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77章 纪念碑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八月十四,一百七十五位拼死守卫陈县的秦军,回归咸阳。
    厚葬。
    纪念碑,竖立在城市中央。
    纪念碑于数日前建成,如今终是迎来了大秦第一批英魂。
    每个路过的咸阳百姓,都会自觉绕道,或是停下深鞠一躬。
    自从上次东征军集结,皇帝胡亥对着全军将士深鞠一躬后,“鞠躬”这一礼节,便被整个咸阳人学了去。
    巨大的凯旋门、纪念柱、方尖碑,以及上百大秦勇士埋骨的纪念堂,是整个咸阳人的骄傲。
    王鱼将一束束鲜花芳草,轻轻摆在纪念堂中每一位英烈跟前,也觉得有些乏了。
    她掏出手绢,擦了擦汗,抬头便看见正在滔滔不绝的胡亥。
    “何为国?何为家?”
    “面临陈匪十数万大军,死战不退的陈县诸君,守卫的是自己在陈县的家?还是守卫大秦的国土?”
    “应该是家吧...”
    围观的群众不知道面前的年轻人就是皇帝,听得津津有味,立即有人疑惑开口。
    “你说的很对。大部分陈县守军,都是陈郡本地人。陈匪祸乱,破坏他们的家园,掠夺他们的粮食,他们当然要奋起反抗!”
    胡亥顿了顿,“陈县县丞鲁公,他是东海郡人,调任陈县不满一年!咸阳王家,你们都知道吧?百将王鹤就是王家子弟,地地道道的咸阳人!”
    “如果你是王鹤,家里那么大的背景,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你会参军打仗,与乱匪拼命吗?”
    胡亥随手指了指那位提出疑问的人。
    那人顿时面红耳赤,平心而论,他或许做不到王鹤百将这样吧。
    “陈县县丞,百将王鹤,还有许多刚到陈县服役的士卒,他们守护的仅仅是一家一氏之地么?”
    “同是大秦官吏,食君之禄,为何有人逃之夭夭,有人死战不退?”
    “逃命的人活了下来,死战的人战死。死战的人就是傻子?”
    胡亥吸了口气,继续道:“位卑未敢忘忧国!你们要记住,陈县的士卒们多奋战一天,关中就迟一天遭受战火!他们是为了国家而死,更是为了你们而死!”
    “......”
    后面的话,王鱼已经听不太清了。
    人声沸腾,淹没了胡亥的声音。
    胡亥说的嗓子冒烟,扭头小声对旁边陪同的官员道:“记住朕今天说过的话,以后每天安排人,在此地演讲、说故事。以秦军士卒英勇作战、匪军残暴弑杀为主。”
    “朕会专门安排人收集整理演讲内容,每日给到你这边。”
    那人瑟瑟发抖,连忙点头。
    胡亥又是说了几句,挤出人群,王鱼连忙端着水走来。
    “夫君这么卖力,不累么?”
    胡亥灌了一大碗水,“累啊...可想到前线的将士们,就一点都不累了。”
    “鱼儿以前在王家,也见过不少说书先生,他们说起大父、白起这样的大英雄,都没有夫君这样子的.....在夫君的口中,好像小鹤比爷爷、白起还要伟大。”
    她目光望着胡亥,露出疑惑且仰慕的表情。
    “难道不是么?”胡亥笑着反问。
    王鱼愣了愣。
    胡亥继续道:“厉害的人有厉害的伟大,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伟大。王翦固然很伟大,王鹤也不差的。”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伟大.....这话若是被朝臣们知道,又得非议夫君了。”
    王鱼与胡亥相处了几月,幸福肯定是幸福的。又难免会觉得夫君性格古怪,言论思想总是不在一个频道。
    君王们又憎又怕的群臣非议,胡亥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一样。
    一点都不想着为自己挣取贤名。
    “嗯,你当初怎么想着要嫁给我?”胡亥突然问道。
    “自然是与夫君两情相悦。”王鱼笑着低了低头,听胡亥的爱情故事听多了,她多少也学会了怎么撩汉,虽然级别很低。
    见小鱼儿都会撩汉了,胡亥愣了愣,笑着摇头道:“连你都不老实了啊。”
    小鱼儿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老实巴交的,当初被胡亥冷落了个把月,宁愿自己憋出了病,都不曾多吱一声。
    现在,都学会说谎哄人了!
    这可不是好兆头啊。
    以后岂不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胡亥幻想着王鱼黑化的样子,脸色一板。
    “夫君这是生鱼儿的气了?”王鱼眨了眨眼,从篮子里拿出一块粟糕,“夫君莫要生气了,鱼儿以后不乱说话了,吃些东西吧。”
    胡亥接过粟糕,大口的吃了起来。
    直接将王鱼当成了口中食物,让你说谎骗人,咬死你。
    “夫君觉得味道如何?”
    “一般,有些咸了.....”
    胡亥咀嚼着低头,一看王鱼的笑容中带着期待,诧异道:“你做的?”
    “嗯,想着夫君今日要出宫,我就做了些,以为夫君会喜欢的......”
    “我很喜欢啊。”
    “你刚刚说咸了.....”
    见胡亥一脸吃瘪,王鱼灿然一笑。
    “鱼儿也不会做吃的,小时候都是家里的厨子做给我吃。最近才跟小杏他们请教的粟糕做法,手艺肯定是不如宫里的厨子的。”
    对这个年代的传统美食,胡亥是很难提起什么兴趣的。
    做的再好吃能咋滴?宫中手艺顶尖的厨子,做出来的许多菜式,胡亥都是难以下咽。
    他最喜欢的是烧烤,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新鲜的猪肉狗肉羊肉,撒上简单的调味料,直接开吃。
    为了改善伙食,胡亥没少花重金亲自调教御厨。
    希望凭着自己的记忆,搞出几道符合胃口的现代菜来。
    相比之下,王鱼的手艺还真不算差。
    至少能吃。
    可能这也是她认真烹饪的成果。简简单单几块粟糕,对王鱼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还是比较有难度的。
    不知偷偷请教了多少次,私底下练习了多少次,这才拿出给胡亥尝试。
    唉,后宫正主这才有一个小鱼儿,有些太辛苦鱼妃了啊。
    为了让小鱼儿减轻点负担,别再那么劳累了,是时候兑换一位贤妃来分分忧了。
    胡亥握了握王鱼的小手,有些心疼。
    事不宜迟,回咸阳宫就兑换!
    (投个票,哪位贤妃来帮小鱼儿减轻负担呢?)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