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37章 推销员胡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信打了这么多年的仗,第一次见到如此详细的地图。
    地图上,整个帝国一览无余,详细到郡县。
    山脉河流、地理地形、事无巨细。
    李信忍不住热血澎湃!
    要是当年老子有这个,灭楚的功绩或许就轮不到王翦了!
    “这六种不同颜色的线条,代表着等高线,以300丈为距。”
    见李信蒙恬一脸惊愕,胡亥也习惯了。
    之前比他俩早到的王贲,表情比这哥俩还浮夸。
    胡亥笑了笑,继续道:“给大家科普一个简单的概念,等高线。在地图上,高度相等的点,相连成等高线。也就是说,在同一个颜色的闭环里,海拔是差不多的。”
    “陛下,何为海拔?何为闭环?”李信问道。
    “呃.....就是以海平面为坐标原点,地面上某个点与海平面之间的高度差距。”
    “闭环嘛.....”
    胡亥这一科普,又蹦出几个新鲜的词儿。
    用大家不知道的词语,解释大家不知道的词语。
    无限套娃!
    很快,胡亥也发现了问题。
    解释了半天,果断终止这个恶性循环。
    “都是朕瞎捣鼓出来的词儿,诸位爱卿不要太过在意。以后有机会,朕会搞出一套系统化的词典,专门用来解释这些。”
    胡亥说的轻轻松松,在场的众人都是知兵的大佬,一点就通。
    眼前的地图,摆在几个大老爷们儿面前,就跟没穿衣服的关中大妹一样!
    好兴奋!
    这种跨越时代的作战地图,让众人激动不已。
    纷纷开始指点江山,指着地图慷慨讨论起来。
    在场的人不多。
    除了太尉李信和内史蒙恬。
    还有王贲王离父子,以及少府章邯。
    用胡亥的话说,都是军事值超过20的大佬。
    这些大佬唾沫横飞,也不管身份高低,讨论的那叫一个激烈。
    完全把皇帝胡亥晾在一边了。
    顺便也忽略了一手工部的新发明——用来画地图的纸。
    “陛下,此作战地图,详细无比,下臣十岁入伍,戎马半生都未曾见过!有了此图......呃,有了此图.....匈奴弹指可破!”
    王离吹了半天,突然意识到,现在早就不是战国了!
    地图之上,大秦已经再无对手。
    没办法,只能把匈奴这个小垃圾搬出来,凑凑数。
    地图以北,只是标注了匈奴的名字,并不像大秦境内这么详细。
    胡亥笑了笑,要不怎么说还是老王家有眼力见儿呢?
    其他人只顾着讨论地图去了,王离还不忘捧一手胡亥的臭脚。
    怪不得你没被赵高砍死!
    胡亥看了王离一眼,微微点头。
    “诸位爱卿,你们难道没发现,此图有什么特殊之处么?”
    “特殊之处?”
    众人对视了一眼,继续朝地图望去,目光狐疑。
    “这地图......竟不是刻在铜器上的.....”
    李信一声惊呼。
    王贲面色微变,上前摸了摸蹭了蹭。
    “也不是画在羊皮布帛上的!”
    众人大惊!
    他们被地图的内容所吸引,忽略了用来制作地图的材料。
    这是啥?
    好精致、好轻薄!
    “如此舒服丝滑的表层,可以做到无拘无束的书写。有了此物,日后行文书写,要便利多了!”
    王贲赞叹道。
    胡亥有些汗颜。
    怎么感觉你在形容某度空间?
    “咳咳,通武侯说的没错。用来绘制地图的材料,叫做纸。乃工部最新发明创造。”
    胡亥顺水推舟,昂首挺胸,滔滔不绝,化身推销员。
    王贲蒙恬这些人,都是大地主啊!
    有的是钱、有的是粮食!
    都是重点推销对象!
    王贲等人具是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称奇。
    “通武侯,既然你这么喜欢纸,一会儿朕就让工部,送一车去你府上。”
    突然,胡亥话锋一转道。
    王贲大喜!
    连忙拜谢:“老臣王贲,谢陛下圣恩!”
    “嗯,一车千石,记得跟工部的人交接一下。”
    胡亥小声哔哔了一句,一脸的淡定。
    啥?
    你说啥?我没太听清。
    王贲人傻了,第一次见皇帝赏赐东西收费的!
    大秦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么?
    胡亥叹了口气,道:“通武侯,理解一下,纸虽好,却是耗费人力财力无数。工部第一批造出来的纸,又是上品中的上品。以后造纸局全面售卖纸张,价格说不定还要大变!”
    先给你打个预防针。
    说了要大变,又没说要涨价还是降价。
    王贲哭笑不得。
    他总不能和皇帝讨价还价吧?
    “陛下,老臣所得田产皆是大秦所赐。朝廷若是缺粮,老臣愿意倾尽家财,将家中所有田产归还国家!以报陛下皇恩!”
    “严重了,严重了。”
    明知道王贲是客气,胡亥也虚头巴脑的跟他客气几句。
    “通武侯这是哪里的话?王家为我大秦立下赫赫战功,先帝赏赐出去的田产,岂有收回一说?”
    “这种话,通武侯休要再提了!”
    胡亥负着手,装作十分不开心的样子。
    王贲连忙请罪。
    老狐狸!
    胡亥瞥了王贲一眼,暗骂一声。
    赐田是你说上交国家,就能上交国家的?
    在场的这些人,谁不是田产无数的大地主?
    胡亥要是脑子一热,同意了王贲的提议。
    上到大将军,下到战国老卒,所有人都要疯!
    老子拼死拼活打下的赐田,凭什么收回?
    以后谁还替大秦打仗?
    当然,王贲肯定不是想故意坑胡亥,他也就客气客气。
    “纸的方便使用,诸位爱卿都看到了。工部人手有限,以后纸的产量肯定赶不上供应。”
    “通武侯,你是国之柱石,朕最信任的人。你老人家放一万个心!朕一定优先满足王家的供应!”
    “这样,朕今日就做主,王家先预定十车!”
    “老臣多谢陛下圣恩!”
    王贲连忙道谢。
    丫的,十车就十车吧。皇帝都亲自当起推销员了,王贲不预定是不行了。
    王家也不是出不起这个钱。
    再说,纸确实比竹简等物方便多了。
    就是胡亥的做法,有些太小家子气了。
    搞定了王贲,胡亥心情大好。
    “蒙卿,你也来十车!”
    蒙恬愣了一下,连忙谢恩。
    就这样,在场的四家,一人订了十车纸。
    四万石粮食到手!
    舒服!
    这还只是个开始,等到纸彻底推广,一定大有市场!
    章邯是知道皇帝为啥这么缺钱的。
    又是好笑,又是动容。
    含泪定下10大车纸!
    你们都是立过赫赫军功的大地主,不差钱。
    老子哪比得过你们!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