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98章 个人所得税?(求订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除开田租,第二赋税大头就是口赋,即人口税、人头税。
    大秦口赋的收取方式“计口出钱”,口赋所敛的不是粮食,而是钱,也就是秦半两。
    秦二世时期的口赋无具体记载,咱们就按汉初的一百二十钱来算。
    每人每年需缴纳口赋一百二十钱,对一个五口之家来说,一年就是六百钱。
    六百钱,大概可以折换二十石谷,三十钱换一谷。
    一般产量普通的田亩,百亩农田全年收入也就十几石左右。
    而口赋一年却价值二十石!
    可见,此时的口赋,对老百姓来说,比田租的负担还要沉重。
    农民又都是人多地少的现状,家里兄弟妻儿一堆人,不见得有多少耕地。
    口赋的沉重负担,远远不止这些。
    由于口赋收的是钱不是粮食,农民又没有钱。
    要缴纳口赋,首先要将粮食换成秦半两。
    平均市价是三十钱换一石粮食没错。可当农民拿着粮食找当地官府换钱,就远远不止这个价格了。
    二十钱换一石粮食,十五钱换一石粮食。
    兑换比率取决于当地官吏黑不黑心。
    给农民换的钱少一点,当地官吏也就能多捞些油水。
    这是一层肥腻的油水。换钱的时候,还能在测量工具上做手脚。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买菜遇上骗秤的了。
    咱们遇上骗秤的卖菜大妈,顶多亏块把钱。
    秦朝农民们遇上骗秤的官吏,那可是要命的。
    这么看来,思想工艺《史学》的效果:提升官吏的些许美德,能盈余的钱绝对不是一星半点。
    除开田租和口赋,还有各种杂税。
    杂税没有固定的收取时间和数额,一般都是以各种名目临时征收。
    比如《通典.食货》中所记的“提封之内,撮粟尺布”。这里的“土贡”和“撮粟尺布”,就是杂税的一种。
    还有犯事儿被抓后,各种罚款。
    总之,花样多得很。
    胡亥为啥不找王绾,要来找冯去疾
    大秦特色分封郡县制,已经让王绾背锅了。复分封对大秦各大军功地主的影响不大,只是引来了无数文官的抗议。
    调整税收,这种触及军功地主利益的事儿,胡亥不好意思让王绾继续背锅了。
    冯公,你上吧!
    胡亥正对着冯去疾坐下,将大秦现有税收政策的弊端,和一些自己见解一一道出。
    税收的事儿胡亥研究了不少时间,此时当着冯去疾的面道出,讲得很细。冯去疾在一边听着,时而瑟瑟发抖,时而目放精光。
    等到胡亥说完,已经过了几十分钟。
    冯去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吃吃道:“陛下,这是真的打算调整税收方式”
    胡亥点了点头。
    “长期的,还是大赦天下”
    胡亥暗骂一声老狐狸,如实道:“先以大赦天下为借口,稍微调整几个不那么敏感的,看看反应和效果。”
    “当然,朕也不瞒着冯公,最终的目的是让大秦的税收政策趋于科学。”
    冯去疾此时很难说自己是啥心情,他怔怔地看着胡亥,不禁问道:“为何”
    皇帝要减轻黔首赋税,调整税收模式,不仅仅是触动大地主们的利益。
    更是触动皇帝的利益、触动大秦的利益!
    这是为什么啊
    冯去疾实在是想不通。
    胡亥笑了笑,将那杯已经放凉的茶推到冯去疾案前。
    “为什么为了让大秦人民更加幸福。”
    冯去疾瞬间被这句话直击灵魂,呆若木鸡。
    胡亥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随便说说而已,冯公莫要太过放在心上。”
    “陛下,英明!”
    冯去疾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无比,冲着胡亥深深一拜。
    胡亥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实在是不好判断这只老狐狸是真心还是假意。
    不过忠诚度倒是提高了小几点。
    胡亥慢悠悠扶起冯去疾,道:“冯公可有良策”
    冯去疾沉思良久,望了望胡亥十分真挚的目光,终于咬牙道:“启禀陛下,大秦的赋税制度和土地制度关联紧密,若是要调整赋税制度,土地制度也必须做出相应的整改!”
    “大一统后,先帝‘使黔首自实田’,扫清土地发展的初步障碍。国家所有土地仅为那些无主荒野和苑圃园池,极大加速了耕田扩张。”
    胡亥微微点头,喃喃道:“封建土地私有制的萌芽啊…”
    冯去疾猛地一愣,反复咀嚼胡亥说的这句话,竟然越品越有味。
    他目放精光,对胡亥的尊敬更甚。
    无能的皇帝会让权臣很舒服,明君雄主才会令人发自内心的尊敬。
    冯去疾望着胡亥,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道:“陛下英明!大秦政府的赋税收入,并不取决于土地的所有权!而在于国家的权威和信用!国家采取强制的手段,维持公共稳定,制定税收方针。”
    胡亥皱着眉,“就是用朝廷力量,剥削广大劳动人民提供的剩余价值呗。”
    冯去疾又是猛地一惊!
    痴痴地盯着胡亥,已经说不出一句话。
    胡亥忍不住瞟了他一眼。
    少见多怪!咱好歹是学过马列的大好青年。
    有了冯去疾的提醒,现在准备要调整的就不仅仅是赋税了。土地这一块,也要大动!
    当然,一切都要慢慢来,温水煮青蛙。
    一上来就套用当今的土地政策,税收按个人所得阶段性递增。
    胡亥估计直接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跟冯去疾商量了一会儿,暂时定下了初步税收的改革方案。
    以骊山皇陵完工为由,大赦天下,废除口赋、除刑罚外的一切杂税。
    以所得税取代口赋,暂定和田税一样的比率,“什一之税”,收税百分之十。
    当然,不同的交易商品,税率肯定会有所调整。胡亥跟冯去疾只是探讨一个大概的方向,具体到特殊商品,还需要治粟内史起草详细的方案。
    所得税,指的是秦半两。
    这年头,明面上挣干净钱的都是些什么人
    商人!
    商人的地位在大秦属于底层,所得税的增加,乍一看只是针对这群能够挣钱的商人。
    不就是商税吗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有了。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