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之初一_第三十九章 赴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铜牙山主峰之一,血凌峰山腹中。

    一道漆黑如墨的通道最终通向了一个密室,不大,也就只能摆放两张桌子。但是现在里面什么都没有,同样充斥着黑暗,还有一股浓烈的腐臭味。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佝偻的人影慢慢走了进来,手上还提着一个不省人事的青年男子。

    佝偻人影进来之后,密室中就泛出了绿光,很是诡秘。

    扑通一声,青年男子被佝偻老者一把扔到了地上。

    “暂时留你一命,那个小丫头的法宝应该也不是凡品,就算对我没用,我也得杀了她,不然我恐怕性命不保呀……”

    佝偻老者看着地上昏迷着的方太之,微微有些皱眉:“没想到啊,一个得道境的小子竟然能得到这么好的法宝,而且天赋超群,看来肯定是某个大家族的,或者,有一个很强的师尊……”

    老者明白,以方太之的资质天赋,背后不可能没有势力,现在已经出手,就必须斩草除根,否则他一定活不成。

    “若不是我不敢神识查探,更不敢出去,怎么会在这里愚蠢的等猎物上门?”

    血凌峰半山腰处,石洞口。

    “小姐,这都快两个时辰了,李公子还不出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小羽看着石洞口,略带焦急的问道。

    嬴惜晴在旁边,也有些疑惑,李方是一个得道境强者啊,追杀两个入道境,还能出事?

    除非……还有其他的强者参与其中。

    “小羽,你现在马上去最近的郡城,找到家族的势力,让他们派囚金卫前来,就说是我要求的!”嬴惜晴说道,“我会在这里继续联系我父亲和二哥,你速去速回!”

    “小姐!我赶到离这里最近的郡城也要两天,这期间你怎么办?”

    “你放心,我肯定没事,别忘了,在西域,还没人能伤得了我!但是我也只能自保,不能救人,我们可不能丢下李公子不管啊!”嬴惜晴说道。

    “那你答应我,你就留在这里,哪也不去!”小羽说道。

    “好,有人来帮忙之前,我哪也不去!你路上一定要小心!”嬴惜晴点头。

    小羽骑着一头这里的金鳞马,快速下了山。长途跋涉的话,金鳞马是比问道境都要快的。

    嬴惜晴目送小羽下山,看了看石洞口,然后掏出了一把古镜,和史皇赠送给方太之的那面有几分相似。

    “父亲,父亲,快点过来,你要是再不理我,女儿就要出事了!!!!!”嬴惜晴几乎在对着古镜大吼,但是古镜对面没有任何反应。

    “臭老爹,关键时候不理我!”嬴惜晴嘟起了嘴。

    嬴惜晴盯着石洞口,眼中有些焦急,毕竟方太之救了她,她不能忘恩负义。

    突然,石洞口中爬出了一个人影,是一个光头,头上纹着一条青色蛟龙……

    山腹密室内,老者仔细抚摸着手中的开明剑,爱不释手。

    “啧啧啧,真是一把好剑啊!”老者眼里都要放出光来,“这把剑里,估计有剑灵了吧……好大的手笔……”

    地面上躺着的青年,白袍已经完全被鲜血浸染,鼻息不绝如缕。

    “小子,放心,等到你那个相好的来了之后,我让你们一起死!”

    紧接着,老者拿起了方太之的储物袋,将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这些东西方太之也看不上,别说身为神灵的老者了。

    “可恶,怎么找不到那个保护灵魂的法宝?”

    “嗯?这是什么?”老者看到一个青黑相间的腰牌,上面有一个很晦涩的字,甚至都不像字,更像一个图案。

    腰牌,散发着悠远的气息……

    这正是方太之从蓟十二手中拿到的腰牌,当初古三想要从方太之手里抢的估计也是这个。

    在史皇宫的时候,方太之都把这个腰牌忘在脑后了,到了西域才想到还有这么个东西,要不然就交给史皇了。

    “这个东西……”老者眼睛眯成一条缝,像一条狠辣的毒蛇。

    “这个字……不对!这绝不是一个字,应该是某个图案……”老者暗自思忖着,“凡人界之大,我有不认识的东西很正常,但是这个东西,确实太过诡异……这上面的气息……还是先收起来吧!”

    老者将方太之的储物袋翻了个遍,也就只有开明剑和这个腰牌能入他的眼,他都放到了自己的储物袋里。

    密室中一阵诡异的绿光亮起,一个光头带着一个俊俏的女孩走了进来。

    正是本该死去的二首领水神和嬴惜晴!

