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摸鱼的日子_第二十五章 糟心的一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路无话,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
    很快来到了第二家,路线都是规划好的,由近及远。
    叫门之后,带上礼物跟着主人家进了宅院。
    这一次郑雄倒是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第一次的教训有点惨重,规规矩矩的看着自己的老爹闲聊,偶尔问及自身,也礼数周到,有问必答。
    这个姓李的家主对于郑雄的感官还是不错的。
    聊着聊着就出去见妹子了,应有之意,相亲吗,看的就是第一眼的眼缘。
    十八岁的年纪在现代是青春活泼,昂扬向上的一个年纪。单纯,可爱,懵懂,积极向上。
    在这古代多了一丝成熟美,眼前的女子瓜子脸,眼睛明亮,容貌中等水平,不算美。
    或许是读过书,还有一丝知性美。成熟美,加知性美给这个女孩增色不少。
    郑雄觉着还行,其实真的单身久了,就会知道,差不多就行了,好的没你挑的份。
    可是女的话一开口,郑雄就绝了自己的心思。
    “郑公子也是去年南京城的举人,怎么不去参加二月的会试,进士及第,光宗耀祖不好吗。”
    “唉,姑娘不懂,进士及第对我来说如同探囊取物,毫不费力,状元榜眼探花不过尔尔,我不去只是不忍心看他们被我的光芒掩盖,终日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天下才华八斗,我独占七斗半,剩下的才能轮到他们平分。”
    在女人面前,郑雄也犯了男人的通病,吹牛,上一個是意外,能好好交流的肯定不会这样。
    吹牛嘛,也不见得,超前的眼光对于一群被禁锢住思想的人来说也是一种碾压,智商肯定比不上,今人比古人更聪明是不可能的。
    听到郑雄吹牛,女孩微微皱眉,也不服气。
    “郑公子的才学暂且不论,如今会试已经放榜,接下来的殿试郑公子觉得状元会落入谁的手中。”
    郑雄听的一懵,莫名其妙的问殿试干嘛,状元榜眼探花是谁自己倒是知道,小说看多了有了解,但是跟你在这猜个什么劲。
    “姑娘何意,可是姑娘已经心中有数,有所猜测。”
    这话一出,女孩就兴奋了。
    “嗯,有所猜测,江西吴伯宗的文采极好,而且风度翩翩,待人谦和,是状元之才。”
    得,原来是个花痴,还是吴伯宗的迷妹,这脸上的红晕是怎么回事,该不是见过了吧,这个得罪不起,哪天给自己戴了绿帽子都不知道,娶回去也是同床异梦。
    眼光倒是不错。
    三月初一日,朱元璋在南京皇宫奉天殿举行殿试,亲自面试这些日后大明官场的宝贝疙瘩。
    当时在会试中排名第一的是山西壶关人郭翀,按理他是大明第一位状元的最佳人选。
    然而老朱在看到郭翀的相貌之后叹了口气,这实在是长得太寒碜了,本朝第一位状元,看来是跟他无缘了。
    然后在人丛中朱元璋一眼就看到了吴伯宗,一位超级大帅哥。吴伯宗是江西金溪人,江西乡试第一名。
    不过本次会试吴伯宗表现不佳,仅仅名列第二十四名。如果殿试还是这个排名,那他只能名列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但是不得不说,长得帅就是有优势。
    同时又由于名字大气,老朱一激动,状元就是你了。至于郭翀,勉为其难给个榜眼吧。
    没得聊了,哪个女子不怀春,可是这吴伯宗也就今年才到应天府考试,不知道见了几次面就这样了,妥妥的颜狗,自己是没指望了。
    没了聊下去的欲望,就走到正堂跟自己的老爹说了一下,没看上也不强求,郑齐就提出了告辞。
    相互没看对眼没什么大不了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最大,不过郑齐明显要看儿子的意见,那就没办法了。
    只能送客。
    接下来又去了三家,在其中一家还吃了中饭。
    事情吗,明显没什么进展,大龄未婚不是没有原因的,都是各种各样的问题,第二个怀春少女惹不起,第三个还有私定终身的男朋友,只是家里人不同意。第四个更奇葩了,交谈期间几次呕吐,电视剧不是白看的,这是叫自己接盘来了。也就第五个正常些,小家碧玉,我见犹怜,姿色也是上等,可是父母明显卖女儿的架势,银五百两或者钱五百贯。
    郑雄确实心动了,男人就是看不得漂亮的女人受苦,劝那啥从良的事都做的出来,更别说这种能激发男人保护欲的。
    可是这种不好沾,粘上了可能就甩不脱了,再说家里的钱财都是不动产,流动的钱还买了地,只能看着了。
    回家路上,郑齐问起了郑雄。
    “看了一天了,这五个,你看上哪个了。”
    “说实话姿色都还不错,可是都有各种毛病,第一家虽然惯坏了,还能调教,其他家都差了点意思,最后一家孩儿倒是颇为心动,钱财好说,就怕贪心不足。”
    郑齐无奈,第一家暂时是没脸去了,最后一家自己家也周转不过来,只能且行且看,就是门当户对的大龄剩女难找。
    回到家中,一觉过后,满血复活,吃过早饭,慢悠悠的赶往惠民药局。
    井井有条,不用自己操心的感觉真好,自己只需要签签字,盖盖章,美滋滋。
    迎着阳光,刚准备进入梦乡。
    二狗匆匆跑了过来。
    “大人,府尹大人叫你过去一趟,问你昨天是不是去相亲了。”
    “还有别的话吗,我相亲也管,难道是有合适的介绍给我。”
    摸不着头脑,自言自语了几句,收拾妥当去了应天府。
    来到府衙,有关系好的跟郑雄说了一下经过,还是原来在这临时办公的关系,不过就是提醒一下,惠而不费,看事情大小,那就是人情,以后有难伱还能不帮一把。
    原来是昨天的那个万家小姐,从小到大她都没受过什么委屈,被家里人安慰了一天。
    平复情绪之后躺在床上,想起了那句名言,忍一时海阔天空,退一步越想越气。
    第二天一早偷偷的溜出了家门,跑到了应天府告状。自古民告官,所谓的民都没有好果子吃,告赢了还好,大不了以后不受官府待见,输了那就是罪加一等。
    也就老朱在位的时候是个意外,鼓励你检举揭发。
    为此,他还树立了一个正面的榜样:常熟县的一位老实人陈,受到县令的压迫和迫害。陈的弟弟和侄子一起抓获了县官,并前往南京发挥大沽。朱元璋奖励他“三人二十块钱,两件衣服”,并免除他三年劳役。
    现在虽然还没有后面那么严厉,剥皮充草,但是对于官员的严苛那是从小就刻在骨子里的。
    万家的小姐叫万灵,提着一口心气就过来了,敲了鼓,走近大堂,看到这么多人已经后悔了。
    随着左右两班衙役大喝一声“威。。。。武。”
    郑沂言走上堂前。
    “台下何人,有何冤屈。”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