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摸鱼的日子_第二十六章 调戏妇女后果很严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万灵有些手足无措,慌张的回道。
    “大人,小女子不告了。”
    郑沂言闻言大怒。
    “放肆,你当我这应天府的府衙是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告也行,来人啊,给我拖出去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诺。”
    衙役一听,作势就要将万灵拉出去打板子。
    万灵此时更加慌乱,只能连忙大声的说。
    “大人,小女子有冤屈,这是在下的诉状,还望大人做主。”
    郑沂言冷哼一声,一旁的属官拿了状纸递给了郑沂言。
    明朝虽然是靠打败蒙元,恢复中华正统起家的,可是现在立国也不到三四年,很多事情都是袭元之制。
    包括这律法,后世闻名天下的大明律还在制作中。
    《大明律》在中国古代法典编纂史上具有革故鼎新的意义。它不仅继承了明代以前的中国古代法律制定的优良传统,也是中国明代以前各个朝代法典文献编纂的历史总结,而且还开启了清代乃至近代中国立法活动的发展。
    大明律制定过程是吴元年(1367)十月,明太祖命左丞相李善长﹑御史中丞刘基等议定律令。十二月,编成《律令》四百三十条,其中律二百八十五条,令一百四十五条。同时又颁《律令直解》,以训释《律令》文意。洪武六年十一月,明太祖命刑部尚书刘惟谦等以《律令》为基础,详定《大明律》。
    洪武七年二月修成,颁行天下。其篇目仿《唐律》分为《卫禁》、《斗讼》、《诈伪》、《杂律》、《捕亡》、《断狱》、《名例》等十二篇。三十卷,六百零六条。洪武二十二年又对此作较大的修改,以《名例律》冠于篇首,按六部职掌分为吏、户、礼、兵、刑、工六律﹐,共三十卷,四百六十条,传统的法律体例结构至此面目为之大变。洪武三十年五月重新颁布,同时规定废除其他榜文和禁例,决狱以此为准。
    还有大诰,那更是官员的坟墓,百姓只要手持大诰,押送官员进京,沿途地方不得阻拦。
    现在还是袭元之制,这律法也是这样。
    万灵家里也算是富庶,虽然说惯坏了,女儿家的三从四德,针线女红或许没有学会,但是读书识字还是会一些的。
    家中也有藏书,前元的律令也被她找了出来,而对调戏妇女蒙元的律法也有解释,这也是万灵来这的底气。
    中国古代对调戏侮辱侵害妇女的罪犯,都是严惩不贷!“。
    “秦汉时期,如果调戏侮辱侵害妇女,罪犯直接被宫刑,全家蒙羞!“,“古代对于奸污罪的刑罚,汉朝之前主要以没收作案工具为主!罪犯直接宫刑!“。
    “唐宋,对调戏侮辱侵害妇女的罪犯,罪犯主要就是绞刑!“。
    “元朝,如果调戏侮辱妇女,罪犯会被直接打到全身皮开肉绽,脸上刻上字被流放千里荒地,全家几代人都会被处罚等!元朝强奸污罪的罪犯主要就是腰斩弃市!“。
    “明清两朝刑罚很严重!明朝,如果调戏侮辱妇女,罪犯直接被关押处于级刑或问斩了!“
    当然还要考虑到实际行为,真要上手了,无权无势的只能那就等死吧,有权有势的只能看有没有生对时代。
    流氓恶霸敢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也只可能发生在礼乐崩坏的年代,就这还有行侠仗义的,因为律法里面就是这么规定的,走哪都有理。
    而老朱这个时代,正是一个国家的上升期,律法是有保障的,老朱更是一個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存在。
    接过状纸,郑沂言细细的看了一遍,内容大概的意思就是郑雄调戏良家妇女,那天的对话也描述了出来。
    调戏妇女是大事,不过也只是口花花了点,并没有过分的举动,事情也可大可小,处理不当,把人逼死了,也不是闹着玩的。
    这个年代的女子对于名节可是很看重的,贞洁烈女可不是什么贬义词,那都是能立牌坊的,后世榜样的存在。
    斟酌了一番。
    “你所说的都是一面之词,来人啊,把郑雄带过来。”
    郑雄虽然不怎么来府衙,可是归属应天府那就是自己的人,做出来这么多事郑沂言也脸上有光,就让跑腿的可以给郑雄提醒一下,路上可以思考一下对策。
    可惜郑雄没放在心上,路上也没有细问,到了府衙才知道,郑雄这时候才发觉事情有点大条了,真要把对方逼成了贞洁烈女自己不死也残。
    等郑雄到来,事情也过去了一两个小时,郑沂言又审了几个案子了,府衙里也围了不少人。
    听证会好像是外国传过来的,很是公平正义,其实一点也不稀奇,我们古代凑热闹的围观群众随处可见,判的不好敢给你扔臭鸡蛋,和了围观群众的心意,也不吝叫好。
    作为一个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我们有自己的传统和传承,现代的发展也不是一蹴而就,都有迹可循,只是以史为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看到郑雄前来,郑沂言就将双方带到了公堂,这里郑沂言耍了个滑头,郑雄好歹给自己挣了面子,规则之内可以偏帮一下的。
    “带万灵,惠民药局提领郑雄前来。”
    听到郑雄的名字可能一些人不熟悉,不过惠民药局的一把手可就如雷贯耳了,正是在郑雄的带领下,惠民药局做成了这一件件惠及百姓的大事,态度不自觉的就偏向了郑雄。
    两人来到堂前,万灵顺势跪拜,郑雄独立堂中,围观众人也不觉得维和,就是万灵看不清形式。
    “大人,就是这个登徒子,民女都在跪拜,视大人如青天,他却无动于衷,分明不把你放在眼里。”
    郑雄无语望天,还是有点脑子的,还会离间两人,就是看不清形式,刚要开口说话。
    郑沂言就提前开口了。
    “无妨,郑雄有功名在身,又是惠民药局提领,无需跪拜,你就说说你的冤屈,想怎么解决。”
    “这登徒子那天。。。还请大人做主,将这登徒子治罪。”
    巴拉巴拉一通,围观众人都明白了事情经过,男人望向郑雄都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女人看向万灵意味不清。
    本来就一件小事,郑雄也只是口花花的阶段,这要上纲上线的话,得死一大片,再说伱家里就这几个人,谈话也就你们几个人知道,就算传播也坏不了什么名声。
    你这样满世界嚷嚷第二天都知道了,名声也肯定是坏了。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