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17章 希腊人斯托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咸阳高台,浪潮声下。
    丫鬟小杏望着胡亥公子的背影,双眼闪着星星,充满了崇拜。
    胡亥公子......好厉害哇。
    为啥小杏以前没有发现呢?
    他们这些伺候皇室子弟的下人,平时也会聚在一起聊聊天。
    别人都说大公子扶苏多么多么好,是继承始帝衣钵的人。
    小杏只觉得,大公子肯定没有胡亥公子好。
    总之,我家胡亥公子最好了。
    胡亥此时也是心情荡漾,缓缓闭眼。
    金色的光辉映在他年轻坚毅的脸上,无数大秦兵卒情绪高昂,黑压压一片,声嘶力竭,高呼陛下圣明,大秦万年。
    睁眼,关中山势延长,山河壮阔,整座咸阳城尽收眼底。
    胡亥眼里,早已不是咸阳一地。
    放眼整个世界!
    脑中系统机械的提示声哗啦啦响起,差点没把胡亥震聋。
    齐刷刷收割了一大票声望。
    胡亥心情大好,刚刚是谁这么识相,带头第一个高呼来着?
    这人真不是胡亥请的托!
    一看,发现了站在工部人群中的斯托斯。
    胡亥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这特么的,咋还是个外国人?
    斯托斯浅色的白皮肤,一头金黄柔软的秀发,毛发浓密,鼻梁又窄又高,这不是外国人是什么?
    最离谱的是,这哥们儿操着一口地道的关中方言,正和旁边的工匠打成一片,吹嘘着什么。
    “那个谁,上来!”
    胡亥有些哭笑不得,指了指台下的斯托斯。
    李斯见状,淡淡道:“斯托斯,上来,陛下要见你。”
    李斯声音不大,大秦丞相的威望摆在那里,他一开口,众人渐渐安静了下来。
    吹牛的不再吹牛了,唠嗑的不再唠嗑了。
    纷纷朝斯托斯投去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这个胡人真幸运!
    简直就是祖坟冒了青烟,居然有幸得到陛下的召见!
    斯托斯也傻眼了。
    他连和顶头上司李斯都没说过半句话,现在直接来个三级跳,面见大秦皇帝!
    这是何等的荣耀?
    李斯见斯托斯跟个呆子一样,担心他触怒了胡亥,连忙道:“陛下,胡人不懂礼数,陛下威严,吓得他动都不敢动一下,请陛下赎罪!”
    斯托斯是胡人,因为长相,不怎么受大秦人民待见。
    可他的业务能力还是很强的,连咸阳浸淫匠艺数十年的老工匠,也忍不住夸斯托斯的手艺好。
    李斯刚刚成立工部,对斯托斯这种人才还是很重视的。
    万一这二愣子不懂礼数激怒了陛下,被陛下砍了头,李斯都不知道找谁说理去!
    斯托斯神色激动,颤颤巍巍爬上了高台。
    “饿才不是胡人!”
    斯托斯上了台,红着脸辩解了一句。
    “草民斯托斯,见过陛下!”
    说完,非常狗腿子的冲胡亥行了个大礼。
    胡亥顿时来了兴趣,他也没想到,能在两千年前的大秦遇见外国人。
    “你说你不是胡人,那你是哪里人?”
    “回禀陛下,草民当然是大秦子民!是陛下的子民。”
    胡亥乐了!
    这老外,也不知道在关中待了多少年,真是深得官场精髓。
    胡亥挥了挥说,道:“得了,朕知道你现在是大秦的子民。朕是问你,你的老家在哪里?”
    李斯抢先道:“陛下,此人来自西胡,是地地道道的胡人。”
    “丞相,饿不是胡人!”
    见李斯一直说自己是胡人,斯托斯也急了。
    他确实是从西边逃难来的,长途跋涉万里,穿越胡人的领地,来到了更文明的帝国大秦。
    斯托斯是跟着家族商队从西方来的,从他记事起,自己就生活在关中。
    深受秦国关中文化的影响。
    他说自己是大秦子民,虽然有些捧胡亥臭脚的意思,未尝没有几分真心实意。
    “回陛下,草民来自希腊。希腊是一个城邦,就和战国时期的小小卫国差不多,国力赶不上饿大秦万一!”
    “希腊城邦的领主,也远远没有陛下英明神武、智勇双全......”
    斯托斯怕胡亥理解不了,还故意拿战国时的卫国解释了一下。
    虽然不太贴切,也没别的办法了。
    胡亥人傻了。
    他虽然地理不好,也知道希腊离大秦大概有多远。
    一路上,天灾**无数。
    你这都没死?
    大哥,你确定你是从希腊走路过来的?
    “希腊?你说的可是爱琴海那个希腊?”
    胡亥怀疑是不是大秦附近,有个小国家,跟他映像中那个希腊同名了,连忙问了一句。
    斯托斯激动坏了!
    陛下居然知道希腊!
    也对,陛下连罗马蛮子都知道。更加辉煌灿烂的希腊,陛下知道,也说得过去。
    陛下真神人也!
    博古通今,旷世罕有!
    “陛下,正是......”
    斯托斯双眼泪花闪烁,他在大秦生活了近三十年,陛下是第一个不把自己当成胡人的。
    希腊......家乡......
    关于家乡的记忆,斯托斯的记忆也是模模糊糊,他思绪缥缈,努力地回忆襁褓时零散的记忆。
    隐隐约约,胡亥好像说了什么,还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斯托斯心中酸酸的,情绪泛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不自觉地跪倒在面前男人的脚下。
    胡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心里也是有些异样。
    他原本以为,西方那个正迅速崛起的罗马帝国,离自己很远。
    谁知道,自己居然在大秦,在大秦的都城撞见一个希腊人!
    希腊人都能在这里出现,罗马人还会遥远吗?
    如果记得没错,希腊最终会被罗马征服吧?
    罗马人向东扩张,大秦向西扩展,同一时代东西方的两位巨人,碰撞在一起,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旬日缓缓升起,日光像是一段温柔的布匹,落在关中连绵的山脉上,拉得很长。
    一队从北地驶来的车马,缓缓进入咸阳。
    公子扶苏拉开车帘,前方山呼海啸般响彻的音浪,隐隐约约飘来,令他陷入了疑惑。
    扶苏当年与老秦政见不合,惹毛了老秦,被派去了北地。
    北地多年的兵戈与风霜,让这位颇有大儒气质的公子,沉淀下一层更加浓郁的气质。
    “咸阳......到了。”
    扶苏宽大白袍下的双手,紧紧攥在了一起。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