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60章 六王至,陈县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求个推荐票)
    “我输了。”
    恒虎再次落败,没啥好说的,灰溜溜的认栽。
    “不过说好,是我不如汝,并非秦人不如楚人!”
    胡亥见状,皱了皱眉,“都是大秦人,什么秦人楚人的。”
    心想,以后这种破坏大一统的演讲,还是要尽量杜绝。
    说历史归说历史,大楚早就亡了,地域歧视就有些过分了。
    见相扑高手恒虎都是轻易落败,众人看向项羽的眼神都变了。关中民风淳朴,在场的哥们儿都是军中勇士,遇到真正有本事的人,还是挺佩服的。
    胡亥急了。
    解决一个恒虎才哪到哪儿啊
    你今天不一个打十个,都对不起自己的鼎鼎大名。
    “诸位!我关中男儿岂能轻易言败我玄烨愿意出资,奖励战胜此子的勇士,五万钱!”
    “此子虽然勇武,双拳难敌四手,大家也不是不能一起围攻他嘛。”
    胡亥在一边故意拱火,果然激起了其他军官的血性。
    之前怼过恒虎的长须军官上台,龙行虎步。
    “贵客远道而来,岂有围攻的道理吾乃廷尉左监杜风!本监倒是要看看,够格迎娶大秦公主的勇士到底有何本事!”
    胡亥眯了眯眼,目的达到了。
    羽哥这么勇,好好为朕做工具人吧!
    天下承平多年,中央军的训练也有些松懈了。士卒军官盲目自大,摆烂的人不少。
    中央军战力虽强,却远远不如开朝时期。
    还是日子过的太安逸了!
    鲶鱼效应,水潭太宁静,让项羽来搅一搅水也好。
    不出意外,杜风也没撑多久。他的力气还没恒虎大,若是生死相拼,杜风自认未必会输。
    可单纯比谁劲儿大,还是不如这位力能扛鼎的莽夫。
    “承让!”
    项羽抱了抱拳,仍然如一颗劲松立于台上。
    “卫戍军军侯屠林,来讨教讨教项英雄!”
    一声暴喝后,一位大汉冲将上台。
    项羽哈哈一笑,也是被激起了血气,来者不拒,应战!
    “轰!”
    二人瞬间抱成一团!
    待到项羽与第六位挑战者对战,他也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这些来挑战他的秦军,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车轮战下,项羽也有些吃不消。
    第六位挑战者,一幅兵马俑长相的典型关中汉子。
    他凝视了项羽好一会儿,朗声笑道:“你现在的状态,我就算获胜,也是胜之不武!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再战!”
    项羽愣了愣,随后也是哈哈一笑:“足下无需多虑,羽现在,就是巅峰状态!”
    声音粗中有细,豪迈异常。
    小杏火急火燎地跑来,小口小口地喘着气。
    “公子...公子,听说这里在打架,你你...没事吧”
    胡亥揉了揉小杏的脑袋,笑道:“没事了,走吧,走吧。”
    真男人就该这样嘛,打一架,什么都好了。
    今日,项羽已经不可能和秦军发生流血冲突。
    胡亥也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哪个...公子,打架唉,我们真的不留下看看热闹吗”
    “呃,虐菜,没啥好看的啦,我都看饱了。”
    “嘻,可是小杏还没看过呀...”
    “小姑娘家家的,看什么打架多血腥!”
    “就是想看嘛.....啊,公子,你又打我的头,会变笨的.....”
    项羽望着胡亥远去的背影,这人跟小丫鬟嬉笑打闹,不像是什么大人物的后辈。
    “真是个奇怪的人。”
    ......
    咸阳城外,关卡路隘。
    一位身材瘦弱的男子,被一群秦军士卒揪着。
    “你就是魏咎”
    “回上吏,正是在下,是皇帝召我...”
    “给我打!”
    士卒们根本不和废话,一把推倒,一通拳脚招呼!
    “冤枉,冤枉哇!我是良民!”
    魏咎那叫一个冤,哭爹喊娘求饶。
    他千里迢迢跑来咸阳,就是来挨揍的
    “住手,全都住手!”
    云百将带着几个人,风风火火赶来。
    他是被坑过的,能救几个救几个吧。
    看看这位军卒,比老子还嚣张呢。被御史府卖了,还替人家数钱!
    魏咎两眼放光,此刻的云百将,身影是那么的高大,胡须是那么的性感。
    史书上或是准备造反,或是被人推着造反的几位代表性六国贵族,全部抵达咸阳......
    没人能想到,皇帝会主动作死,亲自化身带路党。
    ……
    第二日清晨,一切如常。
    白茫茫的雾气笼罩着咸阳城,晨光透过淡雾,为早起劳作勤劳的大秦人,带来了一丝朝气。
    晨曦,真是个好名字。
    象征着希望与力量。
    胡亥起了个早,一阵神清气爽,简单跑步运动了会儿,擦拭着汗珠,见到了早早候在一旁的魏忠贤。
    身体是锤奇观的本钱,该锻炼还是要锻炼的。
    “有事”胡亥擦了擦手,随意道。
    “陛下,有情报。”
    魏公公顿了顿,捧着几张薄薄的宣纸,“急报。”
    “先吃饭。”胡亥笑了笑,盯着魏公公手上的情报,有些愣神,没着急看。
    早饭,就是简单的白粥和酥肉。
    胡亥胃口很好,大口喝着粥,感觉身边的王鱼时不时偷看自己,小鱼儿一脸简单的幸福。
    “怎么了我没洗干净脸么”
    胡亥笑着放下了粥,温柔地望向王鱼,道。
    “没有呢。”被胡亥发现了,王鱼嫣然一笑,“陛下今日真有精神!”
    “昨天去了一趟大浴场,可能这就是宜居度加一的好处吧。”
    胡亥也没打算隐瞒,撇了撇嘴。
    “宜居度加一”
    “嗯。”胡亥点了点头,也不多做解释。
    抬头一看,魏公公正襟危坐,双手捧着情报,放在跟前的白粥丝毫未动。
    “呵.....”胡亥将白粥朝魏公公那儿推了推,“朕不看,你还不吃饭了是吧”
    拿起情报随意翻了翻。
    “嗯,旧六国的反贼已经依次达到咸阳了朕昨日还见着项羽了呢。”
    胡亥揉了揉额头,“躲是躲不过去了,洗干净耳朵,准备挨喷吧…”
    王鱼小口小口地喝着粥,捂着嘴偷笑。
    “嗯,还有一份情报,陈县来的…..”
    夫君突然沉默不语,王鱼回头望去,胡亥就坐在那儿,指尖轻轻夹着纸张。
    单薄的纸张,被秋风吹得呼呼呼响。
    “陛下,出什么事了么”
    “陈县,陷落了。”
    陈县,陷落了…..
    王鱼抿起嘴,眼眶有些发红。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