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69章 七王并立,铁王座只有一个(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呵呵,我也是这么以为的。”
    殷通笑了笑,“陈郡易主,其余各郡也是义士频出,纷纷反抗暴秦。此时正是上天灭亡秦朝的时候!我决定起兵,让项梁兄和恒楚统帅军队。”
    殷通语气平淡,却是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用最平淡的语气,说最吓人的话!
    项伯直接就被吓尿了!
    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都还没动作呢,你一个秦朝的郡守,这就坐不住,决定起兵了
    “呃…这个嘛…”
    项伯颤抖着手干了一大杯酒,想到伯兄走时反复的叮嘱,正准备找个说辞开溜。
    瞥了一眼账外,寒光闪闪,无数刀斧手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项伯心里苦啊!
    伯兄走前反复叮嘱,让他们按兵不动,以观其变。
    谁知道殷通这个傻叉,见人家陈涉称王,坐不住了!
    为了保命,项伯只好连忙拱手臣服:“我项氏全族愿意追随郡守,效犬马之劳!”
    殷通大喜,托着项伯的肩膀,大笑道:“好!有了项氏的辅佐,何愁大业不成哈哈哈!”
    七月二十三,原大秦郡守殷通起兵造反,加入了对抗暴秦的队伍,称“会稽王”!
    ...
    九江。
    一望无垠的平原尽头,沉重如铁的步伐声响起,震耳欲聋。
    声音越来越大,如密集的雷雨,坠落大地,敲打着这片土地的根基。
    平原上,随着第一个人影的出现,无比杀伐的压抑感铺面而来。
    无数个黑点,迈着沉重有力的步子,进入了九江。随之而来的,是足以倾覆天地的震撼。
    领头的三人跨马扬鞭,意气风发。
    这支军队正是陈涉军团的大将葛婴统帅。
    葛婴带着几百人,一路南下,势如破竹。
    完全没有遇到如陈县这般顽强的抵抗,雪球越滚越大,攻城拔寨,兵至九江。
    现在葛婴的势力,比大哥陈涉都要膨胀!
    葛老三自己也是膨胀到没边,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架势。
    他抬了抬头,凝望苍穹,突然哈哈大笑。
    “听闻秦皇胡亥,曾经当着始帝、暴秦百官的面挽弓射大鹰,好不威风!今日,我葛婴起势一月有余,麾下大军足以席卷天下!”
    “哈哈,听说小皇帝现在天天抱着婆娘睡觉,躲在后宫不敢上朝。他以为不上朝,老子就不打他了”
    “三哥用兵如神,乃当世人杰!秦皇胡亥如何能跟三哥相提并论他现在怕是早就吓破了胆吧!”
    说话的这人年纪刚满三十,七尺有余,唇下胡须稀疏,乃葛婴军军师黄善。
    听了黄善的吹捧,葛婴心情大好,长笑道:“呵呵,有此昏君,暴秦必亡!昏君亦可挽弓射鹰,我葛老三当然也可以!”
    “来人,上强弓!”
    葛婴话音刚落,旁边的年轻侍卫连忙屁颠屁颠,递来一把硬弓。
    “葛将军,请!”
    葛婴接过弓箭,颇为赞赏的看了年轻侍卫一眼。
    “楚王,依你看,我比之秦皇如何”
    这位年轻侍卫不是别人,正是葛婴一路攻城略地,虏来的楚国后人襄疆。
    葛婴也不寒碜,直接拥立襄疆为楚王,以聚人心。
    楚王给他当侍卫,雄的不要不要的!
    襄疆这条命都握在葛婴手里,他哪里会吝啬吹捧之词
    连忙道:“秦皇算个啥呀他哪里能跟大将军相提并论!给大将军提鞋都不配!”
    “哈哈哈哈!”
    葛婴心情大好,挽弓搭箭,直指天空苍鹰。
    意气风发,一箭穿云!
    “好箭术!”
    箭矢的残影还未穿破苍鹰,襄疆就忍不住开吹了。
    结果,箭矢压根连苍鹰的羽毛都没碰着,差了十万八千里!
    黄善忍不住幸灾乐祸。臭小子,拍马屁拍翻车了吧!你还太年轻!
    葛婴老脸一红,有些尴尬,咋咋呼呼道:“刚刚本将军被大风迷了眼睛,没看清楚就射了,再来!”
    军阵之中,士兵成千上万,密不透风。哪里有什么大风
    众人也不敢戳破葛婴,特别是襄疆,刚刚他预判得太快,为了抢先一步吹捧葛婴,箭矢刚刚飞出就开始叫好。
    万一葛婴觉得自己在嘲讽他咋办
    襄疆连忙出声补救:“大将军这次定能一击必中!”
    葛婴板着脸,挽弓搭箭,对着空中盘旋的大鹰瞄了又瞄。
    这次他可不敢托大,屏气凝神,一箭出!
    又落了个空!
    “他奶奶的!”
    葛婴心情烦躁,连射几箭,全都落空。
    气氛一时间变得相当尴尬。
    “娘的,不射了!风大!”
    葛婴将弓箭一丢,一脸的闷闷不乐。
    他是农民出生,也就造反之后开始舞刀弄箭,哪里能跟神射手胡亥比
    黄善见状,出言道:“想必秦皇百步穿杨之事,只是吹嘘罢了。”
    葛婴眼睛一亮,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
    绝壁是吹嘘啊!秦皇这个小垃圾,怎么可能射的中空中苍鹰
    几人又是闲扯了几句,无外乎围绕葛婴,吹捧其多么用兵如神、英雄盖世。
    “报!”
    军阵后方,扬起滚滚烟尘。
    一骑飞骑,玩了命似的催动着缰绳,朝葛婴三人冲来!
    葛婴眉头紧皱,自己身居高位以来,多久没有人这么莽莽撞撞了
    他本来心情就不好,见到跑来的骑士,怒喝道:“什么事!毛毛躁躁的!”
    那人见葛将军发飙,连忙下马单膝跪地。
    “将军!有情报!十万火急!陈县传来的!”
    “哗”的一声,衣袖摩擦,传令兵双手捧上竹简。
    葛婴打开,象征性地看了两眼,随手将竹简丢给黄善。
    娘的,你故意的是吧不知道老子不识字
    黄善盯着情报看了好一会儿,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见黄善这边半天没动静,葛婴扭头看了他一眼,不爽道:“军师,咋了”
    “陈...陈大哥攻破陈县...”
    “哈哈,好事啊!陈大哥在西,俺老三在东,共同瓜分暴秦江山,岂不壮哉”
    “陈大哥他,称王了,楚王!”
    “好事!哈哈哈,陈大哥这等英雄,就该早日称王...”
    葛婴话说到一半,望着身边的“楚王”襄疆,笑容愈发的僵硬起来。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