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106章 红日血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八月二十二,正是陈涉正式举行受封大典,与大秦帝国公开叫板的一个月。
    一月的时间,整个陈郡已经尽陷张楚政权之手。
    与陈郡相邻的颍川、砀、泗水、九江等郡,也是难逃战火,正在被陈涉军团慢慢蚕食。
    陈涉军只管抢,不管生产,几乎整个领地的所有青壮,都被拉上了战场。
    短短的一月,军力已经膨胀到了五十余万。
    这五十万军队中,跟随陈涉打陈县的老兵,也有五六万人。
    这五六万人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加上原大秦各个郡县的投降守军,陈涉军团的“精兵”已有十万之数。
    将这十万人,装备各个郡县存放的强兵铠甲,纸面实力甚至要超过大秦的各地郡县兵。
    估计跟长城军团在伯仲之间。
    当然,这只是张楚内部的一个普遍认识,没跟大秦的正规军交手过,谁也不知道硬碰硬是个什么情况。
    除了军队数目的暴增,无数从各地来投的能人异士,补充了陈涉军团的领导班子。
    地火滚滚,只要打开一个口子,岩浆便要肆无忌惮地涌出,肆虐整个大秦。
    现在的张楚政权,那叫一个群星荟萃。
    有跟随陈涉起义的吴广、周文、周市、邓宗、武臣、宋留、邓说、伍逢等诸多好汉。
    也有如原旧六国名士陈馀、张耳,以及大批继承孔公学问的儒生,持孔氏礼器,往归陈王。
    还有如蔡赐这样,本身就是大佬的人物,也风风火火地加入张楚政权。
    陈涉也不小气,直接拜蔡赐为“上柱国”,以示表明其重用能士的决心。
    除了这些张楚政权内部的猛男,还有不少义士,纷纷打着呼应陈王的名头揭竿而起。
    比如沛县的刘季,在陈涉攻陷陈县的两日之后,受沛县县令的号召,带着兄弟们回归沛县。
    后来,沛县县令不知道咋想的,突然后悔了。
    直接组织全县青壮登城守城,以拒刘季,誓死捍卫大秦国土!
    刘季被人耍了,那叫一个气!
    不过好在,沛县真正想要守城的人不多。刘季在夏侯婴、曹参等秦朝内奸的协助下,聚众杀死沛县县令,揭竿而起。
    刘季在沛县立沛公,手下也有两三千人。
    会稽殷通,凌县人秦嘉,铚县人董,符离人朱鸡石、取虑人郑布,徐县人丁疾等人也在淮北纷纷起义。这批零散义军,将东海郡围困,使东海郡与大秦内陆彻底割裂。
    一时间,以陈县为辐射点,义军纷纷揭竿而起!
    颇有一副我大秦药丸的架势。
    颖水往西,夕阳如火一样红。
    落日焦红,挂在天边摇摇欲坠,将云层也烧的如火焰一般。
    大地早已成为一片焦土,在黑压压的十万大军面前,任何生灵都显得万分的脆弱、凄凉。
    周文骑着马,从表情很难看出他此时是什么个心情。
    身后的县城城墙冒着火光,残破不堪,显然是刚刚经历过大战。
    这是周文率军攻克的第五座县城。
    周文是军伍出生,身手只能说一般般,用兵更加是毫无经验。
    他曾是项燕军中的视日(预卜吉凶的小兵)。
    后来随陈王起义,一度受到陈王的信任。陈王也是看重他燕帅部将的身份,委以重任,让周文负责陈县的治安、城防。
    陈涉也是发现周文能力出众,直接将西征军的重任丢给了他。
    当然,所谓燕帅部将,完全是周文瞎几儿吹的。
    他就是军中一算命的,人都没杀过,人家项燕压根不知道有周文这么个人。
    从一个算命的小兵,到首都市公安局局长,到现在的西征大将军。
    周文也是感慨万千。
    他与陈涉军中的其他大将不同,没有葛婴那么目中无人,也没吴广那么小心谨慎。
    周文用兵,讲究一个中规中矩。
    自己不会打仗,就多看看兵书,在实战中向秦朝的守军学习,一板一眼的用兵。
    周文是个很谦虚的人,可能是算命先生出生的原因,他对任何事物都保持着敬畏之心。
    一路势如破竹,碾压秦朝各县,周文一点也没有膨胀。
    他任然保持学习,不断吸取经验,不敢有丝毫傲慢居功之心。
    现在陈王麾下最庞大的军队,就属周文这一支了。
    十几天前,陈王麾下最强的军队,是葛婴军。
    后来,葛婴与陈王决裂,差点人都没了。
    周文是整个事件的旁观者,时刻引以为戒,避免走上葛婴的老路。
    周文望着天边的一片血红,眉头紧紧皱起。
    红日血云,大凶之兆!
    周文身边的一位大汉,见主帅一脸心事重重,不由问道:“将军,是在为什么事情担忧”
    周文看了大汉一眼,这是周文的亲信,周章。
    “今日之战,或许是伏尸百万,血流千里。”
    周章猛地一愣,问道:“将军怎么能这么说多不吉利!”
    周文军一路打的都是毫无战力的郡县兵,无一败绩。麾下大多数人,不可能像周文一样稳重,都是对秦军的战力嗤之以鼻。
    现在听周文这么说,周章第一个不服。
    周文摇了摇头,笑道:“无妨,伏尸百万,血流千里,指的是鱼乡的秦军。”
    周章哈哈一笑,顿时大喜:“哈哈,还是周将军厉害!不愧是读过书识过字,曾经跟燕帅打过天下的狠人!”
    “听说鱼乡来了个朝廷的大官,杀了我们不少兄弟!他奶奶的,今日我大军必定血洗鱼乡,屠尽这群混蛋!”
    周文笑了笑,他没周章这憨子这么蠢。
    一日前,所有鱼乡的情报全都断了!
    周文接连派了几波斥候前去,都是有去无回!
    只有一个可能,朝廷一夜之间,剪断了他们的所有情报来源。
    并且,鱼乡一定有所增兵!
    就是不知道,对方是其他郡县的守军,还是传说中前来平叛的东征军。
    如果是东征军,就有些麻烦了......
    现在想那么多也没啥用,十万大军已经开到了鱼乡,周文不可能因为死了些斥候就被吓退。
    无论镇守鱼乡的是哪支部队,周文都吃定它了!
    红日血云,大凶之兆。今日,就让秦军的尸体,漂浮整条颖水吧。
    鱼乡,有斥候飞马跑来,喝道:“东方有烟尘漫天,有大军过来了!”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