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74章 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北地。
    大风。
    长风呼啸,一望无际的草原,本该也是一望无际的天空,仿佛被某种力量吞噬,昏暗的可怕。
    草原上,无数残尸断臂,火光冲天。
    箭矢横七竖八插进泥土,无数车马被掀翻,所有人都死了。
    只剩两人,站立在血泊之中。
    其中一人身着草原匈人服饰,眼神中充满了惊恐,不断后退。
    另一人,浑身赤膊,鲜血沾满了他强健的肌肉,仿佛从地狱中走来。
    一步,又一步,缓缓靠近那位已经吓傻了的草原人。
    草原人死死握着长刀,天性剽悍善战的他,面对对面那名血人,竟然丧失了出刀的勇气。
    只是不断的退后。
    “冒顿!尔等挛鞮部突然袭击我月氏,尔.....竟然敢妄杀月氏使者!尔究竟想做什么!”
    草原人鼓起勇气,放声嘶吼。
    冒顿,匈奴单于头曼之长子。
    头曼宠爱阙氏,欲立阏氏之子。
    匈奴目前的世袭制度,十分野蛮暴力。氏族社会废长立少、杀戮长子。
    头曼不想长子冒顿接班,前脚刚让冒顿作为使者前去月氏,后脚直接发兵月氏,企图假月氏之手除掉自己的儿子。
    冒顿识破了他老子的阴谋,跟着月氏使者回归部落,抢先一步动手,一人杀数十位月氏勇士!
    整支来接冒顿的月氏使者团,被冒顿一人屠尽!
    只剩下草原人一个。
    就是这么狠。
    面对这种狠人,草原人哪里还敢继续再战
    几十个草原勇士都被冒顿杀了,他再反抗也只是徒劳。
    冒顿一手拔出肩上的箭矢,没有回话,只是继续向前。
    “冒顿.....你.....”
    长枪刺出,鲜血飞快地散落在风中,草原人的瞳孔渐渐涣散,呜咽倒地。
    “你们月氏.....完了。”
    “匈奴的单于,吾父头曼.....完了!”
    不久后,匈奴单于收到了头曼“杀月氏数十勇士,盗其善马,骑之亡归”的消息。
    单于大帐。
    剽悍魁梧如棕熊般的汉子,左手搂着美人,右手握着酒杯,醉意渐浓。
    阏氏依偎在头曼怀中,魅波流转,眼神深处闪烁着担忧。
    “单于,头曼他回部落了,命可真大呢!”
    头曼听后点了点头,神态之中竟颇为自得。
    “大匈单于的儿子,哪有这么容易死!哈哈哈!回来的好,回来的好啊!”
    阏氏颇为担忧,娇滴滴道:“单于,头曼可是生性凶残的孩子啊,他知道到了单于做的这些事儿,恐怕会心生不满。”
    “就这样放任不管,早晚会惹上大祸的...不如死了的好。”
    头曼低下头,目绽凶光,吓得阏氏花容失色。
    很快,头曼脸色缓和,笑了笑道:“吾儿勇力过人、不失谋略,就这样杀了,有些太可惜了。”
    头曼还是要些面子的。
    当初借月氏的刀杀冒顿,就是不想自己动手,落下杀子的污名。
    现在,见到冒顿这么勇,头曼的杀心反而小了。
    于是,头曼单于“以为壮,令将万骑。”
    匈奴全民皆兵,全体及龄壮丁以军事组织编入骑兵队伍。
    单于麾下悍将分别统领骑兵作战,大者统万骑,小者统百骑。
    统领万骑的军事首长设二十四位,称为“万骑长”!
    万骑长之下,置千骑长、百骑长、什骑长、裨小王、相封、都尉(跟秦朝的都尉是两码事儿)、当户、且渠各职。
    当然,说是说二十四位万骑长,哪怕是匈奴最猖獗的时期,也从未满编过。
    目前头曼麾下,善战骑士差不多有十万众。
    封冒顿为万骑长,统领万骑,可见头曼还是很爱才的。
    爱着爱着,把自己给爱死了。
    草原。
    一眼望去,竟是骠骑。
    暮色之中,无数的匈奴勇士骑马握弓,冰冷的气息欲将暮光逼退。
    冒顿目光冰冷如铁,立于骑兵阵前。
    “放!”
    破风声如惊哨响起,无数的箭影如飞蝗般涌向天空!
    鸣镝!
    这是经冒顿改良过的箭头,发射之时,比匈奴军中常用的箭要响。
    万箭齐发,嘶鸣声震天动地。
    箭落之后不久,一位神色凶戾的副将,骑马冲来,停在冒顿身边。
    “万骑长,有三十七人未曾射箭。”
    “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之。”
    冒顿淡淡道,不带任何情绪。
    “斩!”
    天空中,星月迷离,一朵云都没有。
    草原的天,本该如此干净。
    三十七颗人头冲天而起,稀疏的血浆仿佛把天空烧的血红。
    一日后,还是这片草原,还是这片天空。
    十几匹品相极好的骏马,被人一一牵来。
    大伙儿知道,这都是万骑长冒顿最喜爱的战马。
    有的马正低头饮水,有的马抬头打着响鼻。主人冒顿爱马,它们平时被伺候的跟大爷似的,高傲得很。
    “射。”
    听到冒顿的命令,几百人略略迟疑。
    刹那间,无数鸣镝冲出!
    一支又一支箭矢射穿了骏马的身体,矫健的身躯在无数鸣镝前,脆弱如薄纸。
    尸体滚落,活马变死马。
    “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之!”
    几百位骑兵,因为犹豫了一下子,纷纷丧命!
    日复一日,如此操练着。
    又过了几天,被射的幸运儿换成了冒顿的爱妻。
    “射!”
    疯了,彻底疯了。
    这谁敢射啊!
    有人惶恐不安,有人早已形成肌肉记忆。
    不射,会死人的啊......
    伴随着冒顿爱妻的惨叫,又是滚滚人头落地。
    ......
    “单于好箭术!”
    “百步开外射中灵活的野兔,单于真是神射手啊!”
    陪着头曼单于狩猎的亲卫、官员们,纷纷拍着马屁。
    “哈哈哈!”
    头曼紧握大弓,雄姿英发,老子威风不减当年,谁敢说我老了
    “快,还不快去将猎物取来,献给单于。”立刻有官员喝道。
    头曼朗声一笑,骑马飞奔而出。
    “不用了,本单于亲自去!”
    前方,突然出现无数黑压压的骑士,挡住了头曼的去路。
    “冒顿你也来陪本单于狩猎哈哈,老子的箭术不减当年,刚刚打了一只肥兔。你做了万骑长,也不能疏于弓术了。”
    放心,不会的。
    冒顿心中默念,目光与野心透过可笑的单于,延伸至整座草原、甚至中原!
    “放!”
    北地,某个比头曼单于恐怖百倍的存在,正在崛起。
    灾难,即将降临草原。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