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48章 阳滋公主的爱情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推荐票!)
    奇怪的腔调,在王鱼柔美的嗓音中,如山涧青溪,竟也变得这般好听。
    轻盈婉转的歌声,伴着琵琶音旋,安静且沉醉。
    众人听得都痴了,情不自禁的幻想着,歌中飞鸟与鱼之间的爱情。
    “渣男!”
    嬴阴嫚一边弹奏琵琶,一边心中暗骂。
    你听听,这是人能写出来的歌词吗
    身为“飞鸟”的胡亥,就可以四处栖息,到处沾花惹草
    小鱼儿却只能在原地苦等,心灰意冷,渐渐没有了体温…..
    傻乎乎的小鱼儿,被胡亥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看看她那小眼神,这是完全陷进去了哇!
    傻丫头指不定幻想着飞鸟与鱼的爱情呢!
    当然,这个时代,如嬴阴嫚这般思想超前的女性,毕竟不多。
    大家都沉醉在凄美动人的故事里,丝毫没意识到,这其实是胡亥给王鱼洗脑的一首渣男之歌!
    曲毕,不少姐妹都是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鱼儿妹妹的唱功还是这般的出色!”
    “真羡慕小鱼儿跟陛下的感情。”月檀也是擦了把眼泪,哭哭啼啼的。
    “五妹,差不多得了啊!”
    嬴阴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三姐,你还说我!”
    月檀毫不示弱,姐妹俩一起在互殴中快乐成长,谁也不服谁。
    “你就是羡慕小鱼儿与陛下的感情!如果我没记错,三姐你超过出嫁年龄已有十余年了吧哎呀,别家女子像三姐这般年纪,娃娃都可以挽弓骑马了呐!”
    月檀早已有了男人,对方虽然是入赘,跟月檀的感情也颇为和睦。
    她这时,当然可以尽情嘲笑大龄剩女嬴阴嫚。
    “入赘之人,身份低贱,没有一点骨气。堂堂大秦男儿,就算出生卑微,也应当去军中搏取爵位!稍微有志向些的,又怎会入赘呢”
    “这样的软骨头,阴嫚不嫁也罢!”
    嬴阴嫚将琵琶放下,盯着月檀厉声道。
    “你!”
    月檀气的脸色通红,他家夫君就是入赘嬴家。嬴阴嫚这么说,就差没直接指着月檀的鼻子,大骂她家夫君是没骨气的软骨头了。
    赘婿,在大秦,就是最低贱的一撮人。
    秦始皇三十三年,征纳内地“逋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
    可见,赘婿的地位,跟逃犯和商人是差不多的,都属于大秦最底层。
    陆梁位于今广东、广西地区,曾经是百越的地盘。
    大秦统一百越后,在此地设立南海、桂林、象郡三郡。
    派“逋亡人、赘婿、贾人”,来陆梁这种荒郊野岭,无非就是干两件事儿。
    第一,攻城。
    第二,开荒。
    全都是要人命的活儿!
    攻城,就跟陈县下的数万饥民一样一样的,纯属当炮灰用。
    开荒,除了各种苦活累活,还必须强迫与越人杂处,以固越地人心。
    完全就是当工具人用的。
    这可比服个徭役,死亡率高得多。
    没办法,赘婿既不下地种田,也不提枪参军,完全不提供任何生产力,要你有啥用
    平时吃软饭没人管你,一旦有什么明摆着去送死的差事,指定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嬴家皇室赘婿,又不太一样。
    毕竟有大靠山罩着,总不能让老秦家的上门女婿,去和越人整个二婚吧
    相较之下,这些个驸马爷,还是比一般人家舒服得多。
    皇族们都选择性无视的遮羞布,偏偏被嬴阴嫚这个虎妞,毫无顾虑地一把掀开。
    不仅仅是月檀,连“刚好”路过,又“刚好”耳朵碰到墙壁,再“刚好”听到众人说话的胡亥,也是暗暗摇头。
    自己这些个姐姐,既然出嫁后仍然呆在后宫,没有去夫家,八成都是招的上门女婿。
    嬴阴嫚这波无差别攻击,直接打了所有姐妹的脸!
    果然,她这话刚说完,所有姐妹的脸色都变了。
    “我说五姐,你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吧”
    “阳滋,往日里你离经叛道,不招夫婿,姐妹们可不曾说过什么。想在反过来说教起姐妹们来了!”
    “噗!”
    听到“阳滋”这个称呼,门外偷听的胡亥,差点没笑岔气。
    这都什么名儿啊
    老秦取的
    水平真特娘的高!
    嬴月檀也是一脸怒意,愤然道:“三姐,当初李太尉家的长子,可是有意娶你的,不也被你果断拒绝”
    “我看,就是三姐你不愿成亲!”
    嬴阴嫚谈婚论嫁的那年,李信多牛叉
    还没被项燕教育,比王翦还雄!
    胡亥听后,也是忍不住怀疑。
    阳滋姐该不会是个拉拉吧思想这么超前的
    “李太尉固然是天下数一数二的英雄,可与其子何干李家小子若是真有那么厉害,为何不像通武侯那般,自己成就一番英雄作为!”
    嬴阴嫚面对众多姐妹的围攻,毫不示弱,据理力争。
    王鱼夹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
    她心性柔和淡泊,后宫女人间的争锋相对,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只觉得众人一起欺负嬴阴嫚,实在是有些过分。
    王鱼叹息一声,柔声道:“阴嫚姐自然有自己的想法,若没有找到合适的如意夫君,女子何必要嫁给一个不相干之人......”
    王鱼也是家族在政治上的棋子,嫁给了一个“不相干”的秦二世。
    对嬴阴嫚,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这些天,又被胡亥的糖衣炮弹疯狂轰炸,早已不能自拔。
    胡亥从一个“不相干”的人,变成小鱼儿甘愿体温变冷的“飞鸟”。
    这种极大的反差感,让王鱼也开始向往起郎情妾意、情投意合的爱情。
    “小鱼儿,这就是你不懂了。阳滋身为嬴家子嗣,哪有不招婿、不嫁人的道理嘛!”
    “咳咳咳。”
    胡亥再不现身,嬴阴嫚估计要被女人们的唾沫星子喷死。
    “陛下。”
    “参加陛下!”
    见胡亥来了,后宫众人连连福礼。
    胡亥面带微笑,一把握住人群中王鱼的小手。
    王鱼面色一红,微微低了低头,虽然害羞,想到牵自己的人是胡亥,也没做任何抗拒。
    “老姐,你不是要一场轰轰烈烈、郎情妾意的自由恋爱吗看上谁了朕给你绑来!”
    “......”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