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44章 地火(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七月中旬,地火滚滚。
    在这本是收获的季节,有两个人,在大地上狠狠撕开了一道口子。
    滚滚地火爆发,烈焰翻涌。
    陈县以东,旧楚之地,已成一片焦土。
    陈涉吴广率900余位扶徭贫民,斩杀5名大秦将尉,揭竿而起。
    人也杀了,竿也揭了,这哥俩儿算是正儿八经造反了。
    造反这种大事儿,必须得拿出个说的过去的名头。
    占据了大义,才能忽悠更多的底层贫民加入造反大军。
    用什么名头呢
    仅仅一个“天下苦秦久矣”,貌似不太够看。
    胡亥登基两个月,毕竟没像秦二世那般乱来。唯一残暴的一点,就是征招20万徭役,继续修建骊山皇陵。
    大公子扶苏现在还活的好好的,陈涉吴广也不能把扶苏搬出来,造谣胡亥的皇位是篡夺来的,来路不正!
    几位高层思来想去,最终由一位叫武臣的哥们儿,提出搬出楚将“项燕”的名号。
    项燕在楚地威望颇高,抬出项燕作为号召,鼓动楚地百姓起义,效果一定杠杠的!
    陈涉大喜。
    按照武臣的提议,风风火火搞起了宣传工作。
    心怀我大楚的义士,那叫一个茫茫多!
    陈涉的造反军团,在旧楚之地横行,如同一团顺势滚落的雪球,越来越庞大。
    六月二十傍晚,陈涉率900义士揭竿而起,喊出了“大楚兴、陈涉王”的响亮口号。
    六月二十一下午,攻陷大泽乡所在的蕲县。
    紧接着,陈涉军团分兵两路,向东西两面推进。
    东路军,由符离人老三率领。
    西路军,则由陈涉亲自统率,以蕲县为跳板,挺进大秦腹地。
    楚人什么时候见过这阵仗
    不少心怀大楚之人,纷纷望风来投,喜迎王师。
    起义军获得了无数楚人的热烈拥护!
    一路势如破竹!
    很快,铚(今安徽淮北濉溪县临涣镇)、酂(今河南永城西酂城)、谯(今安徽亳州)、苦(今河南鹿邑)、柘(今河南柘城北)五座县沦陷。
    五县城头,纷纷换上大楚旗帜!
    陈涉军团,仅仅十余天,横扫数百里。
    起义军所到之处,来投者十室有九。
    当陈涉大军兵临陈县城下之时,军队已经庞大到战车六七百辆,骑兵一千多人,步卒数万众。
    陈县,春秋时陈国首都。
    战国末期,楚国曾迁都于此。
    陈县地处鸿沟与颖水会合之地,乃南北交通要冲。
    陈县城头。
    数千大秦县屯兵,穿着单薄的武士服,抱着长戈弓箭,默默无言。
    高大坚实的城墙,并没有给这些大秦士兵带来过多的安全感。
    众人士气低迷的可怕,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就在昨日,陈县县令和县尉听到陈涉大军压进的消息,竟然带着一干亲信,从西门出逃!
    主掌政事和军事的两位头头都跑了,陈县的这些个大头兵,谁还有心思卖命守城
    不幸中的万幸,这两位怕死的逃将,被朝廷来的大官及时拦下。
    县令被当场斩杀!
    县尉带着七八名家将,杀了出去,逃之夭夭。
    “开饭了,开饭了。”
    唐民是陈县刚刚入伍的新兵蛋子。
    年仅17岁,入伍不到一月,手里的长戈还没摸热乎,就遇上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次战役。
    唐民虽没读过什么书,心里却是门清。
    他已被历史的浪潮推上前,成为帝国与起义军第一战的炮灰。
    会死的,无论怎样都会死的。
    县尉这么聪明的大官,一定看的比他们这些小兵要清楚。县尉都跑了,我们留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听到开饭的声音,唐民一脸死气的脸上,面色微动。
    缓缓起身,朝着发粮的小吏那儿走去。
    主持发粮的大官是朝廷来的,据说叫什么东缉事厂。
    昨日,正是东缉事厂的大官们,及时发现逃跑的县令县尉,才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东缉事厂的官人虽然厉害,也不过十数人而已。
    如何能抵抗城外浩浩荡荡,看不到尽头的反贼
    “怎么又是薄粥!”
    “奶奶的,我们都喝了三天薄粥了!就不能来点干货么不吃饱肚子,怎么打贼人”
    抱怨声一片又一片。
    唐民倒是没什么怨气,地火袭来,命都保不住了,吃什么都是无所谓的。
    唐民默默领了一碗薄粥,打量着人群中那位东缉事厂的百将。
    “诸位将士!城内粮仓虽然充足,可这场战争没人知道会持续多久!”
    东缉事厂百将王鹤声音洪亮,自有威严。
    胡亥凭借前世稀烂的历史知识,知道大泽乡的陈胜吴广会搞事,提前安排东厂的人,想将这两位反贼扼杀于摇篮。
    结果,人家叫陈涉,不叫陈胜。
    那时陈涉哥俩压根也不在大泽乡。
    东厂的人扑了个空,不少人驻扎于此,继续打探反贼的消息。
    王鹤是咸阳王家中人,属于沾亲带故的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儿子。
    东厂的这批人,都是被胡亥亲自调教过几日的。
    王鹤本就十分崇拜胡亥,现在,真有陈涉吴广两人造反,王鹤更加对胡亥崇拜的不要不要的。
    陛下真神人也!
    居然能够提前预知反贼叛乱,这不是神仙是什么
    将门出生,王鹤一心忠君报国,视数万反贼为土鸡瓦狗,一点都不带慌的。
    只要据守坚城,确保陈县不失,朝廷大军一到,反贼定会被杀的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逆贼来势汹汹,城外的诸多田亩,我们只来得及收成小部分。”
    王鹤拔出佩剑,红着眼嘶吼:“诸位,掳掠我们家人、抢夺我们粮食的逆贼,现在就在城外!”
    “正值国家危难之际,诸君都是大秦男儿,应当克服困难,忠君报国,势与陈县共存亡!”
    “忠君报国!”
    “势与陈县共存亡!”
    东厂的人带头呐喊,唐民也象征性地跟着喊了两声。
    喝了一口薄粥,味道寡淡。唐民知道,百将所谓的粮仓充足,八成是稳定军心的谎话。
    粮仓真要是充足,他现在喝的就不会是薄粥了。
    ......
    夜幕降临,一层层浪涛般的黑色,朝着陈县压来!
    这天晚上,唐民吃到了干饭,还有小块鹿肉。
    ......
    乱世开幕求推荐票哇!!!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