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之初一_第四十章 盗亦有情,情不留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方太之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虚弱到能被嬴惜晴推开的地步,可能因为刚才耗尽了最后一丝本源来救她。

    “快躲开!!!”方太之大喊着,老者的镰刀已经劈了下来。

    嬴惜晴淡笑地看着老者。

    方太之此时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

    “死!”老者面目狰狞,顺着嬴惜晴的胸口狠狠地劈下了镰刀。

    方太之看着这一幕,只能内心祈求嬴惜晴的法宝能管用。

    事实证明,没错。

    镰刀巨大化,如同一轮妖月。当镰刀距离嬴惜晴胸口大约三尺时,嬴惜晴身体周围产生了一道奇异的声音,像琴声,又像钟鸣。

    “嗡……”

    “嗡……”

    “嗡……”

    “什么?”老者兜帽下的枯树皮一般的脸露了出来,此时狰狞无比,涨红非常。

    没有什么能看到的现象,只有一道奇特的鸣声,镰刀却停在了嬴惜晴面前,无法再向前一步。

    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

    方太之大惊,随机笑了,西域嬴家,果然不同凡响,看来这女孩,在嬴家的地位不低啊……

    紧接着,轰然倒地。

    “这种法宝……”老者眼里产生了一丝畏惧与更多的贪婪,收刀跃回,“你到底是……”

    镰刀收回,莫名的鸣声便消失了。

    饶是铜牙山内部结构稳定,刚才的一道冲击也是山体产生了轻微的晃动,山壁裂开了不小的口子。

    “识相的话,你就不要再有任何动作,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可不代表能原谅你下一次……”嬴惜晴脸色阴沉。

    老者闻言,也是羞怒无比,他刚才的一击使出了强大的神力,但是没想到连对方的法宝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挡住了。

    可这也让他更加眼热,更加贪婪,这种法宝,绝对是神灵也会眼馋的。相对的,也就说明了这个小姑娘的势力地位,绝对是他惹不起的。

    “……我如果今天放了你们,你真的能放了我?”老者语气低沉。

    嬴惜晴闻言,自然开心:“你收手,我带他走,这铜牙山我可以当做没来过。”

    “……”

    “当然,如果你还在耍什么把戏,就算你把我们都杀了,你也绝对活不成……”嬴惜晴说这话时,纯属在赌了,她知道自己死不了,但是方太之……

    老者听言,枯手一挥,密室中的绿光完全消失了开去。

    方太之躺在嬴惜晴的左后方,不省人事,虽然白袍被鲜血染红,但实际上血倒是没流多少,外伤并不重。

    但是内伤……五脏六腑几乎被全部震碎,再不进行医治,恐怕性命难保!

    嬴惜晴看到密室内绿光消散,但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她看向老者,想看她是否还有什么动作。

    “哼!”老者怒哼一声,将头转了开去。

    嬴惜晴松了一口气,赶紧跑向方太之。

    而这时,整个密室中的空间发生了变化,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以嬴惜晴没有修为的身体,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然而,方太之就已经被老者抓到了手里。

    “混蛋!”嬴惜晴咬牙切齿道,“不是说好了么?你要反悔?”

    “反悔?哈哈哈哈哈哈……”老者的绿袍无风自动,“小姑娘,身为一个凡人,要学会对神灵保持尊敬……你虽然有如此至宝护身,但却没有任何修为,我猜……你救不了他吧?”

    老者刚才一击打向嬴惜晴,嬴惜晴身体周围产生了奇特的鸣声,似琴,丝钟,而伴随鸣声的,还有淡淡的灵魂攻击,只是太微弱,根本对老者起不了作用。

    “你的法宝竟然会自行带有灵魂攻击,你根本无法催发它,如果可以的话,估计会强的要命吧!这么强的宝贝,在你一个凡人的手里,说,你是什么人?”老者狞笑道。

    说着,手上不断用力,钳着方太之的喉咙。

    嬴惜晴咬牙切齿,没想到方太之轻易就被他抓了过去,现在的方太之已经濒临死亡了,如果她稍有不慎,老者可不会仁慈。

    “你当我墨老是什么人?被你们两个凡人耍来耍去?!”老者语气低沉,“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个小子和你什么关系?”

