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摸鱼的日子_第十六章 医学期刊第一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日子一天天过去,刻雕版的老师傅也定了下来。随便收拾了一间库房让这些老师傅住了进去,就开工,雕版印书对于一个期刊杂志虽然够用,但是不够灵活。活字印刷的铅活字,锡活字,那都要工具一个一个来,难度很大。
    现在开工的就是木活字,虽然不赖用,但是量变也能引起质变。张一给的老师傅名单,郑雄都留下了,全部用来做木活字。
    汉字的数量大约有十万個,但是日常使用的汉子只有几千个字,据统计,1000个常用字能覆盖约92%的书面资料,2000字可覆盖98%以上,3000字则已到99%,简体与繁体的统计结果相差不大。
    虽然汉字数量众多,甚至还有衍生字形,真要统计一个准确数字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从商朝至今,使用最频繁、字义稳定不变的核心汉字不超过300个。这些核心汉字在任意一篇文本中,占用字数量的70%,余下29%则有2000个汉字。
    而那孤独的1%则属于其他几万个汉字,其中大多数属于在文献中出现过一次或几次,或只在特定情况下才使用的“一次性”的汉字。
    一千个常用字就够用了,不过郑雄还打算印一批医书。所以郑雄不准备走寻常路,直接把字一个个外包出去,说好要求,按笔画难度给钱。
    这个世界上能限制人类的,只有知识的传播。
    医书除了传世经典有系统的印刷,其他的都是自己写给后人的,用以传家,顶多流传出去的基本是手抄本,传播的难度很大。
    再说光是纸张的价格就不是一般人受的起的,普通的的纸每百张就要0.1-0.6两,也就是每百张一百文到六百文,一张纸就要一到六文,普通人消耗不起。
    也就是宋朝开始,有了竹纸,价格才下落,明朝永乐年江西官造局的黄连纸就是竹造的。价格也很低了,每百张也就在60文左右。也就是成本低了,书籍可是一点不便宜。动辄几贯十几贯的书籍一般人根本吃不消。
    明初宋濂在《送东阳马生序》中写道:家贫,无从致书以观,乃假借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许多穷苦子弟就是靠借书抄书求学,就在这样艰难条件下,出现一代代名臣大儒。
    可以想到,连儒家正统的读书人都要靠抄书借书求学,医术这种杂学的社会环境多么艰难。
    造纸厂也要弄一个,不然成本降不下去,期刊好说,一本杂志,也不是出书,成本能控制在一贯以内,要是印书的话造纸必不可少。
    越想越头疼,很多东西都有替代,直接采购就行,但是既然当家那就要精打细算了。
    感觉还是自己来的好,能很好的控制成本。
    第一期期刊有郑雄的酒精和剖腹产的例子应该能让人重视,在免费发个两期,有了人气就可以慢慢收费。这是个长期规划,急不得。
    摊子铺开了,仅靠一个酒精现阶段都有点吃力了,得好好再想想办法赚点钱。
    这天,做了剖腹产的孕妇正式出院了,太医院得了消息也派人过来。
    带队的是太医院的御医带队,同为正八品,郑雄因为酒精有功升了两级。按照一般流程就升迁到太医院了,不过郑雄是正儿八经的举人,升迁体系在吏部。太医院有自己的升迁体系,所以两方没什么交集。
    太医院过来也是打过招呼的,郑雄也只得自己出面接待,其他人没这台面,让他们去只会得罪人。
    两人会面,郑雄先开口,带点疑问。
    “胡御医?”
    “嗯”
    胡御医也是个牛人,早年间就是老朱帐下的医师,这些年过去,救治了很多人,也升为了御医,这都是靠真本事。
    对郑雄并没有多么热情,郑雄也没什么不高兴,别人对你的态度取决于你的实力。
    再说这只是技术人员的通病,老宅了,再说太医院干活,谨言慎行也是必须的,不然哪天没了都不知道咋回事。
    言简意赅。
    “那各位远道而来,先喝口茶水,吃点点心,等会再去也不迟。”
    “走了这么久,确实渴了,那就麻烦提领了。”
    胡御医一行四五人就跟着进了郑雄的办公室,两偏殿,郑雄独占一间。
    “客气,来人上茶,上点心。”
    茶水上齐,胡御医吃了点点心,喝了茶水,便说道。
    “郑提领,听说你们惠民药局有意发袛报,不知此事真否。”
    “嗯,是真的,我还想太医院也能发几篇论文出来呢,太医院的医术水平有目共睹,太医院也绝对让人期待。”
    “我太医院倒是可以加入进来讨论,不过这件事得我太医院牵头”
    郑雄想了想,也可以,也不在乎这点名利,能确实提高医生的整体水平重要点。
    “太医院牵头我倒是没意见,不过既然太医院牵头,那得出钱,要知道,印刷一期的期刊,花费也是不少的。我本来打算先免费几期,太医院能出钱最好不过了。”
    听完郑雄的话,胡御医有点尴尬。
    “本官也是奉了院史大人的命令前来,事关太医院的面子,还请提领通融一二,钱财想必提领也知道,太医院不亏钱就算好了,今年还支援了各地一大片药材真的没钱”
    没钱,还想空手套白狼,郑雄也是无语,虽然说的有点道理,但是想摘桃子可以,但是便宜不可能让你占完了。
    “那太医院的典籍,孤本要对我这开放,我要拿来摘抄研究。”
    “这个也不行,里面的很多典籍你可以来看不能摘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看了有什么用,我自己能记住几句话。”
    胡御医也不多说,只是来带个话,也没意识到这个事能带来多大影响。
    郑雄也没什么心情虚以委蛇,把人带去看了看孕妇,详细解说了流程,最后还被白嫖了一坛酒精。
    七天之期到来,论文都拿到了,没啥质量,也就做过两次手术的小伙写了一些心得。熟能生巧,做的多了,就有感觉,现在更是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郑雄自己也写了两篇,论酒精对于创伤感染的效果,论剖腹产对身体的影响,开刀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危险,酒精对于孕妇手术过程中起到的作用。
    也写了欢迎分享经验,南京城惠民药局有24小时有人值守,分享的经验一旦被采纳就有十贯的钱财可以领。什么孤本医术,传家的药房都收,只要证明有效,书本出版可以拿分成,也可以买断。
    前期木活字包出去了,所以排版很快,时间紧,纸张也是新买的。第一期期刊很快就全部弄好了,郑雄就选了自己和做了两手术的幸运儿共四篇。其他的让他们投票出了四篇,八篇的文章做成了一个小册。
    全部做好以后,就交给了驿站,驿符早早就申请了。只要你是体系内的,寄的东西不过分都容易过。期刊编册也不算信件了,就走了驿站的递运所。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