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在过去的年代当学霸_第95章 大伯,二伯,三伯,你们想不想发点小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姑,大姐,你们负责给小猪仔,清洁消毒。”
    李安乐吩咐。“再写一个观察心得给我。”
    学了一些天了,一些简单病症,两人都学了,总要上上手,要不再学也不过纸上谈兵,等会再让她们开方子,这些小猪仔都是不行的。
    死马当活马医,治不好正常,治好惊喜,李安乐估摸难活下一头来。
    “嗯。”
    两人倒是不怕脏,不怕臭,学技术,上手抓猪粪算啥,人粪,该抓也要抓。“等会,你们也在边上看着,能学多少学多少,总归没坏处。”
    “知道了。”
    李安乐一副小大人模样,小脸别提多严肃了,连带着李安财这个大哥大都乖乖的,别说其他人了,不看李安乐的面子,也要看一下李安乐手里的竹条子面子。
    那可不会跟你客气,说上手就上手,说打就打,疼的哇哇乱叫,李安居几个可不想再试一次了,真疼。
    “洗好了叫我。”
    李安乐扫了一眼,大概病症心里有数了。“记得清洗的水也要消毒,别忘记了。”
    “记得了。”
    洗好消毒,几只小猪仔被移到院子外边一脚先前关大白和小白地方。“大姐,你先来说说。”
    李棋有些紧张,不知道咋说,李安乐笑着安慰道。“大姐别紧张,先给小猪仔标号,从一号开始说。”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yeguoyuedu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好。”
    标号,李棋记住了,深呼吸一下,点了点小猪仔,一号,二号……五号。“一号是黄痢疾,拉的有些厉害,按着书上说处于中晚期了。”
    “不错。”
    “接着说。”
    “二号是拉稀,好像拉的有些脱水,现在粪便呈现半透明粘液胶冻状,里边还有血液,血块。”
    “没了?”
    “没了。”
    “小姑你来说说。”
    “二号可能是血痢,病症来看,我判断是急性,粪便除却李棋说的,其中还夹杂着黑红色的粘膜组织碎片。”李菊说的不错,李安乐点点头。
    “挺好,大姐,你接着说。”
    “哦。”
    李棋接着点三号,这一只她有些拿不准,李菊看了也微微摇头。
    “这倒是不常见。”
    李安乐笑笑说道。“这是一种伪猪狂犬病,这是由伪狂犬病毒引起的一种猪和其他动物共患的急性传染病。”
    “一会注意了,这种病还没有特别好的药物治疗。”
    李安乐说道。“还有传染性特别强,一会单独放,消毒,最好是直接烧了。”
    “烧了?”
    “嗯,以后遇到这种小猪得这种病,直接烧了。”
    大些的倒是好些,死亡率不是太高,小猪仔死亡率挺高,这一只发病时间比较长了,李安乐手里特效药都救不活。
    “我记住了。”
    “你们呢?”
    “啊记住了。”
    李安乐点点头,接下来一只小猪仔是白痢疾加寄生虫,上吐下泻看着挺严重,其实并没有多严重,这倒是可以试试救一下。“开方子吧。”
    “嗯。”
    “咦,这几个孩子干啥呢,过家家?”
    “六爷,我们学习呢。”
    是一个院子里六爷,养猪老手了,走近一看,笼子关这几只小猪仔。“哎幼,这是干啥,弄这些小病猪回来了,快扔了,别把家里猪给染上了。”
    “六爷,我们正给小猪治病呢。”
    李安居大声说道,深怕六爷听不到。“治病,这几只小猪仔都快死了,治啥,瞎胡闹嘛,小孩子啥都不懂,快些扔了,要不给埋了,这病猪传上了,看你奶不打烂你们屁股。”
    “六爷,上次你还说大白和小白活不了呢,安乐还不是治好了。”
    “安广,别瞎说。”
    李菊忙制止李安广,咋说话的,这不是打脸嘛。“上次是上次,这次谁来也不好使。”
    “六叔,我们就试试,死马当活马医。”李菊陪着笑脸。“六叔,你这是有啥事吗?”
    “回去拿摇篓。”
    “那你忙吧。”
    李老六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小猪仔,摇摇头。“都活不成的,早点扔了吧。”说着别着烟袋杆子走了,李安居几个没等着六爷走远就忍不住说话了。
    “小姑,他又不是我们一房的凭啥管我们啊。”
    “就是,上次说安乐治不好,还不是治好了。”
    “安乐,你一定能治好对不?”