    父亲!二哥!你们快点啊!!!嬴惜晴在心里呐喊着。消息已经传了过去,现在就等他们看到了。

    “我告诉你……会吓死你!”嬴惜晴说道,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暴露身份。

    “哈哈哈……快说!”老者眼睛暴突,死瞪着嬴惜晴。

    “你最好知道……西域最强一族是哪个!”嬴惜晴说道。

    “西域最强!难道你是——谁在那?!!!”老者正说着,突然向后一扭头,一个身影手握短刀向他潜了过来。

    身影见已经暴露,索性大吼一声,短刀怒刺。

    可以他太低估神的强大了,老者一只手提着方太之,另一只手呈爪状一抓,神之领域被操控,对方直接被凝固在了空中。

    “你竟然没死?哦……原来是突破了……”老者眼睛眯着,暴露着凶芒。

    随即手掌空拍,对方仿佛被抓起来狠狠砸到了地上,大口咳血。

    较长的黑发,还算英俊的面容,留着胡茬,身材魁梧,正是铜牙山的大首领,号称‘天神’。

    嬴惜晴有些吃惊,刚刚明明看到这个人在地上躺着,已经死去,没想到活了过来。

    “很好,在我面前还留了一手……”老者冷笑着,“看来是前两天突破的嘛,恰好抵挡住了我针对入道境的攻击。怎么,现在要替你那个兄弟报仇?我可是你们的师尊哪!哈哈哈哈哈哈……”

    老者大笑起来,声音沙哑而刺耳。

    “可恶!”天神挣扎着抬头瞪着老者,眼中透露着愤恨。

    老者根本不看天神,只是在大笑着。

    天神愤怒的脸庞有些扭曲,他很恨,很自己的错误决定,导致了跟了自己多年的两个兄弟都死去了。

    天神眼眶湿润了,脑海中回忆起了当初的一幕幕。

    自己父母被天辰城的人杀死,但是对方和城主有亲,自己无法报仇。

    一个人背负着仇恨去铜牙山独自生存,遇上了年少的水神,两人便成为生死兄弟。

    后来,二人在天辰城偷盗,偶然卷入一伙大盗势力,为了生存,加入对方。

    打家劫舍中,组织被灭,他们两个逃出,也不过还没有成年。

    “给点吃的吧!”两个人遍体鳞伤,只能去乞讨,垃圾堆里,捡到了一个婴儿,满头的红发,一看到他们就笑。

    十年,他们完全占据了铜牙山。那年,三首领才十岁,只不过是个小弟弟。

    三十年,都成为了入道境感受,号称三神。铜牙山山寨,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大组织。

    他忘不了不共戴天之仇,亲手斩杀仇家。

    他从小生活在铜牙山,与野兽亲近,性格冰冷,偏执弑杀。

    他后来知道自己的母亲偷情,自己的红发不知道随了哪个爹。他也变得对女人产生仇恨,认为她们只是玩物。

    三个人不是好人,可以说罪大恶极。

    又过了十年,铜牙山来了不速之客。身负重伤,背负血债。

    三人迫于压力,向力量低头。

    有人说,向力量屈服,枉为男人。

    可是,在一切不幸的袭来之下,悲惨的过去,偏执的性格,扭曲的心理,最终只为了生存。

    他下令攻城,借口说当年的仇怨。

    他亲手屠杀,漠然看着逝去的亡魂。

    他奸淫掳掠,看着一个个好像母亲的人倒下。

    “我需要万人亡魂,你们去做。”密室中,被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于是,有了天辰浩劫。

    一切,有始,也有终。

    老者抓着方太之狂笑:“你以为在我面前隐藏实力就能杀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凡人,终究是凡人!你……忘了我对你的教导了吗?没有我,别说得道境,你连入道境巅峰也达不到!”

    “别忘了,你是修武者,求长生,问永恒!这条路上死去的,永远都是弱者,弱者……就该死!”老者笑道。

    “弱者不该死,你这种恶心的人才应该死!我西域有你这种让人作呕的神灵……真是不幸!”嬴惜晴怒道。

    “哈哈哈哈哈哈,”老者眼中有些讥笑,“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否则……”

    说着,老者手指一用力,方太之脖子咔咔作响。

    “别!”嬴惜晴强忍下怒气,她还真害怕老者将方太之杀了。

    老者见状,冷笑了一声:“继续说,西域最强一族……你是嬴氏的?”

    话音刚落,不等嬴惜晴回答,老者大袖一挥,一道墨黑豪光拍在了天神头上。

    七孔流血,铜牙山恶势力第一人死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