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78章 胡亥与兰儿的爱情故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咸阳宫。
    胡亥先是兑换了些基础信息卡、御赐美酒一枝花这些刚需物品。
    悄咪咪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门锁死,做贼般的浏览起商城界面。
    贤妃。
    苏妲己,褒姒,慈禧。
    幸福三选一。
    当然,也可以花100威望,刷新一波来点新人。
    以胡亥的抠门程度,没打算花这个冤枉钱。
    兑换贤妃真不是因为饥渴。
    主要是替小鱼儿减轻后宫负担,以及看看有没有其他效果。
    从来没兑换过贤妃,搞不好有什么后宫加成属性。
    其实,也没得选。
    前两位大姐都是死过的人,兑换出来纯属当接盘侠的,死而复生,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论能力,第三位大姐也比前两位强得多。
    贤妃贤妃,那是来替自己分忧的,又不是单纯抽抽的,红颜祸水有啥用?
    于是乎,胡亥咬了咬牙,直接兑换贤妃三!
    消耗800威望!
    刚刚兑换,胡亥就后悔了。
    消费一时爽,别到时候来个大妈老太太,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梆梆。”
    沉重的敲门声,吓了胡亥一大跳。
    听听这力道,手劲儿估摸着不小啊!
    “进来。”
    胡亥心里一阵恶寒,已经开始脑补,五大三粗一脸杀气的大妈冲进门的画面了。
    门开,一位宫女打扮的少女,抱着一堆布料,走进了门。
    “陛下,快过年了,鱼夫人说要给陛下做几件新衣裳,让陛下挑选喜欢的料子...”
    大堆的布料压在宫女娇小的身体上,将将露出个小脑袋,冲着胡亥吃力的福了一福。
    胡亥长出了一口气,差点没被吓死。
    还好,可怕的画面没有出现。
    他随手一指,“先放那儿吧,朕一会儿再挑。”
    他现在哪里有心思挑布料,没见着爱妃三号的模样,睡觉都会做噩梦的。
    说不定见了后,更加会做噩梦。
    “遵命。”
    宫女踉踉跄跄将东西放好,正要离开。
    “等等。”
    胡亥的眼神停在宫女身上,没了碍眼的布料遮挡,宫女高挑婀娜的身材一览无余。瓜子脸,一头乌黑的秀发扎成两朵双平髻,活泼青春的像是一只精灵。
    胡亥眯了眯眼,不动声色道:“你叫什么名字?”
    胡亥的问题,显然是超出了宫女的想象范围。
    在她的想象中,抱着布料给皇帝挑选,回去禀报鱼夫人,就是自己的所有工作。
    中途被皇帝问话、被皇帝看上、被皇帝推倒什么的,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内啊。
    她没有王鱼那样的贵族血统,没有显赫的家室。胡亥登基后,作为宫女选调入宫。
    往日里打交道的最厉害的人物,也只是管事的姐姐而已。跟鱼夫人都没什么交集,王鱼顶多是知道有她这么个人而已。
    现在,需要打交道的人变成了皇帝,天下至尊,宫女难免有些心虚。
    宫女红着脸,十指交叉,低着头怯生生道:“我叫兰儿。”
    “多大岁数了?”
    “十六....”
    “多高多重?”
    “......”
    兰儿有些疑惑和害羞地偷瞄着皇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都是胡亥问,兰儿回答。
    太过难以启齿的,她往往会紧咬着唇,用沉默来反抗胡亥的无理。
    “呵...”
    套了几句话,胡亥差不多是心里有数了。
    惠玉兰。
    后宫属性:两宫并尊。
    咸阳建造速度+30%;他国好感度-15。
    人才!
    你就是朕要找的人!
    果然是贤妃,还有后宫属性加成。看来以后要多搞点贤妃出来当工具人。
    指不定就走了狗屎运,抽到兰儿这样有利于修建奇观的人才。
    至于他国好感度-15,胡亥也没太在意。
    要那么高的好感度干嘛?不服就干呗!
    胡亥心情大好,笑眯眯道:“会下棋不?”
    “不会...不会呀。”
    “没事,朕教你。”
    摆好棋盘,兰儿忐忑的坐在胡亥对面。
    跟着胡亥学了一会儿,她渐渐发现,胡亥教她的下棋规则,貌似与自己之前听过的,那些文人儒生的规则不太一样。
    兰儿很快爱上了规则简单的五子棋,短暂的生疏后,渐入佳境,在棋场上与胡亥杀的覆雨翻云。
    沉迷下棋,都快忘了对面这人是皇帝了。
    “兰儿,你知不知道,朕可是大秦第一国手?”
    “哦。”兰儿嘟了嘟嘴,蹙着眉,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你为啥一点都不吃惊?”
    “有什么吃惊的呀?”如果下这里的话,肯定会被堵死.....
    胡亥第一次受到这般冷落,哑然失笑。
    要不是看你是美女,比较养眼,敢这么无视朕,信不信把你拖去骊山挖煤?
    “呃,朕的意思是,你能与大秦第一国手对弈,局势勉强三七开,已经是非常值得吹嘘的事儿了!”
    “嗯,这一把我一定会赢的!”
    兰儿说着说着,一抬头,看到胡亥一脸无奈地坐在对面,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
    连忙双膝跪地,慌慌张张道:“婢子无礼,请陛下责罚!”
    胡亥笑了笑,也没生气。别说,兰儿这样不拘礼节的态度,才符合胡亥现代人的交流方式。
    就是一直被小姑娘无视,有些不爽。
    “明天,一起来吃饭。”
    在兰儿目瞪口呆之下,胡亥默默收好棋盘,叹了口气。
    ......
    “兰儿,今儿怎么去了这么久?陛下没责怪吧?”
    “啊...没有的,嗯,没有。”
    兰儿推着管事姐姐的肩膀,害羞道:“姐姐,我要休息一下啦。”
    “天都没黑,就要休息了?”
    “嗯,有些乏了。”
    “好吧,估计一会儿也没什么要事,你先休息吧。记得别睡太死了,有事叫你!”
    “谢谢姐姐!”
    兰儿关上门,从梳妆台里拿出一张素白的宣纸,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做贼心虚一样。
    纸上,是胡亥写给王鱼的情歌。
    “吾是鱼,汝是飞鸟
    要不是汝一次失速流离
    要不是吾一次张望观注
    哪来这一场不被看好的眷与恋…”
    兰儿轻声哼唱了一会,这才心满意足的将纸藏好,侧身躺下,鼓鼓瞪着眼睛发呆。
    窗前的余晖如水一样洒落,少女的心思有些复杂。
    真是羡慕陛下与鱼夫人的感情呢.....
    “明天,一起来吃饭.....”
    兰儿想到了奇怪的皇帝,想到了亲切的鱼夫人,小手紧紧握拳。
    去就去,谁怕谁啊。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