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46章 地火(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求推荐票)
    起义军如潮水般袭来,亦如潮水般褪去。
    大地已经停止了震动,黑暗中,目所能及的一切事物,都充满了狼藉与颓唐。
    空空荡荡的陈县城下,留下了遍地血痕,以及来不及收尸的死透或未死透的乱民。
    起义军大营。
    “他奶奶的!”
    陈涉气得直接爆了句粗口。
    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攻城交锋,起义军直接损失万余义士!
    大败!
    有被砍死射死的,有趁乱跑路的,还有被秦军一声暴喝吓死的。
    自起义以来,陈涉一路势如破竹,连克五县。
    他攻城的方法很简单,带着成千上万人,浩浩荡荡推过去。
    城门大开,几乎没遇到什么激烈的反抗。
    入城,狂欢,充军数万,继续推进。
    一直都是顺风顺水,陈涉膨胀了,严重低估了秦军的战斗力。
    陈县的秦军虽然菜,可起义军比秦军更菜!
    一个是战5渣,一个是战1渣,
    孔子曾经说过,菜鸡互啄,力大者胜。
    起义军明显就是更菜的那只菜鸡。
    秦军至少平常还会训练,严而不苛的秦律深入每一位大秦士卒的骨髓,如同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
    所有士卒严守律法,不敢胡搞乱搞。
    起义军,则是一群不知道什么成分的乱民。
    一个词概括,乌合之众。
    装备,秦军也比起义军先进好几个次元。
    一支相对服从命令,严格有序的部队,能够完全碾压盲目自大的乌合之众,一点都不意外。
    “混账!”
    陈涉暴跳如雷。
    “把那些临阵脱逃的乱民抓来,统统斩首示众!”
    陈涉一脸飞鬓,平日里就颇具威严。
    特别是起兵造反之后,有神明buff加成,众人皆是被陈老大的威望所折服。
    陈涉一发飙,其他人不敢怠慢,一群着甲起义军精锐呼啸奔出,将抓到的数百乱民压到营前。
    “大王饶命!”
    “大将军饶了我吧,我家中有母有儿,都指望着小的活命啊.....”
    这些逃跑的乱民,见到陈涉后那叫一个慌张!
    纷纷啼哭着哀嚎求饶!
    “安静!”
    吴广一刀砍飞求饶乱民的头颅,狠狠吐了口唾沫。
    “要不是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混账,吾等义军岂会轻易溃败该杀!”
    吴广恶狠狠盯着那人的尸体,“去,把他家的父母妻儿,统统抓来杀了!以祭惨死城下的诸多义士!”
    起义军精锐个个神色发狠,一刀又一刀,砍翻了十数位哭嚎求饶的乱军。
    大营瞬间安静了下来。
    谁还敢乱哭乱叫啊
    要死全家的!
    见到众人安静了下来,陈涉目光冰冷,漠然扫视着这些跪地蝼蚁。
    “我等起义大军,占据大义,士气高昂,兵力更是暴秦军队的十数倍!要不是你们贪生怕死,带头逃跑,拖累了在城下苦战的众义士,我们怎能被暴秦军队击败”
    “我现在要杀你们,你们服是不服”
    鸦雀无声。
    谁特么敢搭话啊!
    说服,要被杀头,说不服,也要杀头。
    横竖都是个死!
    “哈哈哈哈!”
    一位乱民,突然发狂,挣扎着起身。
    他满脸泪涕,表情狰狞着狂笑,发了疯似的。
    “陈涉!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鬼话!”
    陈涉眉头紧皱,厌恶地挥了挥手,“杀了!”
    刀光闪起,起义军精锐手起刀落,滚滚人头落地!
    杀了一群聒噪的乱民,陈涉心情也是舒畅了不少。
    权力带来的快感,渐渐冲刷掉兵败的恼怒。
    “陈大哥,想要攻破陈县坚城,我有四计。”
    一位头目高声走出。
    这人身高不足七尺,一脸麻子,正是后来率诸多门客,加入陈涉军团的魏国名士张耳。
    像张耳这种有人、有钱、有名望的六国旧贵族,待遇自然与那些灾民不同。
    张耳为人圆滑,八面玲珑,加入陈涉军团后,很快成为了头目之一。
    “张耳君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一听张耳有计策,陈涉一脸的兴奋,连忙道。
    “第一,杀临阵脱逃者,以固军心。这一点,陈大哥已经做的很好了。”
    陈涉面露喜色,微微点头。
    能得到张耳这种文化人的认可,老农民出生的他不免有些得意。
    张耳先是拍了一手老板的马屁,继续道:“暴秦守军弓曲狠辣犀利,箭矢充盈。攻城时,先锋义军被暴秦的箭簇狠狠压制。”
    这一点,众头目深以为然。
    秦军的弓箭太狠了,根本挡不住啊!
    “为防暴秦利箭,我军需砍伐陈县四周树木,制作木盾。有了木盾防护,秦军的箭矢对我军便造不成威胁了。”
    陈涉顿时大喜!
    你特娘的真是个天才!
    我咋没想到呢
    要怪,就怪他没读过什么书,又是一路顺风顺水。
    这种攻城最基本的操作,既然被他忽略了。
    “真是妙计!张耳君请继续!”
    张耳见随便几句基操,就唬住了陈涉,心中也是不由暗爽。
    跟着这群土包子混,何愁自己没有出头之日
    张耳渐渐加大音量,在大营中来回踱步,高谈阔论。
    颇有战国时期,一人敌千军的纵横家内味。
    “第三,欲登坚城,同样需要伐木以制木梯等械。有了木梯等攻城器械,陈县坚城,对我军也构不成威胁了!”
    “最后,我们应该联络城中有意反抗暴秦的义士,里应外合,杀暴秦个措手不及!”
    “好!”
    陈涉哈哈大笑,“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按照张耳君说的去办”
    周文皱了皱眉,道:“张耳君说的前三点,我们都可以差人去实施。这第四点嘛......”
    吴广接过话茬,“陈大哥,现在陈县大门紧闭,秦军戒律森严。就算城中有不少义士,我们如何与其联络”
    陈涉的笑容渐渐消逝,盯着张耳一言不发。
    “吴广将军说的不错!”
    张耳面带微笑,有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运筹帷幄。
    “耳早有预料,陈县难破!在陈县秦军戒严之前,已经与城内义士联络。约定起义大军攻城后五日傍晚,城内义士一齐发难,呼应起义大军!”
    “好!”
    “张耳君真是神算!云梦山鬼谷子,也莫过于此了吧”
    这次,不仅是陈涉,其余头目都是喜笑颜开。
    “张耳君,城内准备响应的义士是何人如此英雄,功破陈县当记首功!”
    首功为毛不是老子
    张耳暗骂。
    “此人乃耳刎颈之交,魏国名士,陈馀!”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