗尽,已经无力反抗。

    冷汗流了下来,下一秒,没有感受到黄泉界的阴冷,反而在寒冬腊月感受到了一阵暖风。

    “这是……哪?”方太之睁开眼,看到的不是黑夜,不是峡谷,不是阴冷的笑和黑雾,而是气派的巨大宫殿,宫殿是方太之见过的最气派的建筑,比普诤城,彭空城这样的大城池还要巨大,而且金碧辉煌。

    而且,整个空间充斥着无穷的灵力,呼吸吐纳之间,方太之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本源在慢慢恢复。

    最有特点的是,宫殿上到处都是巨大的字,没有一处空白的地方,每一个字似乎都蕴含了天道,将方太之深深吸引进去。

    “这,好奇特,太奇特了……”方太之眼中放着光采,竟然忘记了之前的被追杀,深深的沉浸到了一个“剑”字中。

    方太之在宫殿外一站就是三个时辰,一直盯着“剑”字,神色越来越兴奋。

    闭上眼睛,方太之右手一翻,开明剑出现在手中,忘却了这里是哪里,尽情的施展着自己的剑术。

    剑气呼啸,狂风阵阵。方太之手中的开明剑化作了漫天剑影,空间之道全开,身形穿梭。瞬间,宫殿前的茫茫金色广场上闪烁着万千黑色剑影。

    如果是在之前的地方,方太之如此施展实力,别说周围的建筑化为齑粉,就是空间都会产生隐隐的裂缝。

    虽然上古部落时代,所有人都以武为尊,但是绝大部分人还是凡人,一个得道境强者已经是明面上的强者了,如果绝对的本源能量施展出来,空间是绝对会破碎的,所以每一个神级强者都不会在凡人界使出真正的实力。

    但是现在,拥有着得道境中后期实力的方太之,剑术全力施展下,金色的广场地面没有任何破损。

    偶尔有剑气余波扫到宫殿上,宫殿也没有任何的损坏,并不是宫殿产生某种防御的能量,而是宫殿本身的材质就使得剑气没有丝毫的威胁。

    方太之依旧闭着眼,完全沉浸在剑术的感悟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里的特殊。

    每一个所谓的天才,也都比常人付出了多得多的努力。

    而在之前的峡谷中,黑雾包裹下,方太之消失不见了,黑影人并没有疑惑愤怒,而是露出了深深的恐惧,他并不是艺高人胆大,能做到这种手段的,当然比他强得多,甚至可以灭杀他。

    就在方太之消失的下一瞬间,黑影人仓皇逃窜,可还没有走出几步,一个金色的巨大古字凭空出现,笼罩在黑影人头顶,仔细辩去,似乎是一个“仓”字。

    黑影人甚至没来的反应,金色古字轰然砸下,没有引起丝毫的波动,但是黑影人瞬间泯灭。

    与此同时,彭空城的某处,一个男人痛苦嘶吼着,刚才的黑影并不像之前的简单的化身,而是他的分身,有着他三成的灵魂和本源。

    “到底是……是谁……”男人跪在地上痛苦嘶吼着,灵魂泯灭的痛苦可不好受,“可恶啊!看来,得去禀报主人了……”

    金色广场上,方太之挥舞着开明剑已经足足两个时辰了,可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身上的汗珠越来越密,但是笑意却越来越盛。

    金色宫殿深处有一个静室,静室中有足足九个香炉,泽兰香慢慢地燃着,整个静室中烟雾缭绕,烟圈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个古老的文字。

    九个香炉呈一种类似阵法的位置摆放在静室中,而阵法中央,有一个灰袍老者盘膝而坐,老者身着灰袍,却给人以高贵帝王之气的感觉,全身上下,老者又散发着和瑞之气。

    “没想到啊,我还能帮到他……”老者抬头,龙颜四目,面相祥瑞,好似睿智与高贵的化身。

    四只眼睛,每一只眼睛中都有着两个瞳孔。

    “有上面的注意,他的安危应该没有问题,”老者四目全开,但每一只眼睛中都有着隐隐的不安,“这次的事件,青帝大人肯定是知道的,轩辕那里应该也得到了消息,我只要保证好他的安全,其他的,他们应该是可以搞定的。”

    “真是没想到啊,太奇怪了,按理说是不应该的啊……当年竟然没能……唉,麻烦了!”

    宫殿中出现了一个青年男子,身着金色华贵衣袍,他朝静室方向躬身了一下,随即直接出现在了广场中,方太之的身边。

    从方太之出现在这个地方已经将近六个时辰,天色又已经黑了下来,金袍男子走到方太之面前时,方太之已经盘膝坐下,似乎在休息,满面笑容,应该有所收获。

    方太之闭着眼睛,丝毫没有发现金袍男子的出现。而金袍男子出现后,向方太之做了一个很难察觉到的动作,虽然他也很疑惑,但这是灰袍老者交代他的。

    紧接着,金袍男子上前叫了叫方太之,老者叮嘱他要直接称呼方太之名讳即可,不要加任何修饰。

    “方太之。”金袍男子轻轻唤道。

    “嗯?”方太之刚刚还沉浸在对道的理解中,但是这个声音穿透了灵魂,但很是轻柔的将他唤醒了。

    方太之突然想到自己本来身处危险境地,但是很突兀的出现在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现在这个金袍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么自己一定是被他救了。

    “前辈。”方太之急忙起身向金袍男子鞠了一躬,“多谢前辈搭救!”

    “你言重了,我可受之有愧呀!”金袍男子依照老者的吩咐行事,微笑着说道,“救你的是我家老祖,不过他现在不方便见你,所以派我来了。哦,我姓侯刚,名琮,叫我侯刚琮就行了。”

    方太之打量对方,身高八尺有余,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浑身散发着华贵之气,谈吐有礼,不卑不亢,论实力也绝对远远强于自己。

    只观面目,方太之觉得对方也就比游睿大上一点点。

    “侯刚兄,替我写过老前辈。”方太之郑重躬身道。

    “这……”侯刚琮刚刚想要告诉方太之这么称呼不妥,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随他吧,自然一些。”一道声音响彻在侯刚琮脑海中。

    “方小友客气了。”侯刚琮回礼道。

    “敢问侯刚兄,这是哪里?老前辈又为何要救我?”方太之问道。

    侯刚琮一时不知道如何解释救他的原因,只能先说:“这里是中域内的一方结界,也就是单独开辟的一方时空——史皇宫。”

    史皇宫?方太之从未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但是他现在才注意到,雄伟的金色宫殿上有无数的古字,古字蕴含着道意,而这些古字中最吸引人的一些构成了三个大字——史皇宫。

    “那……敢问老前辈名号,我也想致以谢意。”

    侯刚琮思忖了下,说道:“我家老祖便号作‘史皇’,如此称呼就好。”

    方太之亦没有听说过史皇这个名号,但是他也打心底里去感谢他。

    “谢史皇前辈救命之恩!”方太之隆声道,随即准备下跪大拜。

    不过双膝还未着地,一道柔和的微风就托住了方太之,使他不能跪下。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