    嬴惜晴其实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女孩,但是她怕给方太之添乱,不敢自己擅自做些什么。

    但是刚刚,明明已经死去的二首领(当然,嬴惜晴并不清楚)竟然从石洞口爬了出来。嬴惜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有这种场景,就说明方太之一定出了事。

    二首领并没做什么,只是诡异地看了嬴惜晴一眼,带着呆滞的笑容又返了回去,很明显的指引,嬴惜晴觉得不能再等了,就跟了上去。

    一路上,嬴惜晴觉得二首领很奇怪,她问的话都没有得到回答,只能闷声跟上去。

    密室中,嬴惜晴走了进来,但是以她的视力还什么都看不清楚,没看到躺在地上的方太之,更没看到一脸笑意的老者。只是闻到了恶臭味,让她皱着眉头,想要干呕。

    “扑通!”二首领的身体如同刚刚死去一样倒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嬴惜晴吓得后退了两步,紧张地看着一片绿光的密室。只不过她没看到,二首领倒地后,一抹黑光从脑袋处钻了出来,飘到了老者的脑海中。

    “呋呋呋呋呋……”一阵干哑刺耳的笑声传了过来。

    “谁?”嬴惜晴紧张地望了一眼,但是眼中毫无胆怯,因为正如她所说的,在西域,没人能伤得了她。

    绿光渐渐散了开去,如同太阳出来后雾气的消散。

    密室内的样子完全展现在了嬴惜晴面前:躺着的水神尸体,一脸狞笑的绿袍老者,还有……躺在地上的重伤白袍青年。

    “小姑娘长得很是俊俏嘛……”老者淡笑道,“不过你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身上的法宝,只要你交出来,我就让你和他死个痛快!”

    说罢,老者一脚踩在方太之的胸口,方太之紧闭着双眼呻吟了一下,痛苦不堪。

    嬴惜晴一脸大怒,尤其是看到方太之奄奄一息的样子,更是让她俏脸上布满寒霜。但是当老者踩住方太之的时候,她还是将怒火忍了回去,因为现在老者随时会要了方太之的命。

    “老家伙,我劝你放了李公子,只要你放了他,让我带他走,我可以饶你一命,否则……”嬴惜晴冷哼一声,“等我家族势力来了,我会让你神魂俱灭!”

    老者闻言,眼睛眯了起来,他相信嬴惜晴没有空口白牙,但是他也不会全部相信嬴惜晴的话。如果现在放了他们,就丢弃了起码两件法宝,而且嬴惜晴不一定会放过他,如果杀了他们……就是没有退路了……

    “这么多年,我的伤势恢复的希望也只有现在了……如果放弃这个机会,不知道还要在这个恶心的地方待上多少年……”

    身为一个神灵,老者竟然没能控制自己脸上的变化,狰狞和阴暗交织不定。

    这个女娃没有一点修为,就算她有法宝护身我杀不了,就直接把她带走,活活把她饿死,法宝自然是我的……要是我现在动手就能宰了她,那她的法宝也不值得我大动干戈,有这把剑就好了……

    想到这,老者狂笑一声:“小小凡人,也敢在我墨老面前放肆,你的父辈没有教你尊敬神灵吗?”

    老者身影变化,一掌拍向嬴惜晴胸前,强大的能量波动让山壁都出现了裂缝。

    嬴惜晴虽然反应不及时,但是丝毫不慌。

    枯掌在前,罡风阵阵。

    突然,一道血色残影出现,挡在了嬴惜晴面前,映在老者眼帘的,是重伤但毫不胆怯的方太之……

    “臭小子,竟然醒了……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老者狞笑一声,左手收了回去,右手一番,出现了巨大镰刀。

    他知道,杀方太之根本就不需要武器,一招就能灭杀,但老者就想让自己得意的神器上沾染面前绝世天才的血迹,神灵,也会有病态的心理……

    方太之并不是多么想救嬴惜晴,只想做到问心无愧,毕竟嬴惜晴也是为了自己才来到这昏暗地下的。

    方太之也知道嬴惜晴有护身的宝贝,但是他不认为能撑得住老者一招。况且,他知道嬴惜晴是西域嬴家的人,肯定会有人来救她,只要她还活着,他们就有生还的可能。

    虽然,方太之现在已经气若游丝,但还是拿出了所有的本源挡在了嬴惜晴面前。

    可就在老者拿出镰刀的空当,嬴惜晴一把推开了面前的方太之,看着老者,毫无惧意……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