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之初一_第四十一章 选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铜牙山大首领被杀,死时只剩愤恨,还有莫名的对自己的厌恶。

    方太之被提着脖子,举在空中,受了如此严重的伤,没有死就不错了,现在保持着昏迷。

    昏迷中,方太之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片漆黑,一片浩瀚,似乎有无数颗太阳与太阴悬浮。

    “这是哪?”方太之很迷茫,“我的意识脱离身体了吗?”

    突然,一阵响声传来。

    “咚……”

    “咚……”

    “咚……”

    像是巨钟被敲响的声音,又像是战鼓被擂响的声音,紧接着,一阵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方太之根本听不懂,不像是任何一种语言,但是他却大概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臣服吧!

    紧接着,黑暗中出现了一抹血光,一个个鬼魅一般的巨大身影出现,强横的肉体撕裂空间,并且还可以组成形状很是怪异的战阵。

    模模糊糊的,方太之根本看不清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是一场战役。但是双方都是谁根本就不清楚,巨大鬼魅也看不清,只知道是从未见过的形态。

    隐隐的,传来了悠久的声音,那是一片痛苦的哭嚎与呻吟声。

    随即,又传来了愤怒的兽吼声,在方太之耳朵里,虽然遥远,但是同样作用到了灵魂深处。紧接着,一道远比鬼魅大得多的巨大神兽影子出现,有数颗头颅,直接和数十个鬼魅战到了一起,丝毫不位于下风。

    “死!”又一道声音传来,这个声音方太之听的很真切,就是凡人界的通用语。一个巨大的人影飞出,单手一挥,数十个鬼魅直接化为泡影。

    画面一转,整个浩瀚时空充满了无尽的血色。那个高大的人影身体在渐渐消失,化为银色光华,光华四散,血色渐渐消失……

    “咳咳……”方太之醒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是痛的,还从来没收过这么重的伤,再加上本源耗尽,一阵阵疲累袭来。

    就算是醒了,也虚弱到了极点,如果不能得到救治,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呋呋呋呋呋……你醒了?”模模糊糊地,方太之发现自己被老者架了起来。

    “李公子,你没事吧?”嬴惜晴喊道,现在正是她和老者对峙的时候,“老东西,你快点放了李公子!既然你知道了我是嬴家的人,就别自寻死路!!!”

    嬴惜晴这句话说的很强硬,也很真实,在西域,和嬴家作对,真的是找死。

    “呋呋呋呋呋……啊哈哈哈哈哈哈……”老者张狂的大笑了起来,然后眯着双眼,像毒蛇一样盯着嬴惜晴,神的威压自然而然散发了出来。当然,嬴惜晴有强大的法宝护身,自然没有问题。

    “我姑且相信你是嬴家人,可是,那又怎么样?”老者笑道,“你是不是嬴家人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让这小子活命?!”

    嬴惜晴一滞。

    “你说,你要怎么样?”嬴惜晴咬牙道,心想等父亲来了,就是他的死期。

    “别说你是嬴氏的,就算你是白帝陛下的亲生女儿,现在没人来救你,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老者大笑,但是他也明白,此地不能久留,嬴惜晴一定有后援的,必须尽快解决。

    “把你的法宝叫出来,我饶这小子一命!”

    “什么?”嬴惜晴怒道,随即冷笑:“我把我的法宝给你,你能贪得下吗?就算你今天杀了我,拿了我嬴氏的法宝,你觉得你能逃的掉吗?”

    “小姑娘,不要威胁我!别忘了……我是一个神灵!”老者道,“拿到你的法宝之后,我就可以飞升天神域,你嬴氏再强,想找得到我,可没那么简单!我不信,白帝陛下还会为了这种小事情给你们嬴氏出头?”

