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20章 砍死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公公,好一招破釜沉舟的妙计。
    当然,现在巨鹿之战还没打,压根就没破釜沉舟这个词。
    此时,大秦坐镇咸阳的中央军,主要由三支军队组成。
    卫戍军、咸阳军、禁军。
    这三支军队,大概是10万出头的兵员。
    其中,禁军人数最少,不到2万人。主要负责保护皇帝,维护皇宫治安。
    禁军人数虽少,水确是最深的。
    除了战国时期留下的老卒,几乎都是朝中重臣的亲戚。
    比如赵成,赵高他弟。蒙阔,蒙毅的儿子。
    老秦也是被刺杀搞出阴影了,禁军的组成人员,必须根正苗红。
    大臣们也乐得将自己的后辈送去禁军镀金。
    大秦耕战制度下,20层军功爵制。没仗打,升不了爵位咋办
    加入禁军!
    在禁军混个几年,出来后爵位至少升上三级。
    禁军水深,势力盘根错节,你以为人家是个小兵,指不定就是某位大佬的亲儿子!
    胡亥心里其实已经了解的七七八八,依然明知故问道:“赵成他怎么在这里”
    蒙阔是蒙毅的儿子,蒙恬的侄儿,比起后台,一点都不虚赵高。
    他也不怕得罪人,如实答道:“回陛下,赵成今日,私自率禁军截杀大秦公子、内史蒙恬,请陛下明察!”
    “哦”
    胡亥眉头一挑,转身问道:“蒙卿,此事当真?”
    蒙恬被胡亥问的有点找不着北。
    胡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这话是啥意思
    不打算将这件事压下去了
    就算赵成不是胡亥亲自派来的,赵高作为皇帝的老师,皇帝最信任的近臣。
    赵高敢派赵成来刺杀扶苏,或多或少应该也得到了胡亥的默许。
    然而,胡亥当着众多禁军、文武百官、咸阳众百姓的面,让蒙恬与赵成当面对质。
    明显不是准备大事化小的架势。
    胡亥这么做目的,无非就是两个极端。
    要么,当面承认赵成就是皇帝派来的,一声令下,数百禁军齐齐涌上,拿下蒙恬扶苏二人!
    到时,侄儿蒙阔也将陷入死地,一步走错,就是万劫不复。
    第二种可能,也是蒙恬最不能相信的一种。
    皇帝准备抛弃赵成,与赵高决裂,保下自己与大公子!
    可能么
    只有这两种极端的可能,毫无任何回旋的空间。
    蒙恬心事重重,只要他一回答,就是逼着胡亥做选择的时候。
    皇帝还等着自己回话呢,蒙恬只能硬着头皮答道:“陛下,小侄说的没错,此人,欲图刺杀我和大公子。”
    胡亥点了点头,表情淡漠如霜。
    圣心难测,没人猜得到胡亥在想什么。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胡亥的决定。
    度秒如年!
    最难受的不是蒙恬,而是蒙阔!
    他是这批禁军的直接统领,皇帝如果下令对大伯动手,自己要怎么抉择
    如果自己选择抗命,有多少兄弟会听自己的抗命,除了找死,毁了蒙氏三代的忠名,又有多大的意义
    蒙阔深深吸了口气,握着佩剑的手心,布满了汗水。
    “既然这样,还明察个屁啊这种反贼,砍死他啊!”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蒙阔一脸懵,砍死砍谁
    就在所有人愣神的瞬间,有人动了。
    魏忠贤!
    “蒙内史,借你的剑一用!”
    蒙恬仰天长笑,这位国字脸威严端重的大秦大将军,眼眶中擒着浊泪。
    “哈哈哈,壮士,接好!”
    说完,将青铜剑抛向空中。
    魏忠贤穿着胡亥刚刚设计出来的暗黑蟒袍,身形犹如大蟒扭动,一把接过飞来的剑影,朝赵成的头颅斩去!
    魏忠贤是用掌的高手,可陛下明说了要用“砍”的,用蒙恬的青铜剑砍人,应该算得上是“砍”了吧
    别问为什么,俺老魏就是这么细!
    滔天杀气扑面而来,赵成顿时大骇!
    魏忠贤的剑术和蒙恬相比,谁更精湛,这么短的时间,赵成还真不好判断。
    但是。
    魏忠贤的杀气,比蒙恬还要阴毒!
    讲道理,蒙恬常年坐镇军中,杀气肯定不是魏忠贤可以媲美的。
    只不过,比起蒙恬在军中历练出的大开大合的杀气,魏忠贤的杀气,更加致命!
    魏忠贤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不用说。
    他只知道,陛下让我砍了赵成。
    那就砍!
    “陛下饶命!”
    赵成暴喝一声,绝望而悲壮地与魏忠贤战在一起。
    金属碰撞之声铿锵作响,两人瞬间过了三招,赵成压力巨大!
    他是赵高集团最能打的人,在2万禁军精锐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勇士。
    结果,今天接连碰到了两个变态。
    都是挨打!
    先前赵成勉强抗住蒙恬几招,已经是费劲心神气力。
    现在,个人勇武不如蒙恬,却更加阴毒的魏公公又来收割残血抢人头,赵成那叫一个憋屈!
    “陛下,我哥是赵高,我哥是你的老师赵高啊!”
    赵成被砍的节节败退,口吐血沫,红着脸怒吼,身形竟然朝着胡亥这边移动。
    胡亥厌恶地皱着眉,冷冷地瞥了蒙阔一眼。
    蒙阔终于从愣神中反应过来,吓得背脊湿漉漉一片。
    “禁军听令,逆贼赵成欲行刺陛下,斩立决!”
    “护驾!护驾!”
    下一刻,伴随着禁军精锐的阵阵暴喝,数十柄长戈阔剑齐齐刺出!
    赵成一瞬间被捅成了马蜂窝!
    他死死瞪大眼睛,身上插满了兵器,嘴角溢出丝丝鲜血。
    “我哥.....我哥是赵高......”
    眼看赵成被禁军瞬间秒杀,魏忠贤急了!
    陛下说过,要砍死他啊!是砍,不是捅啊,大哥们!
    魏忠贤大喝一声,“全都闪开!”
    剑光闪起,赵成的头颅飞上天空。
    人头滚落,胡亥这才忍着生理不适,微微点头。
    “人头先装起来,带回紫宫。”
    群臣沉默。
    一个赵成,小小的百将,死了也就死了。
    死了一个赵成,其中放出的信号,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
    陛下,和老师赵高决裂了!
    胡亥没管他们怎么想,笑眯眯地搂着扶苏,朝皇宫走去。
    “大哥,听说你下棋很厉害我最近发明了一种新玩法,五子棋。不是朕吹牛,这五子棋,你还不一定下的过我家的丫环小杏呢!”
    “呵呵......”
    新人新书,求推荐票!求投资!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