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75章 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泗水郡,沛县。
    泗水亭,某处茅屋。
    屋子矮小破旧,乃原泗水亭亭长刘季的住宅,隐约可以看到几位大秦小吏在附近晃悠。
    刘季带着百号人逃避徭役跑路之后,他爹刘太公被捕入狱,兄嫂被扣押在家,严加看管。
    只等擒回刘季后,一同处置。
    一少妇面色忧伤,抱着布包行李,在茅屋前停步,惦着脚尖不时张望。
    “干什么的!”
    少妇的反常举动,很快被在此看守的小吏逮到。
    两人气势汹汹地走来,目光放肆打量此女婀娜的身段,颇想同她睡个小觉。
    她紧紧抱了抱怀里的行李,抬起头,“两位公士,我是来给里边的哥哥嫂嫂送吃的的,之前跟萧何萧吏掾来过几次。”
    这位少妇不是别人,乃刘季的老婆吕雉。
    萧何跟刘季关系不错,刘季犯事跑路后,萧何对他的家人也颇为照顾。
    后来萧何升官被调至中枢,没了靠山,吕雉等人的小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
    一听吕雉认识萧何,两位小兵眼神明显有些忌惮。
    听说萧吏掾在朝廷当了大官,萧何的朋友,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兵得罪的起的。
    两人的气势明显弱了许多,一位小年轻为难道:“可有验传?”
    “呃...两位兄弟,能不能通融通融?我家哥哥嫂嫂已经挨饿数日了.....”
    小年轻还想不依不饶,被身边的大哥拉了一下。
    “进去吧。快点出来!”
    大哥挥了挥手道。
    吕雉连忙道谢,抱着布包小跑进屋。
    “伯兄,你这是?”小年轻明显有些难堪,这种违犯秦律的事儿,他还是第一次干。
    “这娘们儿是刘季的内人。”
    大哥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人家就是送口吃的,很快就出来了。”
    听到“刘季”二字,小年轻脸色一阵变幻。
    “这娘们儿好像是个疯子,天天逢人便说:以前刘季没犯事儿的时候,头顶八丈处有祥云漂浮,紫气腾升!”
    小年轻神神秘秘的,将他听到的传闻说出。
    大哥却没管这些,目光有些忧愁,不知道在想啥。
    “少说几句吧,都不容易。”
    刘季以前是泗水亭亭长,跟十里八乡的关系都还不错。
    再加上人家跟萧何关系很铁,看在萧何的面子上,乡里乡亲的,顺手给个人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很快,屋内传来了妇人争吵的声音。
    “要不是这个刘季!咱家也不会落魄成这样!假惺惺的东西,谁要你的施舍?”
    “伯嫂,家里余粮不多,你们这几日吃的也不好吧?我带了些菽和大豆,多少吃几口吧!”
    “那也不用吃你的粮食!等到刘季死了,爹被连坐,你不要来吃我家的就算好的了!”
    “闭嘴!”
    随后,一阵叮叮咚咚,器皿落地的声音,伴随着妇人间的打骂和耳光,飘然传出。
    那位文文弱弱的吕雉,似乎是爆发了。
    外面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大哥又是重重叹了口气,摸了摸脸颊。
    “唉,都不容易啊......”
    同一时间。
    沛县县衙。
    陈涉起义攻克陈郡,称王对抗朝廷的消息,已经再几日之前传来。
    搞的沛县县长心里痒痒。
    整个旧楚之地,心里痒痒的人不在少数。
    连个闾左陈涉都能闹那么大,直接称王和暴秦硬刚,咱们还愣在干嘛?
    趁乱拉起大旗,反他丫的!
    于是,沛县县长召集亲信,秘密开了个会。
    会上,争吵声不断。所有沛县的更卒、小吏,守住了县衙大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小兵们心里直犯嘀咕,只见屋内不时有人影晃动,县长、县尉们神情激动,互相辩论着什么。
    这么多大人物聚在一起,指不定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空气中弥漫着各种情绪,有愤怒、有惊恐、有错愕、有激动、有跃跃欲试.....
    “诸位兄弟!吾等为先帝鞠躬尽瘁,上对的起国家,下对得起黔首。可是!昏君无道,疯狂扩招徭役,陈王率众义士揭竿而起,已在陈郡立足。”
    “此时,正是吾等相应号召,呼应陈王之时!机不可失!”
    “若日后成势,吾等皆是开国功勋!土地、权力、钱财、女人,要啥有啥!”
    沛县县长手中握着剑,神色激动无比。
    “这是在造反啊...县长.....”
    “听说朝廷已经调大军平叛,陈王估计撑不了多久!”
    “县长,你这是被权力冲昏了头!秦军的战力你我岂能不知?陈贼手下的乌合之众,怎能是朝廷中央军的对手?”
    反对声很多。
    当然,也不是没有支持县长的。
    造反,对众多大秦底层小吏来说,的确是一个改变命运的好机会。
    可革命毕竟不是请客吃饭,搞不好,吃饭的东西都得搬家!还会连坐全族!
    谁敢轻易跟着县长一条道走到黑?
    沛县狱掾曹参皱着眉,握着拳道:“县长,大秦早已不是开国时期的大秦了。咱们跟随陈王号召揭竿而起,未尝不是一条出路。”
    还没等县长拍手称快,曹参立刻泼了瓢冷水:“可就凭咱们沛县这些个人,如何能成事?”
    县长陷入了沉默。
    皇帝招骊山徭役,沛县可是大头。
    为了完成指标,不少青壮都被派去修奇观了,想要造反,连个像样的队伍都拉不起来。
    曹参见状,压低声音道:“县长,除了耕农黔首们,还有一批青壮可用!”
    “什么人?”
    “无赖、流氓、逃犯!”
    听曹参这么一说,一个人的名字,猛然出现在县长的脑中。
    刘季!
    这货几个月前就带着几百号人,跑到山沟沟里当土匪去了。
    指不定现在壮大到什么程度了呢!
    把这些人拉下水,造反的队伍不就齐整了嘛!
    沛县县长激动道:“快!快去请刘季!”
    “喏!”
    这一日,杀狗的屠夫樊哙,带着沛县县长的口谕,见到了灰头土脸、穷的叮当响的刘季。
    樊哙的老婆也是吕公的女儿、吕雉的妹妹。
    有了妹夫出面,不愁刘季不出山。
    ......
    “恭迎沛公!恭迎沛公!”
    突然,整个沛县沸腾了起来,呐喊声如雷动。
    正在家中舂米的吕雉,听到屋外传来的呐喊,眼睛一下就红了。
    她用长满老茧的手擦了擦眼泪,愣了半晌。
    随后,发了疯似的冲出屋外!
    一边跑,一边哭,途中摔倒了两次,又挣扎着站起,接着跑。
    膝盖磕破,鲜血直流,女人也是全然未觉。
    女人跑到城外,满脸挂着泪珠,见到了那位天生龙相的男人。
    那是自己的男人。
    即将掀翻秦帝国的王者。
    .....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