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13章 遇雨误期按律当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绾没多思考,答道:“我朝赋税科学有据,田税、盐税、生产税等等皆有秦律所依,远远算不上横征暴敛。”
    “徭役负担呢父皇可是个基建狂魔啊。”
    习惯了胡亥语言上的天马行空,王绾也不纠结“基建狂魔”的意思了。
    他蹙眉道:“先帝时期,大秦大部分工程建设都是有益国家的。徭役来源,开支等等都是社会能够承担的。不过......”
    胡亥挑眉,“不过什么丞相你尽管直言,你是大秦丞相,朕最信任的人!可不能学李斯那一套!”
    王绾怔然。
    最信任的人......陛下原来这么信任我!
    我居然还瞻前顾后的,辜负了陛下的信任!
    真该死!
    王绾好羞愧,此时再无顾忌。
    “关键是,工程建设中所产生的的利益,利益分配的问题!”
    “上至皇亲国戚、贵族卿大夫,下至各个郡县的郡守、县长,如何分配其中的利益!”
    “饼就这一块,要分饼的势力却是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多拿,就一定有人少拿!
    “陛下,这其中的牵扯过于复杂凶险,并非老臣不愿说、不敢说。实在是老臣辞官多年,之前也最不喜这种利益勾连,知晓的不多。”
    胡亥沉默。
    怪不得王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要把这种大臣之间潜藏的利益,捅到皇帝的面前,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勇气了。
    头不够硬,脑子不够直的大哥,肯定说不出王绾这番话。
    把整个大秦的大员小吏,从上到下,得罪死了!
    利益分配不均,利益的来源在哪
    百姓和皇帝。
    压榨百姓的劳动价值,薅皇帝的羊毛。
    除了百姓和皇帝是肥羊,所有的皇亲国戚、贵族卿大夫、郡守县长,都是薅羊毛的人!
    王绾,也是薅羊毛的一员。
    这话,谁敢当面跟皇帝说明
    就算皇帝心知肚明,大家表面上忠君报国的默契还是有的。
    不可能有人傻到,走到皇帝面前,大大咧咧的说:“喂,小皇帝,我在薅你的羊毛,怕你不知道跟你说一声。”
    王绾,就是这样的傻子。
    “嗯,我知道了。”
    胡亥缓缓开口。
    贪腐,是所有旧封建王朝都会存在的问题。
    如何抑制贪腐,如何打击、分化朝臣利益集团,确实是个难题。
    好在,大秦初立十数年,官员利益间的勾结缠绕,还没那么根深蒂固。
    王丞相真是忠臣啊!
    换个脾气暴躁点的皇帝,被当面揭开这层遮羞布,搞不好老王人直接没了!
    王绾见胡亥有些郁闷,沉声道:“陛下,此事可以找李斯商议。李斯坐镇中枢多年,朝中利益集团的关联,李斯比老臣要了解得多。”
    胡亥看了他一眼,王绾一副正儿八经举荐李斯,为君分忧的架势。
    好吧,老王虽然是忠臣,关键时刻也会忍住不给李斯穿小鞋啊。
    你不清楚,李斯清楚,说明了什么
    李斯薅皇帝羊毛薅得多呗
    胡亥叹了口气,也没多说什么。
    王绾被李斯坑惨了,被压了十余年,有机会给李斯穿穿小鞋,这也没什么。
    就像一家行业头部公司,不可能所有的员工都能和谐相处,一点过节摩擦没有。
    只要对皇帝忠心,认真办事就行。
    “行,我之后问问李斯。”
    胡亥表情古怪,说完,示意王绾继续。
    王绾心里有些犯嘀咕。
    刚刚顺手给李斯埋了一个坑,也不知道在陛下那儿,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看陛下的表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小心思
    王绾定了定神,暂时不去想这些,继续道:“社会愈发不稳定、国家走向灭亡的第三个原因,是法律苛刻带来的生理和心理负担。”
    胡亥愣了一下,问道:“就像陈胜说的,遇雨误期按律当斩”
    这下王绾实在是憋不住了。
    之前上朝的时候,胡亥就提到过什么“陈胜吴广之流”。
    老王当时也没太在意,还以为陛下指的是“张三李四”这种广泛的暴民。
    谁知道,胡亥现在又提起了陈胜。
    好像大秦真有这么个人似的!
    “陛下,陈胜是何人”
    胡亥摸了摸下巴,也不好解释。
    陈胜是谁过几个月你就知道了!
    胡亥一脸无所谓,随意道:“陈胜一个给朕修奇观的无名小卒罢了,丞相不用太过在意。遇雨误期按律当斩,可否是秦律中的律条”
    “纯属一派胡言!”
    王绾气得胡子翘老高。
    “秦律根本没有遇雨误期按律当斩这一条!”
    “这是哪个乱臣贼子说的谣言陛下,此人决不能留啊!老臣建议,将此人立即诛杀!”
    “呃......”
    胡亥顿时无言以对。
    不是你被张苍一通狂喷的时候了是吧
    咋大秦的文官都那么喜欢砍人呢!
    动不动就将别人诛杀。
    不过......
    这个陈胜,实在是该杀!
    胡亥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有这么一批人。他们在服徭役的路上,遇上了什么事儿,没有按期到地方,按秦律怎么处理”
    王绾顺了顺气,小老头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回陛下,就算是主动逃避徭役的乱民,被抓后,也只是处罚工钱而已啊。”
    “因为下雨等天气原因,造成的不可避免的误工,根本不可能斩首!”
    “这个陈胜,心里一定没安好心!欲乱我大秦治安,请陛下立即将此人诛杀,以绝后患!”
    胡亥懂了。
    所谓的“欲雨误期,按律当斩”,虽然是陈胜说的,不过是个谎言罢了。
    说白了,就是给自己造反,找个说的过去的借口。
    底层服徭役的那些个老百姓,识字的都没多少,鬼知道秦律中所有的内容
    一般百姓们了解秦律的途径,无非是口口相传。
    这个时候,平时颇具威望的工头陈胜,张口就来,吓唬一波,谁敢不信
    当身边的人,都相信某件事是事实的时候。
    不是真的,也变成真的了。
    “暴民!”
    胡亥简直气得牙痒痒。
    “回头让赵高去查一下陈胜吴广,直接砍了完事儿!”
    东厂初立,也该给赵公公找点事儿做,免得他闲的蛋疼,一直惦记着坑蒙氏家族。
    顺便,把那个叫什么刘氓的混蛋也砍了,这才叫以绝后患。
    .....
    已改状态,明日起每日两更保底,求投资、求推荐票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