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53章 百般刁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项梁正想着,前方扬起滚滚烟尘,一队着铁胄的强悍兵卒,杀气腾腾地朝项梁三人冲来。
    只见为首的一名大秦军官,身披铠甲头戴银冠,手缠白布脚打绑腿,威风凛凛地扫视着项梁三人。
    项梁见后心中一震,按照大秦礼节朝军官行礼。
    军官吊都没吊他,将佩剑插入土里,冷冷道:“你们就是从会稽来的楚人项梁、项羽?”
    虞子期尴尬地指了指自己,我不是人?
    虞子期在军官眼里,还真就跟空气没什么区别。
    上面的公卿大佬们关心的是二项,谁管你虞子期是哪根葱?
    项梁项羽应声道:“正是我叔侄二人。”
    项梁发现了这人话里有坑,连忙提醒道:“这位上吏,我等乃会稽郡下相人,是大秦的子民。旧楚国已灭亡多年,我等心向大秦,严格遵守秦律,哪里敢自称楚人!”
    军官冷哼一声,明显没信项梁的鬼扯。
    楚人狡诈油滑,没一个好鸟!
    军官的父亲战死于十六前灭楚之战,他哪里会给项梁等人好脸色?
    最近陈涉吴广乱匪作乱,搞得陈县一带乌烟瘴气的,军官对楚人愈发的厌恶。
    一群反贼!
    军官一瞪眼:“我管你是哪个郡来的,现在楚地反贼横行,搅得大秦一团乱!汝等从楚地而来,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反贼?”
    站在军官的角度,陈涉吴广等反贼闹事,搅得大秦乱成一团,民不聊生。站在项梁等人的角度,就是暴秦无道,民不聊生,所以陈涉吴广等义士被逼揭竿而起。
    双方看问题的立场不一样。
    项梁着急解释道:“吾等受皇帝之命来咸阳,一路由会稽县尉差人护送,并非乱匪,有验传为证。”
    军官就是来故意找茬的,哪里听的进去半点解释?
    项梁不断晃动着验传,军官只当是空气。
    “反贼还敢狡辩?来人!将此等乱匪拿下!”
    “喏!”
    咸阳军众士卒早就迫不及待了,一个个面露凶光,十几个大汉就朝着项梁三人扑来!
    “尔敢!”
    虞子期刚刚爆吼一声,就被一拳放倒,几位大秦军卒将他狠狠压在身下!
    “冤枉啊!”虞子期在地上还在嚷嚷,白白挨了几记爆锤。
    项羽很快也被几人围住,他死死攥着拳头,牙关紧颤,气得双眼都布满血丝。
    可是,项羽并没有选择反抗。
    几人火速将项羽放倒,项羽手脚被两三人死死绞住,一张颇为秀气的脸,重重磕在地上,尘土漫漫。
    耻辱,无比的耻辱!
    感受着几位秦军手臂的力道,项羽清楚,自己只要发力,完全可以将几人干倒。
    理智告诉他,忍,一定要忍!
    国仇未报,自己受这点委屈又算的了什么呢?
    秦军选择动拳,而未曾出刀,八成也是逼自己动手的意思。
    不可中计!
    项梁被按倒后,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他有会稽郡郡守亲自书写的通文,验传也是齐全,并非伪造。谁知,还没进咸阳城,就被一群士卒拦住。
    起初那波人还好,对他们虽有敌意,至少没动手。
    现在来的这位官爵明显更大的军官,蛮横到直接动手!
    难道真的仅仅因为他们是楚人?
    项梁心中悲哀,这天下由秦人统治,楚人就要被欺负到这种程度么?
    岂有此理!
    造反的念头,变得更加坚定。
    没等项梁项羽想清楚,那位军官一脸趾高气昂,俯视着项羽,十分挑衅道:“陛下说你力气过人,力能扛鼎,是天下数一数二的英雄,还想将阳滋公主许配于你!”
    军官一边说,一边用脚踩着项羽的肩膀。
    “如今看来,你只是一个废物!”
    “废物,如何配得上大秦公主?”
    年轻公士也在一边起哄,轻蔑道:“你不是力能扛鼎么?扛一个给我看看?连反抗都不敢反抗,懦夫!”
    “羽,莫冲动!”
    项梁双目通红,厮声怒喝。
    项羽长发散落,颇具英姿。他缓缓抬起头,盯着那位不可一世的军官,一言不发。
    “问你话呢!”
    年轻公士好不容易耍一次威风,眼见项羽不吊他,那叫一个气!
    你不理我,搞得我跟个傻比一样,多没面子?
    二话不说,年轻公士抬起履肩,对着项羽的肩膀就是一脚!
    “好痛!”
    一脚过后,项羽啥事儿没有,年轻公士却是满脸通红,捂着脚摔了个狗吃屎。
    他死死盯着项羽,又惊又怒。这人的肩膀莫非是铁做的不成?为啥这么硬实。
    项羽说话了,“汝等此番宵小作为,不就是为了激我出手?我此时若是出手,固然能将汝等斩杀,岂不是正中了你们的下怀?”
    听听,好大的口气!
    你一人空手,还能干翻我们十几个拿刀的不成?
    中央军何等骄傲,岂容当年被他们吊打的楚人羞辱?
    军官勃然大怒,喝道:“反贼!就凭你刚刚的话,已经触犯《秦律》!来人,以《盗捕律》惩治此子!”
    听到军官这话,项羽心中一凉。
    《盗捕律》里的规矩海了去了,可大可小。
    看军官这种不依不饶的架势,肯定是准备小事化大。
    若是这些人真要取他叔侄的性命,项羽也不可能任人宰割。
    “笞杖20!”
    军官话音刚落,年轻公士笑眯眯地抄起杖木,丫的,这么嚣张,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
    项羽喘着粗气,男儿在世,何须受此折辱?
    这里是咸阳,秦军也不止这十几个,一旦暴起,自己和叔父能否脱身?
    眼见年轻公士举着竹杖越来越近,项羽的呼吸也愈发的急促,爆发只在刹那间。
    “尔等这是作甚!”
    远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一位军官打扮的五百主,大步流星,带着十几个军卒拦下了年轻公士等人。
    “停手,快停手!”
    原先那位军官冷哼一声,“蒙五百主,你要庇护反贼不成?”
    蒙成冷着脸,一把夺过竹杖,冷冷道:“云百将,这话应该由我问你吧?”
    云百将虽然官没蒙成大,此时一点也不虚,喝道:“维护城外治安,缉拿乱匪,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禁军来插手!”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