    好家伙,你们当我是神仙啊,这几只小猪仔不是快翘辫子,人家会卖,开啥玩笑,不定人家都找兽医看过了,没救了。
    “瞎说啥,这小猪仔都是病猪,买来给你们练刀的。”
    “真能治好,一块多一只你卖啊。”
    李菊白了一眼,几个小孩子啥都不懂。“安乐别理会他们。”
    “小姑,我知道了,先开药吧。”
    “没有的用草药。”
    “嗯。”
    “黄痢疾二万单位庆大霉素注射,或是用诺氟沙星口服……。”李菊说了三种,李棋又补充两种,注射和口服相结合还有用中草药,不得不说现阶段,无论是赤脚医生,还是兽医一般都会一手针灸的本事,人和牲畜犯病能用针灸绝对不用药,能用草药一般不用西药,能用口服一般不用注射。
    挂吊水更是高端操作,一般大病才会选用,李安乐点点头,两人开的方子都没错。“药物药盒里找找,有的就用,没有就算了。”死马当活马医而已,至于白痢疾和寄生虫那只小猪仔倒是可以用点特效药,或许能救活,其他的,难。
    怕是用上特效药,有几只连着一成存活率都没有,纯属浪费,先用从农技站带回药再说,救活了算它们命大,救不活,正好给安居几个练刀。
    “大哥,安居你们几个过来吧。”
    李安乐招呼几个过来,小白摇动尾巴在李安乐脚步,还挺开心。“正好,你先来。”小白被李安乐抱住,大白立马撒腿跑了。
    “小白也要去势?”
    “不去留着它干啥?”
    当种猪啊,脑子一点不够用,不配,李安乐按着小白。“刀子要消毒,记住了,一般去势的小猪要保证是健康的,并且断食两个小时以上。”
    “你们记住。”
    “知道了。”
    “看好了,先给小白消毒。”
    小白还挺开心,李安乐笑嘻嘻手里刀子却快如闪点在小白囊球下端点了一下,小白傻了,突然发现自己轻了,似乎少了点什么,咋回事。
    “看清楚没有?”
    李安乐抬头看李安财几个,几人齐齐摇头。“安乐,你太快了。”李安财脸涨红,一眨眼功夫,两个圆圆已经被李安乐挤出来切掉了。
    “快就对了。”
    “你看小白,这会还没反应过来呢,一点都不痛苦。”
    李安乐笑着说道,边给小白消毒,这会小白才嗷嗷的发出一阵猪叫。“没看清楚,等明天再看,这个小白交给你们照顾了,注意观察,看看有没有不良反应。”
    “知道了。”
    太快了,安乐阉割技术好快啊,李安居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小公鸡,真怕安乐不高兴给自己下‘蛋’,太恐怖了。
    “这个留着晚上加餐。”
    李安乐把两个圆圆递给李安居,再小也是肉,这东西李安乐上辈子还真吃过,有点像腰子,脆生脆生的。
    “大白呢?”
    李安乐滴咕躲哪里去了,真是,给你减轻点负担多好,你说,你一个专职负责长肉的家伙,需要想母猪嘛,切了更健康,还不乐意。
    算了,先给兑换两颗特效药,李安乐去看了一下院子外小病猪,顺手捞起那只白痢疾,寄生虫的。“你运气好。”
    “希望能活下来吧。”
    等下工了,大家回来问起下午学习的事情,无论是李安财,还是最调皮的李安居一个个都乖的很,一五一十把学到知识跟着大家一说。
    “哎幼,安乐这孩子,教书都教的这么好。”
    “他啊,还不是跟我学的。”
    石琴颇为得意说道,别的不说,看看安乐,跟着自己学习一阵子,成绩嗖嗖的涨。“那可不,没你的教导安乐哪能这么厉害。”
    李安乐嘴角直抽抽,我要真跟我妈学,怕是这会一年级还没爬出来呢。
    “咋样,这小猪仔能治不?”
    “爸,这都是些快死的了,你当我神仙啊。”
    李安乐翻了一白眼,真是,真能治好了,怕是自己真成神仙了。
    “老四,这些小猪都是人家治不好的。”
    “真能治好,还等着你占便宜呢。”
    李国寿心说,老四真是的,真当你家安乐是神仙,这病能治好了,我都愿意拜安乐为师,这本事学到了,一辈子不愁吃喝了。
    “我也就说说。”
    李国喜也觉着自己贪心了一点,毕竟养猪场的小佩服历历在目,这家伙转眼就赚一张大团结,谁不想啊。
    “去睡觉把,我跟你大伯他们还商量点事情。”
    “哦。”
    回到家里,李安乐洗了个脚,擦了一把脸就睡下了。“是否进入学霸一号。”
    “进入。”
    “模拟拖拉机驾驶场景。”
    “模拟五五铁牛拖拉机维修场景。”
    一晚上学了五六个小时,睡了五六个小时,一早精神还不错,正打算再继续睡一会再起来上学,一阵急切敲门声响起。
    “安乐快起来。”
    “咋了?”
    李安乐滴咕。“小姑,大姐,啥事?”
    “你快去看,小猪仔死了。”
    “全死了?”
    “没,死了三只!”李棋眼泪都快下来了。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