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12章 换个丞相继续吓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二世皇帝胡亥登基后的第一次上朝,在满朝骇然中,草草结束。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操作,上来就改革。
    确定了三件事儿。
    三大锤砸下去,砸蒙了所有人。
    第一,起复王绾,筹划推行王绾被废弃了多年的分封方案
    第二,创设工部,由大秦左丞相李斯兼任工部尚书。
    第三,设东缉事厂,监察咸阳内外暴民,维护治安。由赵高任东厂掌印太监,魏忠贤任东厂督公。
    与第一件事儿相比,后两件完全像是陛下玩闹般的小儿科。
    恢复分封制,这事儿实在太大了!
    大秦的天,要变了。
    ……
    刚刚下朝,王绾连衣服都没换,穿着一身平头百姓的黑衣,跟着魏忠贤朝御书房走去。
    “陛下要见你。”
    那位皮肤微白、气质阴沉的魏公公,表明来意后,就没再开口说一句话。
    王绾心中有激动,有忐忑。
    今日朝上,陛下力排众议起复自己,王绾心中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这种被明君认可的知遇之恩,让王绾恨不得现在就推行新政,一扫大秦郡县制淤积多年的种种弊端。
    以报皇恩!
    王绾咬了咬牙,递过去一块沉甸甸的黄金,低声道:“魏公公,陛下今日恩情,老臣感激涕零,必当尽心竭力。陛下具体有何吩咐?还请魏公公赐教。”
    魏忠贤瞥了王绾一眼,没收他的黄金。
    “陛下自然有陛下的安排,丞相无需多虑,用心做事,为陛下分忧就好。”
    王绾点了点头,心里也是高看了魏忠贤一眼。
    他与此人没打过交道,不清楚魏忠贤的能力。却看出了魏忠贤的滴水不漏,绝对不是一般只知谄媚的近臣。
    一路无话,二人很快到了胡亥御书房。
    “艹,真特么的丑!”
    皇帝胡亥低着头,在案前涂涂画画,突然爆出一句王绾听不懂的“非人类”语言。
    王绾站在门口,一脸懵逼,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抬头一看,魏忠贤同样是懵懵的感觉。
    王绾忍不住佩服!
    不愧是皇帝身边的红人!
    魏忠贤虽然人是懵的,表情却是一脸的淡然,一副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的架势。
    就凭这一手装傻充愣的本事,王绾自愧不如。
    怪不得以前跟李斯斗的时候,老子会频频碰壁。
    这朝中都是些什么人才啊?
    一个个的,都快修炼成精了。
    我一个老实人,怎么斗得过他们?
    王绾受到了很大的启发,暗暗立誓,以后要多跟魏公公这样的人才学习。
    至少,脸皮的厚度,得跟的上朝里的那些老狐狸。
    王绾正在胡思乱想,胡亥看到了他,笑着扭过头。
    “王丞相,你来了。”
    胡亥一边笑,一边骂骂咧咧,指了指一桌子的竹简:“朕没事儿,就是被这些梆硬的竹板气的!”
    “嗯,改天得让李斯加快进度,早些把纸造出来。”
    呃…..
    王绾人又懵圈了。
    造纸?纸是什么东东?
    这是他第一次和陛下说话,两句话,两句听不懂!
    王绾心里憋的难受,好想问问陛下,纸是个啥?
    一看,魏公公一脸的淡然,只听不说,将哑巴演绎到了极致。
    王绾服了。
    刚刚才决定的要跟魏公公学习,此时可不能马上破功。
    淡定,一定要淡定。
    纵然心里千般疑虑,也要表现的啥都懂的样子。
    于是,王绾面带迷之微笑,冲胡亥点了点头。
    反而把胡亥弄懵了。
    老王这是咋了?怎么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
    胡亥咳了咳,邀请王绾进门。
    “丞相,喝水。”
    王绾接过胡亥递来的茶杯,心里好生感动。
    陛下真好!
    曾几何时,宫廷宴会上,老秦亲自给李斯夹菜。如此恩宠,看得王绾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现在,陛下亲自给我端茶!
    李斯有这待遇吗?
    一个字,爽!
    王绾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水”。
    寡淡无味。
    低头一看,杯子里居然真的只是“水”!
    后宫供奉春茶的官吏都是干什么吃的?不给陛下备茶的么?
    “白开水,我喝茶喝不习惯。”
    胡亥笑了笑,解释道。
    王绾无语。
    白开水又是啥?
    王绾心好累,又不能多问。
    没别的事做,只能干了大半杯白开水,以表对陛下的拳拳之心。
    胡亥放下茶杯,随口问道:“丞相,你可知大秦为何而亡?”
    “噗!”
    老王一口水喷出!
    溅了胡亥一身。
    他湿了。
    “老臣失态,冲撞了陛下,请陛下赎罪!”
    王绾连忙惊慌请罪。
    胡亥眉头紧皱,你咋跟李斯一个德性?
    老王的表现比李斯稍微好点,至少没跪。
    看到这架势,胡亥也没指望王绾能给出什么靠谱的回答。
    谁知道,王绾开口了。
    “历朝历代由兴盛至灭亡,最重要的原因,无非就是统治者过于残暴,百姓苦不堪言,走投无路唯有造反。”
    “四处征伐,兵役负担沉重是其一,百姓无法承受负担。”
    胡亥也是来了兴趣,没想到,王绾居然这么实诚!
    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一点也不像李斯那个老滑头。
    朕喜欢!
    “丞相是指北伐匈奴,南征北越?”
    胡亥问道。
    王绾摇了摇头,道:“北伐匈奴,本质上是防御战争。匈奴虎视眈眈,与我朝边境摩擦频繁,关中、旧燕等地百姓深受其害。”
    “如若不征,匈奴必将变本加厉,终将成为大秦一祸患!先帝征讨匈奴,采取的手段经济且犀利,匈奴数年不敢南下,实乃千古之功绩!”
    王绾说到老秦,眼神中也是闪烁着微光。
    老秦伤我千百遍,我待老秦如初恋。
    胡亥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南征,本质上确实是侵略战争。”
    王绾顿了顿,看胡亥没什么反应,继续道:“虽是侵略,对大秦来说,仍是有盈余的战争投资,并没有成为我朝负担。”
    胡亥淡淡道:“那这两项对外作战,就不存在什么亡国隐患了。”
    王绾继续道:“除了兵役,还有苛捐杂税带来的生活负担,与工程建设带来的徭役负担,也是隐患之一。”
    胡亥眉头一挑,怎么感觉你在说我一样!
    “我朝情况如何?”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