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_第108章 秦楚首战(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同一时间,周文军中。
    前方,旗帜飘扬,与周文军中五花八门的旗帜不同,对面只有一杆黑底赤字的大旗。
    “秦!”
    这支秦兵给周文的感觉,与之前击败的所有郡县兵截然不同。
    对方没有鼓舞士气的摇旗呐喊,没有面对不可战胜义军的视死如归。
    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静。
    正是这种死寂,让周文有些不安。
    派出去的斥候全如同泥牛入海,完全没有一点反馈,周文无法判断鱼乡秦军的具体数量。
    鱼乡的那位秦军将领,甚至没有使用什么疑兵的计策,直接将大队人马开出,列阵与周文军正面对峙。
    对方这么做,简直就是将秦军的兵力直接告诉了周文。
    怎么看,对方都不会超过万人。
    这是在找死么
    周章也是被对面秦军的嚣张气到了,他连忙凛然地上前,高声请战:“将军,这支秦军好生嚣张,请让我率军将其击溃!”
    周文点了点头,“周章,率前军正面击溃秦军,中军在后压阵。”
    周章顿时大喜,号令前军,朝着鱼乡挺进。
    这种打法,其实是比较科学的。
    义军中的前军,都是些经历过战火的老卒,战力比那些扛着锄头的难民要强上太多。
    管他对面是什么牛鬼蛇神,只要前军扛过秦军两三轮的箭矢,不至于立马崩溃。十万大军顺利推进,等待鱼乡这支军队的,只有灭亡。
    鱼乡的秦军不足万人,按照秦军十比一的步弓配比,对面撑死了千余弓手。
    千余弓手,放三轮箭矢,满打满算也才三千箭矢。
    而周章所率的前军,足足两万多人。
    两万人,硬抗三千箭矢,问题肯定不大。
    秦军箭矢命中率不高,义军前军也会装备木盾等防具,三轮箭矢过后,义军顶多伤亡几百人。
    接下来,便是硬碰硬的厮杀了。
    周章性格刚烈,用兵如火。他的亲卫都装备了秦军的盔甲,黑压压一片,在义军中有着黑鳞军的勇名。
    “西征军众将士听令!大将军有令,由周章将军统率黑鳞军担任前锋,其余为人马随后跟进,掩护周将军!”
    听到了周文的命令,军中不少将帅都是有些不爽。
    周章是周文的亲信,大将军这么安排,明显是把攻陷鱼乡的第一大功送给了周章。
    鱼乡的战略意义非凡,一旦被义军攻陷,立马可以造船沿颖水而上,直逼函谷关!
    这么大的功绩给到周章,他在张楚政权的地位肯定会水涨船高。
    大将军真偏心!
    周章一脸的嚣张,完全无视众将帅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数千黑鳞军,手握长刀,催促着难民推着战车前进。
    义军中会骑马的人不多,能够驾驶战车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
    缴获的战车,多用于防守。防止直射箭矢与骑兵冲阵。
    有了战车的掩护,秦军弓箭带来的威胁就要小很多。
    黑鳞军如钢铁洪流一样按部就班推进,“周”字大旗猎猎飘扬,气势无比骇人。
    义军前军不断挺进,对面的秦军依然没有放箭。
    三百步,按理来说已经到达了秦军箭矢的射程。
    周章眉头紧皱,也没想那么多,他一边吩咐大军继续推进,一边命令军中射手放箭。
    义军中善使弓弩者不多,都是投降过来的秦军郡县兵。
    两万军中,也就几百名弓手,无法形成压制性的箭雨。
    这些弓手接到了周章的命令,自由射击,朝着秦军军阵释放窸窸窣窣的箭矢。
    非常奇怪的是,对方的军队仍是一动不动,有如铜墙铁壁一般。
    周章看到许多秦军咬牙举起盾牌,挡下义军射去的箭矢。
    几名秦军闷哼着倒下,依然没有放箭。
    战车不断推进,二百步,秦军仍没有放箭。
    一百五十步,周章甚至已经可以看清面前秦军的表情。
    紧张、惶恐、咬牙切齿!
    周章顿时松了口气,他刚刚都要产生错觉了,怀疑对面不是人。
    原来,也只是一群紧张到强撑的小兵罢了。
    周章顿时士气大振,组织义军火速推进。
    “咚咚咚。”
    擂鼓声急促响起,如重锤一样捶打秦军义军所有人的心脏。
    “嗖”的一声,一根哨箭直奔周章,最终射入距周章几米远处的泥地。
    “他奶奶的!还想射老子”
    周章破口大骂,连忙吩咐黑鳞军举着盾牌,围在自己四周。
    还没等他多骂一句,令他永生难忘的画面出现了。
    只见,蹲在最前方一队队秦军,突然齐刷刷地抬手,动作整齐到不可思议。
    强弩上,弩箭早已上弦,箭头冒着森森寒芒,压的周章有些呼吸急促。
    “咔嚓!”
    弩机开弦的声音清脆响起,好听到周章不禁想多听几声。
    黑色的光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瞬间遮挡住头顶的一片血云,形成一头黑色的狂龙!
    狂龙呼啸,长牙舞爪,朝着义军狠狠咬下!
    鱼乡。大秦中央军,第一次向整座天下展示锋芒。
    “强弩!”
    “举盾、举盾!”
    “战车呢快!顶在前面!”
    义军一瞬间,如同在滚油中倒入一盆冷水,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惊恐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中央军强弩。
    一位义军士卒大喝着举起木盾,“嘣”的一声爆响,木盾仿佛受到了重锤般的攻击,士卒举着木盾的右手随之一颤。
    “挡住了!我挡住了!哈哈哈,暴秦的强弩不过如此!”
    那位士卒哈哈一笑,高举着木盾向周围兄弟炫耀。
    你看,暴秦的强弩吹的那么神,还是可以挡住的嘛!
    周围,是众人惊恐慌乱的目光,人们死死盯着士卒,说不出一句话。
    “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
    士卒疑惑地放下木盾,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
    那支射中木盾的弩箭,穿破木盾,从士卒的小臂深入,绞入大臂。
    破肉碎骨!
    同样的一幕,在义军前军中不断上演。
    惊涛骇浪般的恐惧氛围,很快四散到全军。
    “盾牌挡不住暴秦的强弩!”
    “胡说什么!”立马有黑鳞军的执法队冲来,将乱说话的义军砍翻!
    “稳住!暴秦强弩的装填时间是弓手的数倍!兄弟们不用担心,随我冲上去!杀光他们!”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