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89章 血染骊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奇观误国秦二世
    “贼子!当诛!”
    听完淳于越盗用改编的《过秦十论》,冯劫气得直吐血,大骂一声,昏死过去。
    弃儒重法?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抄袭就算了,你还瞎几儿改。
    瞎几儿改就算了,还当着皇帝的面念出来。
    想到御史府这几日几位儒生们的反常,想到重病在床的父亲,冯劫什么都明白了。
    这些疯子,真的要造反啊…..
    凭父亲的睿智,应该已经看出些端倪了…或许是苦于没有证据,或许是犹豫站队,或许是对方的势力过于庞大,冯去疾因此病倒!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这是正儿八经的造反啊!
    淳于越这些人又不是傻子,若是没有充足的谋划,他又怎么会当众打皇帝的脸?
    天真的塌下来了….
    淳于越一口气道出胡亥的罪过,心情前所未有的舒畅。他死死地盯着胡亥的眼睛,想看到昏君的慌乱、紧张、暴怒。
    可惜都没有。
    胡亥只是一眼的冰冷,轻轻哼了一声,偏了偏脑袋问道:“说完了么?”
    淳于越愣了一下,下意识道:“说完了。”
    “说完了,赶紧过来!”
    “你不过来,朕亲自过去,向淳子好好请教请教!”
    胡亥提着剑就往淳于越那儿走,吓得禁军军侯蒙阔连忙带人将胡亥团团围住。
    蒙阔一脸的凝重,低喝道:“保护陛下!”
    随后,忧心忡忡朝着胡亥说道:“陛下当心,反贼淳于越怕是早有预谋,此次骊山之行,不知还暗藏着多少同伙!”
    胡亥没有回话,只是不断朝淳于越靠近,死死地盯着他。
    “胡亥!老夫劝你莫要强撑挣扎!吾等谋划多时,只为了今日诛暴君、扶燕王扶苏登大秦正统!诸位公卿不用惊慌,大秦祸根,在君不在臣!只要诸位耐心观望,静观尘埃落地,我淳于越保证诸位不会受到任何牵连!”
    “淳于越….你!”
    扶苏一袭白衣,紧紧闭着双眼,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自己就是来给老爹上个坟,莫名其妙就要被架上了皇位。
    这也太刺激了吧….
    博士伏胜这时也跳了出来,朝着扶苏说道:“大公子,胡亥篡改先帝遗诏上位,名不正言不顺!吾等今日必将拨乱反正,誓死扶持大公子登基!”
    “誓死扶持大公子登基!”
    呐喊声如潮,吓了李斯等人一大跳!
    艹,反贼有这么多?
    那今天岂不是要….
    晨曦小脸一片煞白,双手紧紧捂着心口,抬头望向扶苏,百分痛苦道:“父王….你真要害小叔叔么?”
    夕阳通红,照着滚滚鱼池水,也是通红。
    已经开始有鲜血洒入水中,外围的战斗,已经陷入了白热化。
    每一秒都有秦人倒下。
    回答晨曦的,只有两个字。
    “杀敌!”
    扶苏猛地拔出身边护卫的佩剑,一剑斩断左臂白袍!
    “扶苏今日,与汝等反贼决裂!有如此袍!嬴氏子弟、大秦儿郎,随我杀贼!保护陛下!”
    扶苏随行的十来名亲卫,看到了主公的决心,皆是一脸视死如归之意,纷纷亮出兵器。
    晨曦暗淡无光的眼睛闪了闪,紧紧握着拳头。
    她最担心的一幕终究还是没有发生,真好。
    然而,晨曦还没开心多久,一队铁胄强军杀气腾腾冲来,围住了扶苏等人。
    “大公子,今日已成死局。不是昏君死,就是吾等死!请大公子收起兵器静观其变,莫让下官难做!”
    为首的一位将官,面色坚毅,将带鞘强刀横挡在扶苏面前。
    扶苏惨笑一声,“齐安礼,连你也要背叛大秦?”
    既是姓齐,自是以齐姓为荣!
    齐安礼心中默念一句,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扶苏也不跟他废话,直接化作一道黑影,一剑斩去!
    “当!”
    刀剑相碰,摩擦出道道火星。
    扶苏只觉得手中一麻,忍不住倒退一步。
    他虽不是纯粹的军人,常年坐镇九边,一身武艺自是不俗。
    没想到的是,齐安礼的力气居然这么大!
    扶苏咬了咬牙,再度发起进攻!
    身后的亲卫也是咬着牙冲出,与乱军瞬间战作一团!
    淳于越皱了皱眉,喝道:“齐将军,莫要伤害大公子!”
    说归这么说,他其实也无所谓扶苏的死活。
    做做样子罢了。
    扶苏今天的态度,就算扶持他登大秦皇位,日后淳于越等人怕也是难逃一劫。
    不如死在乱战之中算了。
    反正赢家那么多子嗣,不缺听话的软蛋怂包,随便找个傀儡当皇帝就好。
    只要能够推崇儒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一代死多少人都是为所谓的。
    他们干的是为千代万代开太平的大业,谁会在意死多少人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事?
    包括与扶苏交手的齐安礼,他也是无所谓扶苏的死活。
    身兼国仇家恨,他要的只是秦国嬴氏亡!
    “淳于越!我若登基,必诛汝等乱臣贼子!”
    战斗仍在继续,扶苏悲愤欲绝的声音响起。
    淳于越昂着头,背负双手面朝夕阳。
    “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庙;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
    “今天子不仁,自当有贤者替之!吾等为的是万世太平、苍生社稷,老夫一人身死又有何惧?”
    他说的那叫一个冠冕堂皇,淳于越瞥了一眼越来越近的军队,心里越是飘飘然。
    李斯也看到了赶来的军队。
    心中大骇!
    那是本不该出现在此地的一支军队。
    领军之人,面色如铁,两撇长须。个子虽然不高,却是如山石一样坚实。
    此人不是别人,乃咸阳令乐正仁。
    胡亥的目光越过乐正礼,望着他身后黑压压一片表情茫然的秦军,冷笑道:“朕没记错的话,咸阳令没有收到朕调兵的虎符吧?
    乐正仁叹了口气,道:“陛下何必明知故问?”
    “没虎符能调动得了?”
    “吾等皆同道,为天下苍生而谋,又怎会拘于半印青铜?”
    “哈哈,好!还是学儒的嘴皮子利索!你是叛徒,禁军军侯齐安礼是叛徒,还有谁?一去出来看看呗?”
    乐正礼紧紧握着剑柄,没有回答。
    夕阳渐落,与大地血光相映.....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