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47章 飞鸟与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求推荐票呼啦)
    时间飞逝。
    七月份的尾巴悄然而至。
    胡亥降临这个时代已有三月有余,经历了盛夏与深秋。
    逛逛大到离谱的咸阳宫,与从秦二世那儿接盘的众妃子交流交流感情,偶尔吓唬以丞相李斯为代表的臣子,调教宫廷厨子、研究研究食谱,搞搞发明创造。
    皇帝的生活,枯燥而乏味。
    期间,胡亥还屁颠屁颠去了一次骊山。
    征兆的20万青壮徭役,已经陆陆续续从各大郡县汇聚,风风火火地赶工皇陵的收尾工作。
    至于那座“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的阿房宫,胡亥反正是没见着。
    不知道是杜牧瞎吹比的,还是胡亥穿越的这个大秦有问题。
    一切如常。
    唯一有些添堵的是,大泽乡的两位哥们儿还是起义了。
    奏疏上描述的轻描淡写,称其为乡匪作乱。
    胡亥虽知道不是“乡匪”那么简单,也没有过于担心。
    有什么好慌的
    不亡个国,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玩儿命锤奇观!
    只要赶在亡国之前,多锤几座奇观,多捞点加成,事态还是会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嘛。
    去华阳宫的次数倒是多了。
    陪小鱼儿聊聊天,静听雨落蝉鸣。眼见鱼妃的身体日渐好转,大舅哥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小鱼儿开心,大舅哥就开心。
    大舅哥开心,胡亥就开心。
    一大家子其乐融融。
    咸阳,华阳宫。
    一大家子人,个忙个的。
    王鱼这个时候一般会看看书,偶尔盯着工部制作的大秦河山图发呆,时常露出少女般的傻笑,看的胡亥不明所以。
    嬴阴嫚则会弹弹琵琶,做做女红刺绣。
    搞了半天胡亥才知道,嬴阴嫚这位高冷御姐,原来不是自己的爱妃。
    是老姐!
    怪不得,外人眼中冷得跟冰山一样的御姐,对胡亥是又惧又怕。
    估摸着是在胡亥那个世界,秦二世让人家香消玉殒,存在着因果压制。
    胡亥对此也是无奈。
    只能慢慢相处,让老姐感觉到自己的平易近人、随和儒雅、温柔良善、龙精虎猛了。
    晨曦公主也是华阳宫的常客。
    经常来胡亥家蹭饭,缠着王鱼叽叽喳喳。
    偶尔叫嚣着挑战胡亥大秦五子棋第一国手的地位。小姑娘每次都是兴冲冲的来,灰溜溜的回去。
    下五子棋,胡亥一点都不让着小孩。
    直接开虐!
    有时胡亥会忍不住在心里发问:你是孤儿吗
    我家比你家大还是咋滴!
    小侄女这么喜欢来自己家玩,胡亥这个当叔叔的,也不好直接撵人。
    “鱼儿妹妹,可不可以教教我们怎么唱《飞鸟与鱼》”
    说话的这位大妹是胡亥的五姐,名月檀。
    “啊……《飞鸟与鱼》呀……”
    王鱼愣了愣,眨了眨眼睛,脸蛋隐隐有些发烫。
    她有些疑惑,自己与胡亥间的小小温情,怎么被月檀知道了。记得只跟晨曦提过一嘴啊。
    《飞鸟与鱼》,自然是胡亥随手“借来”的现代歌,用来哄媳妇儿开心的。
    谁晓得被晨曦这个大嘴巴传了出去!
    现代歌曲比起关中秦音,腔调和音律都过于新奇。
    毕竟咱们这位陛下,是说出“我愿将我的爱情之水倾斜倒下”的闷骚男,胡亥再骚一点,完全在大家伙儿的承受范围内。
    王鱼就很喜欢。
    经常幻想着自己就是曲里的鱼儿,与飞鸟胡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王鱼经常轻声哼唱,被电灯泡晨曦偶然听到了,盘根问底之下,王鱼只好老实交代。
    王鱼面容娇羞,偷偷瞥了晨曦一眼。
    晨曦眨巴着眼,一副宝宝也想学唱歌的样子。
    “这几日宫中都传开了呢。”
    “说是陛下专门写给鱼儿妹妹的情歌。”
    “咯咯咯,咱们家这位文武双全的陛下,没想到对鱼儿妹妹一人如此深情呐。”
    这些围着王鱼打趣的大妹,要么是胡亥的老姐,要么是宫中的其他美人。
    胡亥为人随和,也不是所有人都跟嬴阴嫚一样,那么惧怕胡亥。
    就算敬畏皇帝权威,调戏一波温柔贤良的鱼夫人,也是挺有意思的。
    王鱼还没开口,那边,晨曦已经掏出一本小册子。
    造纸术已经全面推广,由丰邑人萧何任造纸局中丞。
    割完一波军功大地主的韭菜后,晨曦这种皇族也成了胡亥的固定提款机。
    晨曦拧着小脸,一边翻阅着小抄,一边一字一句道:“什么天地啊!四季啊!昼夜啊!什么海天一色,暮鼓晨钟…..”
    小姑娘叽叽喳喳,也不管王鱼此时已经羞红了脸,兴奋道:“鱼儿姐,下一句是什么小叔叔写给你的情歌儿,嘻嘻,还挺有趣的呢!”
    一群妇人一直叽叽喳喳,关中音律多淳朴大气,《飞鸟与鱼》这种颇为肉麻的情歌,一下就提起了众人的兴趣。
    更别说,这还是皇帝写给鱼夫人的情歌!
    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那边,嬴阴嫚见状,奏乐手势变幻,指尖轻拨,一段颇为古怪曲儿悠悠响起。
    这首歌,王鱼之前也给嬴阴嫚完整哼唱过,小鱼儿少女心思,想请音乐大家三姐帮忙谱谱曲儿。
    加入到调戏王鱼的队伍,嬴阴嫚也是淡淡一笑。
    伴奏都起了,王鱼也不好意思继续推脱。
    “鱼儿也只是听陛下唱过一次。”
    “唱的不熟,不能诠释此曲精髓,诸位姐姐勿要怪罪。”
    晨曦瘪了瘪嘴,鱼儿姐真会骗人,我都不晓得听你哼唱多少遍了!
    晨曦这番想着,倒也没当面捅破,让鱼儿姐尴尬。
    月檀一脸坏笑,打趣道:“鱼儿妹妹这个时候还想着陛下呢!我们陛下真有福气,娶了鱼儿妹妹这么贤惠的夫人。”
    万一众人觉得曲儿难听,那也是她王鱼唱的不好,跟胡亥这个创作者无关。
    被月檀道破心思,王鱼也不尴尬,一个温柔似柔风般的笑容后,轻声哼唱起来。
    吾是鱼,汝是飞鸟。
    若不是汝一次失速流离。
    若不是吾一次张望关注。
    哪儿来这一场不被看好的眷与恋。
    汝勇敢,吾宿命。
    汝是一只可以四处栖息的飞鸟。
    吾是一尾早已没有体温的沉鱼…..
    ……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