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86章 尊儒、天下、苍生(求订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奇观误国秦二世
    夕阳降落,咸阳城南小屋里,嬴阴嫚吸了吸鼻子,抬起盈盈的睫毛,睁开了眼睛。
    房间内弥漫着草药味和柴火味,嬴阴嫚迷迷糊糊的,动了动身子。
    我这是….没有死么?
    嬴阴嫚抬起左手,手腕上缠着白色布条,不见任何血迹,应该是换过了好几次。
    嬴阴嫚咬了咬牙,绷带下撕裂的疼痛,让她很是不安。
    伤口那么深…以后不会不能弹琴了吧?
    早些年,刚开始学琵琶的时候,她总是宗室小孩中学得最快的一位,靠的就是这双灵巧的双手。
    老师都忍不住夸她,说这是天生音乐大家的手。
    想到这里,嬴阴嫚不由有些伤感。若是不能继续弹琴,还不如死了算了。
    “吱。”
    一名丫鬟端着木盆走进,与一脸迷惑的嬴阴嫚对视了一眼。
    “啊!”
    “公主醒了!公主醒了!”
    没一会儿,孔文通急急忙忙走来,一脸的怒意。
    嬴阴嫚双手放在肚子上,平平躺着,轻声道:“小女身子虚弱,无法起身行礼,请孔公勿要怪罪。”
    孔文通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直接被气笑了。
    他哪里能想得到,嬴阴嫚居然会割腕自杀!
    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嬴阴嫚,孔文通脑瓜子嗡嗡的,只有两个字不自觉地冒了出来。
    完了!
    主要这娘们儿平时对儒学的向往与钻研,以及对胡亥的厌恶,孔文通都不觉得是装的。
    如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怎么会为了一个胡亥做到如此?
    你特么有病吧!
    孔文通被嬴阴嫚摆了一道,差点没出大事,心情极差,皱着眉道:“公主,老夫着实小看你了!”
    “孔公抬举小女了。”
    “啪!”
    一个耳光,重重扇了过去!
    嬴阴嫚偏了偏头,她的发髻已经被人拿走,青丝凌乱,颇为凄凉。
    “老夫小看了你与昏君的感情,小看了你的勇气,更小看了你的愚蠢!”
    孔文通一肚子的火,指着嬴阴嫚骂道:“吾等费尽心机,布局多日,无数忠良的性命,差点毁于你的愚蠢!”
    嬴阴嫚挤出一个笑容,心想我有这么厉害么?
    孔文通咬牙切齿,骊山那么多的忠良,此时正在为了天下苍生搏命,却差点被一个蠢女人拖了后腿。
    他懒得跟嬴阴嫚废话,随手丢来一方面纱,道:“一会儿有咸阳名医来给你看病,戴上这个,不许说一句话。”
    孔文通死死盯着嬴阴嫚,冷笑道:“当然,如果你想害死别人,尽管多说几句。”
    他们不敢杀嬴阴嫚,灭口一个名医还是没啥顾虑的。
    嬴阴嫚摇了摇头,“知道了,小女自然不会多说一句。”
    “小的时候,与小弟弟接触的不多,对他也没什么了解。大概知道有这么一个顽皮纨绔的弟弟。嬴家子嗣那么多,父皇也没时间管我们,有一两个小混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后来他登基了,不知为何,对他总是又惧又恨。在宫里远远见到他一眼,就想着立马躲开的那种.....”
    孔文通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可是啊…”嬴阴嫚抚了抚心口,“他再可恶也好,再糊涂也罢,终究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他没有宠弄臣疏忠臣,登基以来,二世朝堂还是父亲在时的班底。唯一提拔的郎中令魏公公,也绝非你们说的钻研酷刑的酷吏。”
    “他创办大浴场,发明造纸术,挣到的钱,全部都用之于民!徭役的待遇,比父亲在时已是提升了不少。”
    “他甚至对待你们这些儒生,都要比父亲宽容得多。”
    嬴阴嫚眼中闪着光,抬头与孔文通对视:“他唯一做错的,可能就是没有向大哥扶苏那样,全力支持你们!大力推行儒家理念!”
    “他不像父皇那样威望如日中天,甚至因为封王与修建皇陵之事,在朝中损失了不少口碑。所以,这就是你们杀他的理由,对么?”
    “杀了他,扶持大哥。既做了拨乱反正的忠良,又能让儒术得到推崇,真是一箭双雕!”
    嬴阴嫚声音虚弱,气势却是毫不示弱。
    “你们真是伟大。日后儒学若是真有普及天下的一天,万千儒生都会发自内心的感激你们!”
    “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杀了皇帝,这天下该当如何?”
    嬴阴嫚横眉冷目,句句诛心:“胡亥倘若真如你们说的那样昏庸无道,他也是大秦的皇帝!皇帝就这么被你们杀了,在自己父皇的陵墓前被自己的臣子杀了!天下人会怎么想?受胡亥恩惠的诸多封王会怎么想?我大秦嬴氏威严算什么?”
    “满口胡言!”
    孔文通那叫一个气啊,指着嬴阴嫚,老脸通红,半天放不出一个响屁。
    女子的目光突然变得异常忧伤,轻咳一声,道:“你们这么聪明的家伙,这个子啊那个公啊的,你们肯定想的到的。你们的谋划,是为了千年后儒术独尊的盛况。怎么会连明日的后果都想不到呢?”
    “你们只是不在乎而已…..”
    院外的街道已经掌起灯来,当名医和跟班药郎进门时,嬴阴嫚仍是一脸的悲伤。
    天色暗的真快啊…不知道骊山的情况如何了。
    名医瞥了一眼面部包裹着严严实实的女子,啥也没多说。
    他是咸阳民间出了名的神医,问诊二十余年,什么病人没见过?
    只要钱给的足就行,没必要多管闲事。
    看这架势,以名医多年问诊的经验判断,这娘们儿八成是孔文通偷偷勾搭的女人,说不定还是带点身份的那种。不然不能这么神神秘秘的!
    有可能是孔老头许了人家名分,又欺骗了人家,这才闹得割腕闹剧。
    名医一边想着,一边抬起女子的手腕,检查伤势。脸倒是没敢多看几眼。
    突然,身后哗啦啦一通乱响,名医皱着眉望去,原来是药郎不小小心打翻了药箱。
    “毛毛躁躁的!”
    药郎连忙趴在地上,冷汗直冒,手脚并用捡拾一地的器械药材。
    “对不住!对不住!”
    名医喝道:“莫要急躁!慢慢收拾,没人会要你小命!”
    “是是是,小的屠犭不急的,严师,马上就收拾好了。”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