    “我如果……不给呢……”嬴惜晴慢慢问道。

    “不给?不给,你,我可能动不了,但是捏死这个小子,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老者掐着方太之脖子,整个密室中爆出一团绿光。

    “嬴姑娘……现在不要管我,你,你把法宝给他……我们两个都……额咳咳咳!”方太之挣扎着说道。

    老者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嬴惜晴。

    嬴惜晴也知道,把法宝给他,自己和方太之都会死,但是不给他,方太之立即会死,自己会活。

    这种选择,永远都折磨着很多人。

    是避免不必要的牺牲,选择独活。

    还是为了心中是否过意得去,选择一同赴死。

    嬴惜晴愿意为了方太之赴死吗?他们刚刚认识,只是有共同的目标,所以站在了同一战壕。

    方太之明白这种选择不能让嬴惜晴去做,她凭借法宝可以活下来,完全不应该去让她白白死掉。

    这种事情,方太之可不会去犯什么糊涂,更不会想自己会死,因为他很理智,现在只有死路一条,而嬴惜晴还有机会活下来。

    “古镜不在,连向史皇前辈求救都不行……没想到刚来到西域,就遇到这样的事情……”方太之心中苦笑。

    古镜也在方太之的储物袋里,被老者当成了没用的东西,直接扔到了地上。

    “李公子,我……”嬴惜晴知道,能救方太之一定要救,但是救不了,何必去搭上一条命?又不是生死要在一起的恋人。

    “快走吧,嬴姑娘,不要被这老家伙骗了!”方太之有气无力地说道。

    “呵呵,看来你们两个没那么要好啊!”老者阴狠道。

    “快走!”方太之突然用尽力气,大吼了一声。

    嬴惜晴愣了一下,转身往外跑,但是一个凡人的速度,可想而知。

    老者一把将方太之摔在地上,他不怕方太之跑掉,方太之已经不能动弹了。

    现在留他一命,是想再了解一下开明剑。

    “我倒要看看,我得不到的法宝,能不能挡得住我最强的一击!”老者一声怒吼。

    嬴惜晴尽力向前跑着,脑海中却一直回荡着方太之奄奄一息的样子,她摇了摇头,继续往前冲。

    老者不慌不忙,抽出巨大镰刀,墨绿色光芒暴涨,身上的绿袍莫名的撕裂了,双眼中显现出绿色光芒,喉咙中发出低吼。

    “吼……”

    老者说着,背后浮现出了一个虚影,像是一条有着翅膀的大蛇。

    一个纵劈,镰刀切开了空间,羽蛇嘶吼,整个密室爆炸。

    空间产生了巨大的鸿沟,眼看就要将整个血凌峰劈开。

    “嗡……”神秘奇特的鸣声再次出现,也许是老者这招强了一些,在嬴惜晴周围,闪现出了一些金色光芒。

    但也只是零星点点,根本没有让法宝显化出形态。

    一道巨大的爆炸声出现,老者被震回到了密室山壁处。

    整个过程,嬴惜晴根本没往这里看一眼,依旧往前跑着。就算有偶尔的山石砸落,也根本伤不到她。

    老者停下,没有再追,眼睛中露出了深深地忌惮。

    “虽然为了避免铜牙山被毁,闹出太大动静,我没使出全部的实力,但是这竟然还不足以那件法宝显形……这个嬴氏的劣子,居然被这么重视,她到底是……”

    老者实在是平静不了,坐在原地,恢复着刚刚消耗的本源,反震的那一下,还确实让他的肉身受了些损伤。

    方太之靠在山壁上,气若游丝,看到刚才嬴惜晴成功跑掉,他还算比较开心。

    看到老者在那原地打坐,方太之眼睛转着,找着史皇赠与的古镜被老者扔到哪了。

    “找到古镜……”方太之艰难地找着,“只要找到,我还有活命的机会。”

    人之将死,自然不会纠结,但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怎么可能放弃?

    “在那!”方太之突然发现了,就在离自己大约三丈的地方,仅仅三丈,对现在的方太之来说,难如登天。

    一步一步,缓缓向那边爬去……

    “锵!”还没爬多远,一道黑光激射而来。开明剑,笔直地插在了方太之面前。

    “果然有灵性……”老者惊喜的声音传来,“避开你而不伤。”

    老者看到方太之试图有所动作,就正好用开明剑射向方太之,如果开明剑刺伤了方太之,那也就没什么价值了。

    事实证明,这把剑绝对是一大收获。

    “怎么?都变成这幅模样了,你还想跑?”老者讥笑道。

    方太之看了看插在自己面前的开明剑,闭上了眼睛,虚弱无比。

    “小子,我可以不杀你!”老者慢慢道。

    方太之睁开了眼。

    “不瞒你说,我受了伤,”老者继续道,“我有我的家乡,你可以用这把剑御空飞行,长途跋涉,带我离开这里,回到我的家乡,我可以饶你一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