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伍纪_第7章 母亲出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伍山在去市场的途中,收到母亲的转账信息,2000信用点,伍山笑了笑,给母亲回了个笑脸,第一次身怀“巨款”。

    市场不算远,伍山跑着过去,花了300多信用点,购买了不少新鲜的食材。

    十点不到,伍山提着一大盒热气腾腾的营养餐赶到了医院。

    “小山,不是叫你多休息的么,怎么还来得那么早!”母亲陈君然有些责备的说,不过脸上却是开怀的笑容。

    “休息够了,你看,我精神多好,早上我还抽空上了两节课!”伍山做出一副昂首挺胸的样子,调皮的自夸,不过他早上确实趁着熬汤的时间,进虚拟学校上了两堂课。

    看到伍山养神明亮,确实精神不差,母亲陈君然放下了心,说:“你就卖乖吧,是不是还想我夸夸你啊。”

    “我就当是在夸我了,对了,妈,家里有些东西需要添补的,清单我发给你哈!”伍山用手环将清单发给母亲,清单里的东西已经尽量缩减了,但估计也要三四千信用点。

    “好的,我看看,反正我在这里也无聊,刚好可以购物打发时间。”母亲笑着说。

    直到中午,母亲说要休息了,伍山才收拾两人用过的餐具返回家里。

    下午继续上课,然后给母亲带饭,晚上先是使用技能芯卡修行锻体拳,然后在现实中练习。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家里的东西也都已经添上,客厅的空间已经无法练习锻体拳,伍山就跑到公寓楼顶去练习。

    伍山现在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日子也过得异常充实。

    经过十天的修行,伍山的右手拳力已经达到915斤,左手拳力也有830斤,进步神速,导致伍山每次抽空去测试拳力的时候,都会偷偷的躲着别人。

    不过随着惊人的进步,消耗也特别厉害,每次练习锻体拳,伍山都需要补充大量的食物,加上其余时间也食量大增,无肉不欢,仅仅十天时间,母亲转给他的2000信用点就已经消耗殆尽,身上的信用点仅剩不要200点。

    还好,母亲终于可以出院了。

    经过十一天的治疗,母亲陈君然双腿骨头已经初步愈合,可以自己慢慢走路,但还不能做激烈的动作。

    伍山今天的心情很好,锻体拳第一阶段还差最后一个动作就能全部贯通,加上可以接母亲出院,他特意买了些小零食之类的礼物,打算接母亲出院的时候送给护士门,感谢她们多天的照顾。

    “小婉,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伍山刚到来病房门口,就听到母亲在安慰别人。

    咦,母亲病房有人,那么多天以来,伍山第一次看到有人来看望母亲。

    “呜呜,我就是替君然姐感到不平,公司也太可恨了,怎么可以就这样开除君然姐呢!”病房里传出女子的声音,声音有些哽咽,应该就是母亲口中的小婉。

    母亲失业了?

    伍山心中一愣,刚想迈进病房的脚步就那么停住,这么多天以来,母亲一直没和他说过这个事情。

    伍山知道母亲是在一家叫做德胜保全贸易的公司上班,主要是收购和出售无人区产出的兽皮矿产药材之类,另外还有保险箱业务,而母亲是该公司一处营业点的大堂经理。

    病房内,伍山的母亲陈君然和一位女子正坐在病床边上说着话,女子年纪不大,估计是刚出来工作没多久,还保留着青涩和纯真。

    “哪有那么多不公平,再说公司不也赔了我三个月的工资了么!”母亲的声音平淡,听不出有多少情绪波动。

    “君然姐,那你以后怎么办啊?”小婉擦了下红肿的眼睛,抬头问。

    “还能怎么办,养好伤找工作上班呗。”陈君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君然姐,现在找工作那么难,我很担心你啊。”小婉拉着陈君然的手说。

    “傻丫头,小小年纪的,不用替我操心,你好好工作是真的,对了,现在接替我工作的是谁?”

    “听说是谢经理的侄女,叫谢蓉,名字起得不怎么样,还整天拽得像个什么似的,大家都不大爱搭理她。”

    “原来如此!”陈君然闻言嘀咕了下。

    “什么原来如此?”小婉有些迷糊,然后猛地睁大眼睛望着陈君然,“君然姐,你的意思是说谢经理故意让公司开除你的?”

    “好了,别问那么多了,小心谢蓉给你小鞋穿!”陈君然显然是不想多说。

    “怎么可以这样,谢经理……谢振堂他……我还一直以为他是个好人!”小婉刚刚收起的眼泪又快要掉下来了。

    此时病房门外的伍山紧了紧拳头,将谢振堂和谢蓉这两个名字默默的记在了心里,然后揉了下绷紧的脸,朝着迎面匆匆走来的护士露出灿烂的笑容。

    “护士姐姐,早!”伍山大声打着招呼,然后慢慢走进病房。

    “小山今天来接妈妈出院啊!”护士也热情的回了句,显然是认得伍山的。

    “嗯,是的。”

    “那我帮你通知护士长。”护士笑了笑,然后匆匆走过。

    “谢谢!”伍山点了点头,这位护士并不是负责母亲病区的,所以还得让护士长派负责的护士过来。

    此时病房内两人都停止了说话,名叫小婉的女子站了起来,有些拘谨。

    “小山,来了啊,这是我公司的同事张婉晴,特意来看望你妈来了!”母亲陈君然朝伍山招了招手说。

    “张阿姨,谢谢你能来看望我母亲。”伍山礼貌的打着招呼。

    “应该的,今天周末,所以我刚好有时间过来……张……啊,小山你能不能叫我姐姐啊,我才刚中等教育毕业不久……”张婉晴回答了一半才反应过来,张阿姨,听起来好奇怪的称呼啊。

    “小山,没礼貌,叫晚晴姐姐。”母亲跟着开口。

    你叫我母亲做姐姐,我不叫你阿姨难道还叫你大姨妈啊?不过母亲住院以来,除了自己,还是第一次有人来探望,伍山想了想,决定还是给对方个面子。

    “婉晴姐姐,谢谢你今天来接我母亲出院!”伍山乖巧的改口。

    “嗯!”张婉晴松了口气,然后又是张大了嘴巴,“啊,君然姐姐今天能出院了?真是太好了。”

    伍山望着边上那一大袋水果:……

    看来是个心地不错的天然呆小迷糊,第一次见面,伍山默默给张婉晴下了定义。

    不大一会,病区护士过来办理出院手续,伍山将预先买好的零食等小礼物交给对方表达对护士门的谢意。

    忙活了半天,终于和送他们出院的迷糊小妞张婉晴告别,伍山扶着母亲,提着小半袋水果,回了家。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